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這麼害怕 H1N1?

很久沒更新 blog 了。一來最近比較忙,二來最近終於開始看紅了很久的 CSI,把閒暇時間吃掉不少。只是最近 H1N1 的新聞不斷發燒,讓人不想注意到都不行。不過,大家為什麼這麼害怕 H1N1?

其實並不能怪各國政府小題大做。畢竟 1918 年的流感大浩劫讓人印象太深刻;一個感染力無與倫比的病毒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殺死了數千萬人,而且這株病毒也是 H1N1 的一種。當年不少年富力強的青壯年人,在病發 2-3 日內死亡,症狀如同典型的流感併發肺炎。群醫束手無策,只能坐視患者一批一批的死亡。於是各國政府從此聞流感色變,1976 年美國政府的接種計畫就是很好的例子。

1976 年,在美國 New Jersey 的 Fort Dix,有個 19 歲的健壯士兵覺得發燒不舒服,隨後於 24 小時內死亡。檢驗發現他死於豬流感病毒。並且已知其他同營數名官兵也遭到豬流感病毒感染。公共衛生官員頓時人心惶惶,深恐造成類似 1918 年的大流行,但是又擔心造成人民過度的恐慌。他們最後達成一項共識,認為寧可過度預防,也不要讓病毒引發大流行。最後,當時的美國總統福特下令聯邦政府撥款一億三千多萬美金,提供接種計畫,讓 95% 的美國人都能接種豬流感疫苗 ─ 只是為了一個還沒有引爆流行、甚至威脅性未知的病毒。最後,這株病毒似乎從未踏出過 Fort Dix。而這個政策事後鬧出的許多後遺症,包括死於接種疫苗的人、以及疫苗引發的併發症狀,造成美國政府被納稅人纏訟多年的惡夢。

今天墨西哥再度發現了 H1N1 感染的病例,並有已知受到感染的患者死亡。 世界各國為此驚恐不已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人整理了這波豬流感 H1N1 在世界各地的蔓延情況地圖。不過,我想大家也不要忘了,每年光是在美國,流行性感冒就造成三萬多人死亡。目前我們看到的數字,恐怕差距還很遠吧。

別再減稅了吧

最近股市跌跌不休,有些傢伙就開始趁火打劫。這些人,對政府的態度基本上很機車。擺明了就是「你不降遺產稅,我就不匯錢回來,你就等著股市一直跌吧你!」這種嘴臉看了就討厭。偏偏我們的政府果然是小孬孬,為了祈求股市暫時止跌什麼都願意,看來已經準備買帳了。

今天相關的報導頗多,只節錄中時的報導如下:

金融風暴強襲,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昨日開會達成共識,建議行政院應調降遺產稅與贈與稅至一○%,以吸引台資從海外回流,填補外資撤出的資金缺口。代表出席賦改會的金管會委員劉啟群昨表示,為打造亞太金融中心,金管會做了很多模型研究,發現遺贈稅率只降到廿%效果有限,降到零%又有社會接受度的問題,才會有十%的數字出爐。

股市只是經濟的櫥窗。救股票不是重點,把經濟搞好才是重點。我想不通,台灣的經濟搞不好,跟這些錢回不回來有什麼關係?當年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候,有降遺產稅嗎?香港和新加坡把這些稅率壓的低,但是這波金融風暴他們難道就躲過了嗎?遺產稅本來就已經是「暴斃稅」了,只有暴斃的富人才會被正常的徵收些,難道現在還要為他們大開方便之門?那台灣的賦稅公平又在哪裡?

如果真的想要刺激經濟,那還是從根本之道著手吧 ─ 想辦法催生能夠接替晶圓、IC 設計的下一代產業。台灣已經舊瓶裝新酒太久了。該是時候來點有前景、有長遠眼光的規劃了。如果再失去這個機會做好產業升級,台灣可真的要多沉淪 20 年了。前陣子剛好看到陶冬在談類似的主題,摘錄部分於下:

蔣經國之後,台灣在經濟發展上就沒有了vision,再也沒有見到具有前瞻性思維的領袖。馬英九上台,為人們帶來了希望,提供了遐想的空間,但是並沒有給掙扎中的台灣經濟提供一個轉型戰略。沒有整體的戰略,政策往往缺乏重點,缺乏連貫性,它們的長期效果多數時候並不理想。

筆者看來,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屬平面鋪開,內容繁多但缺乏重點,更沒有將此與台灣自身的轉型聯繫起來。兩岸溝通上知己不知彼,無的放矢之處頗多。另一方面,馬英九既要經濟好處,又要和談免談。其實經濟牌是北京制約台灣走向獨立的主要籌碼,馬英九式的「政經分開」,無異於「既要馬兒跑得快,又要馬兒不吃草」。北京對台北禮遇有加,兩岸間小的突破還會有,不過以馬英九目前所擺出的姿勢,筆者相信「中國因素」在可預見的未來,難以成為推動台灣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

今天台灣最缺乏的,是對台灣經濟未來的定位,一個既具前瞻性有又可操作性的重新定位。只有有了清晰的目標,知道十年後的台灣應該是什麼樣,政策才會有的放矢,商民才有努力的方向。…

令人遺憾的是,台灣始終未能實現自我重新定位,遑論轉型戰略。沒有全盤的策略,政策上一定是各自為戰,有時甚至是「一心搏二兔」。缺乏清晰的大局觀,無法用戰略性思維來統帶、協調具體的政策,是台灣經濟近年落伍的深層次原因。沒有這些,兩岸解凍、企業回台、基建投資只能對台灣經濟提供一時性的利好,但是難以做到真正的轉型,「台灣還要苦多久」也就無從得到滿意的答案。

用降低遺產稅來刺激經濟,就好比拿艾草來治療肺結核一樣,沒什麼幫助。只有那些乘機趁火打劫的人可以從中取利。早在馬英九上台前,我就說過,「未來國際市場如此險惡,新政府能不能成功 deliver 競選承諾,倒是難說的很。看來蕭萬長,接下來幾年可不輕鬆了。」以目前政府的作為看來,不止是難說的很,恐怕是緣木求魚了。台灣的老百姓,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吧。

520 之後,油電價一次漲足?

每次聽到這種說法,我都忍不住想笑。

油電價漲足或許立意是良好的。因為他們「要消除民眾的預期心理」。不要讓民眾以為之後價格還會繼續漲。聽起來好像不錯。

但是問題在於,漲多少才是「漲足」?

大家都知道,這波通貨膨脹是因為原物料上漲開始引起的。各種基礎商品都在上漲的時候,所有相關的物料也都跟著上漲。不管是做麵包的麵粉、養豬的飼料、生產器械的金屬,或是用在運輸的油料,通通都漲。所以油電價當然也必須跟著漲。

但是問題來了。政府怎麼知道商品市場會漲到哪裡?如果他們不知道高點何在,又怎麼知道漲多少是「一次漲足」?

我還記得大約十年前,原油期貨一桶大約才 20 美金。那時候有些分析師認為,原油庫存不足,油價即將上漲。漲到哪裡?「大概是 $25 – $30 之間,」他說。少數分析師那時候說會漲到一桶 $50,被大家認為是不可能的「天價」。

現在呢?一桶破百不說,還漲到 $115 去了。誰知道高點在哪裡?

最近許多原物料期貨,包括穀物、貴重金屬都出現大幅回檔。因此商品期貨泡沫化的言論又開始發酵。但是大家沒想到的是,基礎商品的特性和一般商品不同。一般市場上,如果麵包缺貨,工廠只要多生產一些麵包拿來賣就好了。如果今天有什麼網路商機,幾個人租幾台電腦就可以開始做網路生意。但是如果今天石油不夠怎麼辦?鉛礦不夠怎麼辦?

你不可能憑空變兩桶石油出來,不是嗎?從探勘油礦、發現蘊藏,到實際開採出來的時間,一般預計是十五到二十年。包括鉛礦金礦等金屬,也多半如此。你覺得穀物生產會比金屬快嗎?反正多種一些就好了對不對?對不起,世界上沒辦法短時間產生這麼多可耕地。生產力的提升必須藉助品種改良才行。菲律賓的國際稻米研究組織估計,新品種的稻米從開始研究到可以商業量產,時間大約是十年到十五年。好像快不了多少,對不對?

那在商品還沒生產出來的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情?根據簡單的經濟學供需原理,大家會針對這些必須品爭相提高價格搶購。於是價格就會被不斷推高。

那麼,我們 520 以後要漲多少才是漲足?當然,技術上並不困難。原油現在一桶 $115 左右,你可以大幅高估,比方說拿一桶 $500 來估算,那大概就可以「確實的消除民眾預期心理」了。但是這種作法絕對會被批評為橫徵暴歛,而且對政治人物來說絕對是票房毒藥,是不太可能實行的。不過,捨此之外,有什麼其他估價方式可以「一次漲足」?我還真的滿好奇的。

到現在,我每次想到「520 之後,油電價一次漲足」這種說法,都還是會忍不住想笑。

當局者迷和後見之明 – 我看希拉蕊與歐巴馬之爭

Barack vs Hillary

照片取自ABC News

真是跌破大家的眼鏡。

美國總統的民主黨內初選,自從 Super Tuesday 以來,年輕的伊利諾州參議員 Barack Obama 已經在民主黨初選拿下十一連勝。接下來剩下的大州只有俄亥俄、德州和賓州了。德州原本屬於希拉蕊的鐵票區,原本大幅領先歐巴馬的民調數字現在也已經幾乎被追平。俄亥俄州是典型的藍領工人州,但是連這種傳統支持 Clinton 的地方希拉蕊線再也只領先六個百分點。

照這個情況走下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身分,已經是歐巴馬的囊中物了。

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還記得 2007 年底的時候,希拉蕊在各項民調指標中都大幅領先。雖然歐巴馬在年輕族群當中號召力十足,但是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剛進入參議院的傢伙居然可以挑戰大位。希拉蕊聰明無比而且經驗十足,又有成熟的競選團隊,加上丈夫前任總統的加持,對付歐巴馬簡直就如泰山壓頂一般。雖然競選初期歐巴馬聲勢漸漸高漲,但是希拉蕊始終不為所動;希拉蕊的團隊顯然認為,在 Super Tuesday 當天開票以後,一切都會大勢底定。就在這天,歐巴馬將會俯首稱臣。

很顯然,結果並不照劇本演出。這天希拉蕊並沒有贏得預期的全面勝利,反而從這天開始節節敗退。連續十一州的敗北,逼的希拉蕊不得不陣前換將,撤換自己的競選總幹事。而且問題遠不止於此,希拉蕊團隊的競選基金已經用罄,希拉蕊還得掏私房錢五百萬美金應急。反觀歐巴馬,他的政治獻金正以每日一百萬美金的速度進帳,光是 2008 年一月就募了超過十億美金。

那麼,問題來了。歐巴馬無疑是有群眾魅力、演說才華的人。但是歐巴馬是怎麼不被老江湖的希拉蕊擊倒、甚至逐漸取得上風?現在來看或許稍嫌過早,畢竟還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讓雜訊沉澱。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稍微觀察一下可能的關鍵因素。

希拉蕊有高明的政治手腕,而且經驗十足。她自許要成為 CEO-style 的總統,而且大方的聲稱自己已經準備好,「第一天就可以正式幹活」,藉此來突顯自己和年輕資淺的歐巴馬的不同。問題是這些本來是她極好的優勢,在傳統選舉裡無人可攖其鋒。但是如今卻被對手四兩撥千金的化解掉了。她的優勢完全被淡化。歐巴馬是怎麼做的呢?

歐巴馬這次主導的競選主軸,是「希望」(hope) 和「改變」(change)。他並沒有訴求許多紮實的政見,但是準確的抓住民眾求變的心裡。美國人民厭倦了一二十年來令人失望的政治生態,也對未來健康保險、就業問題、預算赤字等問題憂心重重。大家都逐漸感受到美國國力不再,卻沒有人能夠清楚說明白為什麼,也沒有一個政治人物能夠站出來告訴他們說,「我會帶你們再創顛峰」。

現在有了,這個人叫做歐巴馬。歐巴馬抓住了這個群眾脈動,配合自己的明星特質和演說技巧,成功的造成了自己和希拉蕊明顯的區隔。年輕資淺本來是歐巴馬的弱點,如今卻讓他反而顯得未受污染。手腕高超、資歷豐富本來是希拉蕊的一大優勢,但是在歐巴馬的訴求之下卻變的無關緊要。甚至不管她在辯論會上說的多好、對施政議題熟稔度多高、對細節掌握能力有多強,已經都不重要了。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If you can define the battle, you can win the war.

如今歐巴馬為自己量身訂做,重新定義了打這場選戰的方式,跳脫原本希拉蕊擅長的傳統選戰。於是豬羊變色,勝負逆轉。就好比他在一場演說中說的,

“That’s why the same old Washington textbook campaigns can’t do it.”

正是狠狠的打了希拉蕊和共和黨的麥肯一記啊。

十年以後,所有的評論家一定都會寫,希拉蕊因為誤判局勢而錯失大位。他們一定口徑一致的說,歐巴馬巧妙的用創新選舉的方式打贏了這場初選,擊敗擅長傳統選戰的勁敵。但是這都是後見之明看到的東西啊。不要說一年前,就算是三個月前,旁觀者清的我們,有幾個人看到現在的結果?有幾個人相信希拉蕊會敗北?

不要說我們,希拉蕊自己也不會相信。

這不只是當局者迷的問題,而是因為她太擅長傳統選戰的方式。她過去所有的政治歷練都是因此而來,也因為她擅長此道而如此成功。在她平步青雲的路上,每一次的成功都會讓她更相信這樣做是對的,繼續這樣做會更成功。卻沒有注意到,客觀情勢已經無聲無息的逐漸在改變了。類似的故事,葛洛夫在他的經典之作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裡面,已經跟我們說的很清楚了。但是如同葛洛夫在書中說的,這些局勢,事後看來當然涇渭分明,但是身在局中的時候,卻很難看的清楚。

看這次美國總統初選,感慨真的很多。希拉蕊當然是聰明人,手下也是策士成群。但是最後也是栽在一樣的跟斗裡面,而沒有看到背後局勢的變化。但是當然,我現在這樣說也是後見之明。事後看來總是比較清楚。早在三個月前,我可也跟希拉蕊一樣,都在霧裡看花啊。

異地備援風!博客來 => 誠品 =>?

商場上的競爭果然十分激烈。上次才說到博客來用極低的成本做好異地備援,今天就看到泰瑞說誠品起而效尤。果然看到人家 cost down 不學一下就遜掉了啊。

話說回來,誠品在急著跟出版商簽新約榨乾他們以前,恐怕也沒什麼意願多花功夫在消費者的資料安全上面吧?

我常常在想,國內到底有沒有哪家業者的個人資料是沒有外流的?詐騙集團手上這麼多筆個資,擺明了不只是一兩家業者外洩,而是全面性的問題。不過或許是個資外流的罰則太低,也沒有消費者因為個資外流導致權益受損以後,求償成功的案例,導致每個公司都耍賴不作好流程控管跟資料保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