158% 定存的真相

聲明:我對保險並不熟稔。下面是我依照一般常識做的判斷,若有錯誤還請四方先進不吝指教。

今天收到一封轉寄信,標題是「我終於幫您找到 158% 的定存了!」。看到標題滿腹狐疑的我,想說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一看內文才發現,原來是台灣人壽推的新金融商品。保證收益 158%。

我想了想,回了封簡單的信。

我雖然對保險不很了解,但是我確定即使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避險基金經理人,都沒辦法保證提供 58% 的年報酬率,然後自己還能賺錢。即便是索羅斯或是巴菲特都不可能。

這種說法如果對最頂尖的避險基金能夠成立,那麼對保險商品更應該成立。因為保險商品追求的本來就不是利潤極大化,而是付出一部分溢價來沖銷風險。

我雖然不知道他們為甚麼可以聲稱提供 158% 的報酬,但是我確定一定還有東西是他們 eDM 裡面沒有告訴你的。如果你正在考慮投資這個商品的話,那你應該先做功課,搞清楚他們沒告訴你的是東西 – 他們要怎麼給你 58% 的報酬率然後還能賺錢?

我推測,或許是這樣的情況:

  1. 158% 的報酬率不是年報酬率,而是一次性的最終報酬。
  2. 這個投資方案多半有鎖定時間限制。或許十年,或許二十年。
  3.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現在跟你拿一百塊,十年或是二十年約滿了以後還你 158 塊,達成他們原本聲稱的 158% 報酬率的承諾。
  4. 但是他們沒告訴你的是,我們未來面對的是停滯性通膨的時代。現在跟你拿的一百塊,未來即使約定期滿,還你 158%,多半還是不夠本,或是勉強夠本而已。換句話說,「158% 的定存」,不是甜頭而是苦頭。綁約的時間越長,這個報酬越苦!

這些推測雖然是我在黑暗中瞎猜,但是我相信除了綁約時間有差異、未來通膨的估計數字可能有出入以外,應該和真相八九不離十。

保險不是不好,保險是很有用的東西。但是在買保險以前,應該先搞清楚,你付出的是錢,買來的是別人替你處理風險的服務。換句話說,應該先弄清楚自己花的價格和買到的服務,而不要被天花亂墜的數字和報酬率沖昏了頭。

希望這封信,對其他人也有幫助。

好神秘的蘭臺出版社

今天心情實在是好,因為跑了一趟蘭臺出版社,買到了幾本別的地方買不到的書 XD

話說許久之前就想看錢賓四先生寫的《學籥》、《經學大要》等書,卻在各大書局都找不到。不論是資料備援完整的不客來後起之秀的誠品、老字號的三民書局,通通找沒有,只有蘭臺出版社還有書。

於是從這裡的聯絡資料,寫了封信給蘭臺,想問他們哪裡買的到書。很快的收到回函,他們客氣的說,可以用劃撥購書,也可以直接到編輯部購買。到編輯部購買可以打九折。

我一向不喜歡劃撥,也很想看看從來沒看過的蘭臺出版社,於是一月初就說我會挑時間去買書。沒想到後來先是生病在前,然後出國在後,緊接著又過年,好事多磨至今。早上起床想到這回事,打個電話確定他們今天有上班之後,就直奔出版社購書去也。

地址是在開封街,不過上樓的時候很有點詫異,因為雖然他們告訴我出版社在四樓,可是四樓的門牌卻是一個易百網的網路公司 O_O 這這這… 難道我們摸錯地方了嗎?打個電話重新確認以後,他們很阿沙力的說,直接推門進來就行了。我們戰戰兢兢的推門進入,果然室內別有洞天。在室角另有一個小房間,有幾張辦公桌、一台影印機,以及三個人在上班。他們很隨合的告訴我,可以直接在壁上的書架挑書。我一邊挑一邊嘖嘖稱奇,實在是有趣的購書經驗啊 XD

牆上的書雖然不多,想找的卻大致上都有。別的地方絕無僅有的《學籥》、《經學大要》都入手了,只差 一本《四書釋義》今天沒書,看來只好改天再跑一趟了。

順便跟大家分享一下,如果大家有想買他們出的錢先生的書,卻無處可買的話,可以劃撥到這邊來買:

  • 戶名:蘭臺出版社,帳號:18995335
  • 或是直接到出版社購買,地址在台北市中正區開封街 1 段 20 號 4 樓。


倆倆相忘

一直很喜歡這首歌,可是從來不知道歌手 & 歌名。到了前幾天廣播聽到,才問出原來是辛曉琪唱的「倆倆相忘」。不只是唱腔和旋律,這首歌的歌詞也是少數我喜歡的歌詞之一。

很少在我的 blog 貼音樂,難得貼一篇,想來也不會招致淫靡之音的批評吧。:p

===
倆倆相忘
辛曉琪 詞:厲曼亭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變換,到頭來輸贏又何妨。
日與月互消長,富與貴難久長,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

眉間放一字寬,看一段人世風光,誰不是把悲喜在嚐。
海連天走不完,恩怨難計算,昨日非今日該忘。

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鳥飛去了,縱然是千古風流浪裡搖。
風瀟瀟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愛恨的百般滋味隨風飄。

眉間放一字寬,看一段人世風光,誰不是把悲喜在嚐。
海連天走不完,恩怨難計算,昨日非今日該忘。
===

願望跑錯地方了都不知道 – 國文教育果然很重要

放達天「廳」?

元宵節的時候,去十分寮放了天燈。話說在附近有一個大店家,門口聚集了許多人。老板拿著大聲公說,只要買天燈,就可以拿到一個條子。條子寫了願望以後可以貼在最大的天燈上面,讓你願望直達天聽早日達成。

可是布條上面怎麼有點怪?愣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天「廳」。天廳是什麼呢?天上的廳堂嗎?

當局者迷和後見之明 – 我看希拉蕊與歐巴馬之爭

Barack vs Hillary

照片取自ABC News

真是跌破大家的眼鏡。

美國總統的民主黨內初選,自從 Super Tuesday 以來,年輕的伊利諾州參議員 Barack Obama 已經在民主黨初選拿下十一連勝。接下來剩下的大州只有俄亥俄、德州和賓州了。德州原本屬於希拉蕊的鐵票區,原本大幅領先歐巴馬的民調數字現在也已經幾乎被追平。俄亥俄州是典型的藍領工人州,但是連這種傳統支持 Clinton 的地方希拉蕊線再也只領先六個百分點。

照這個情況走下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身分,已經是歐巴馬的囊中物了。

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還記得 2007 年底的時候,希拉蕊在各項民調指標中都大幅領先。雖然歐巴馬在年輕族群當中號召力十足,但是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剛進入參議院的傢伙居然可以挑戰大位。希拉蕊聰明無比而且經驗十足,又有成熟的競選團隊,加上丈夫前任總統的加持,對付歐巴馬簡直就如泰山壓頂一般。雖然競選初期歐巴馬聲勢漸漸高漲,但是希拉蕊始終不為所動;希拉蕊的團隊顯然認為,在 Super Tuesday 當天開票以後,一切都會大勢底定。就在這天,歐巴馬將會俯首稱臣。

很顯然,結果並不照劇本演出。這天希拉蕊並沒有贏得預期的全面勝利,反而從這天開始節節敗退。連續十一州的敗北,逼的希拉蕊不得不陣前換將,撤換自己的競選總幹事。而且問題遠不止於此,希拉蕊團隊的競選基金已經用罄,希拉蕊還得掏私房錢五百萬美金應急。反觀歐巴馬,他的政治獻金正以每日一百萬美金的速度進帳,光是 2008 年一月就募了超過十億美金。

那麼,問題來了。歐巴馬無疑是有群眾魅力、演說才華的人。但是歐巴馬是怎麼不被老江湖的希拉蕊擊倒、甚至逐漸取得上風?現在來看或許稍嫌過早,畢竟還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讓雜訊沉澱。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稍微觀察一下可能的關鍵因素。

希拉蕊有高明的政治手腕,而且經驗十足。她自許要成為 CEO-style 的總統,而且大方的聲稱自己已經準備好,「第一天就可以正式幹活」,藉此來突顯自己和年輕資淺的歐巴馬的不同。問題是這些本來是她極好的優勢,在傳統選舉裡無人可攖其鋒。但是如今卻被對手四兩撥千金的化解掉了。她的優勢完全被淡化。歐巴馬是怎麼做的呢?

歐巴馬這次主導的競選主軸,是「希望」(hope) 和「改變」(change)。他並沒有訴求許多紮實的政見,但是準確的抓住民眾求變的心裡。美國人民厭倦了一二十年來令人失望的政治生態,也對未來健康保險、就業問題、預算赤字等問題憂心重重。大家都逐漸感受到美國國力不再,卻沒有人能夠清楚說明白為什麼,也沒有一個政治人物能夠站出來告訴他們說,「我會帶你們再創顛峰」。

現在有了,這個人叫做歐巴馬。歐巴馬抓住了這個群眾脈動,配合自己的明星特質和演說技巧,成功的造成了自己和希拉蕊明顯的區隔。年輕資淺本來是歐巴馬的弱點,如今卻讓他反而顯得未受污染。手腕高超、資歷豐富本來是希拉蕊的一大優勢,但是在歐巴馬的訴求之下卻變的無關緊要。甚至不管她在辯論會上說的多好、對施政議題熟稔度多高、對細節掌握能力有多強,已經都不重要了。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If you can define the battle, you can win the war.

如今歐巴馬為自己量身訂做,重新定義了打這場選戰的方式,跳脫原本希拉蕊擅長的傳統選戰。於是豬羊變色,勝負逆轉。就好比他在一場演說中說的,

“That’s why the same old Washington textbook campaigns can’t do it."

正是狠狠的打了希拉蕊和共和黨的麥肯一記啊。

十年以後,所有的評論家一定都會寫,希拉蕊因為誤判局勢而錯失大位。他們一定口徑一致的說,歐巴馬巧妙的用創新選舉的方式打贏了這場初選,擊敗擅長傳統選戰的勁敵。但是這都是後見之明看到的東西啊。不要說一年前,就算是三個月前,旁觀者清的我們,有幾個人看到現在的結果?有幾個人相信希拉蕊會敗北?

不要說我們,希拉蕊自己也不會相信。

這不只是當局者迷的問題,而是因為她太擅長傳統選戰的方式。她過去所有的政治歷練都是因此而來,也因為她擅長此道而如此成功。在她平步青雲的路上,每一次的成功都會讓她更相信這樣做是對的,繼續這樣做會更成功。卻沒有注意到,客觀情勢已經無聲無息的逐漸在改變了。類似的故事,葛洛夫在他的經典之作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裡面,已經跟我們說的很清楚了。但是如同葛洛夫在書中說的,這些局勢,事後看來當然涇渭分明,但是身在局中的時候,卻很難看的清楚。

看這次美國總統初選,感慨真的很多。希拉蕊當然是聰明人,手下也是策士成群。但是最後也是栽在一樣的跟斗裡面,而沒有看到背後局勢的變化。但是當然,我現在這樣說也是後見之明。事後看來總是比較清楚。早在三個月前,我可也跟希拉蕊一樣,都在霧裡看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