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這是當年越戰期間被 Pete Seeger唱紅的反戰歌曲(一說這首調子本為烏克蘭民謠)。剛好農曆年期間,新的 VC信心指數也公佈了,看來頗適合當下一格的材料。很自然想到類似的標題:「Where have all the VCs gone?」?

不過,如果都沒聽過這首歌,這個標題也沒啥意思了。那麼,大家就先欣賞這首當年的反戰歌曲吧。

歌詞大致上是這樣的,倉卒之間翻譯粗鄙淺陋,還請勿見怪。如果有善心人士幫忙斧正就太好了。

花兒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花都被女孩們摘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女孩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男人們娶走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男人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當兵上戰場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士兵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到墳墓堆裡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墳墓堆都到哪裡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花兒掩蓋了
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原本的英文歌詞: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Taken husban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Covered with flowers every one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倆倆相忘

一直很喜歡這首歌,可是從來不知道歌手 & 歌名。到了前幾天廣播聽到,才問出原來是辛曉琪唱的「倆倆相忘」。不只是唱腔和旋律,這首歌的歌詞也是少數我喜歡的歌詞之一。

很少在我的 blog 貼音樂,難得貼一篇,想來也不會招致淫靡之音的批評吧。:p

===
倆倆相忘
辛曉琪 詞:厲曼亭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變換,到頭來輸贏又何妨。
日與月互消長,富與貴難久長,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

眉間放一字寬,看一段人世風光,誰不是把悲喜在嚐。
海連天走不完,恩怨難計算,昨日非今日該忘。

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鳥飛去了,縱然是千古風流浪裡搖。
風瀟瀟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愛恨的百般滋味隨風飄。

眉間放一字寬,看一段人世風光,誰不是把悲喜在嚐。
海連天走不完,恩怨難計算,昨日非今日該忘。
===

喬治溫斯頓的鋼琴演奏會

IMG_3464

簡而言之,一個

我去的是禮拜天場,不過當天的感受實在糟到不行。這場 George Winston 稱為 Summer Concert 的演奏會,被主辦單位辦的跟家家酒一樣。請大家認清楚,主辦單位是「欣亦隆整合行銷傳播有限公司」,看起來像是個公關公司。至於這個主辦單位把這場音樂會辦的有多爛,請大家詳見另一位苦主的部落格:怒見大師受辱 – 我聽喬治溫斯頓 2007 年音樂會,有相當詳盡的說明。

票

我只能說,還好當初沒買比較前面的票,不然心裡恐怕會幹幹連三級。

Viacom 狀告 YouTube,求償十億美金背後的問題

Viacom 上次才要求 YouTube 移除大約十萬支盜版影片,被公認為是為了在跟 YouTube 談判的過程中增加籌碼 (因為 Google / YouTube 早就和其他幾家出版者敲定 deal 了) ;現在則是一狀告上法院,聲稱自己的版權影片在 YouTube 上面被瀏覽了超過十五億次,並且要求大約十億美金的賠償。

這不只證明當初 Mark Cuban 說的並非空穴來風,官司也點出了另一個很弔詭的問題:數位千禧法案,是不是該修正了?根據 DMCA,GooTube 當然可以大方的宣稱,他們完全符合法律規範。而除非 Viacom 能夠舉出強而有力的證據,指出 GooTube 確實有惡意犯行,否則官司要打贏不見得容易。

但是這種方式,對大公司都不見得合理了,對個人出版者 / 影片製作者來說怎麼辦呢?他們有能力自己上 YouTube 日以繼夜盯著看各種上傳影片,來確認自己的出版品沒有被盜版嗎?我自己就丟了不少其他人創作的影片上去啊 (羞)。那他們的權益怎麼辦呢?難道他們可以跟華納音樂一樣,自己跑去跟 GooTube 談一個 deal 出來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不過單純就技術上來說,要 GooTube 去分辨各個影片是否創作者自行上傳、或是取得合法授權的上傳,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也是 DMCA 產生的原因。不過,把這種成本用這樣的方式轉嫁給使用者,合理嗎?

網際網路發展了這麼多年,灰色地帶的草莽氣息從來沒少過。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充滿著追夢的人們,與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吧。

尷尬的 Midomi XD

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腦海中有一個旋律,但是想不起來是哪一首歌?

我常常有這種感覺。想不起來出自何處也讓我悶的要命。現在據說Midomi 就是可以解決這種音樂搜尋的工具,當然要跑上去參觀一下。沒想到一上去就看到維修中的畫面 XD (沒辦法,zooomr 又爛了傳不上去,只好丟 flickr XD)

看來 Midomi 開張不久就已經抓住 web 2.0 的精髓了啊 !!

midomi

(and yes, I’m still blogging in my b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