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的黑暗面

2010/05/06 DJ plunge

大家都知道昨夜美國道瓊一口氣狂瀉接近千點又猛拉數百點拉回。有些人說是錯帳,但是是否錯帳無關緊要,真正值得關注的是在後來出現的這個新聞 (在這邊有中譯):

Nasdaq 決定取消 14:40 – 15:00 之間跌幅超過 60% 的交易。但是 Nasdaq 聲明他們系統狀況沒有問題。

他們系統既然沒問題,幹嘛要取消交易?多半是因為有甚麼有權有勢的人或公司賠慘了吧。TheStreet 的報導還有一段話:

This decision cannot be appealed. 換句話說就是不能上訴,老子說了算。

今天如果是你,做錯了買賣,賠了一屁股錢,誰會理你?大家都會告訴你,金融市場要自負盈虧,風險要管好,資金控管要嚴格。

但是如果你是市場上的大莊家,當然另當別論,你可以自訂遊戲規則。別人打出安打,你可以說這局不算重來;相反的你打出安打,你可以出去巡迴演講,要別人有運動家精神尊重市場自由機制。

很黑暗,對不對?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 CBOT 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AIG 副總的離職信

之前 AIG 分紅事件引發眾怒以後,無論中外的媒體普遍都忘了這回事。三月底的時候,紐約時報刊出了一封 AIG FP 部門 (也就是這次領取紅利引爆話題的部門) 執行副總的離職信。信中抨擊了 AIG 的 CEO Edward Liddy 沒有妥善保護員工的權利。這封信我當時看了很喜歡,不過事情忙著始終沒機會寫 blog。這個周末稍稍有閒,簡單翻譯一下…

我喜歡這封信的理由有二。首先這封信的觀點和我之前的文章大不相同。我很喜歡不同的觀點,尤其是事件當事人的不同觀點。另外,這封信寫的文情並茂,辭令生動,這種文章我寫不出來。這是其二。

總之,讓我們看看他說些什麼吧。

親愛的 Mr. Liddy,

我很遺憾的在此遞上我從 「AIG 金融產品」(譯按:後文簡稱 AIG-FP) 部門離職的辭呈。我希望您能抽出些時間,把整封信看完。在我詳細描述我下決定的理由以前,請容我先提供一些背景資料:

我對於自己在 AIG-FP 的商品與資產部門的所有作為非常引以為傲。我沒有以任何形式參與 ─ 或是應該負責 ─ 導致 AIG 大幅虧損的 CDS 交易。現在 AIG-FP 的四百多位員工中,和這件事情有關的也屈指可數。大部分應該負責的人都早已離職,而且顯然躲過了如今外界大眾的怒吼與批評。

經過了十二個月的辛勤工作 – 其中 AIG 多次跟我們保證我們將在 2009 年三月獲得獎勵 ─ 我們這些在 AIG-FP 部門的員工感覺自己被 AIG 出賣了,而且也被民意代表不公平的對待。對這部份的回應,我準備離開公司的職位,並且把我得到的稅後紅利全數捐獻給因為這次金融風暴受害的人。我不準備把這些錢留任河一毛在身邊。

我離職前,對 AIG 提供了 11 年專注而且值得誇耀的服務。但是如今我沒有辦法在這種不正常的環境下繼續善盡我的職責,而且 AIG 也沒有為此付我薪水。和你一樣的,我也被要求以年薪 $1 美元的代價工作,而且我也同意了,因為我認為我不只對公司有責任,而且也對來援助的政府有責任。但是現在兩者都讓我失望了,我沒有辦法再每天花上 10、12、甚至 14 小時工作不陪伴家人,卻為了讓我失望的人的利益工作。

你和我從來沒有交談過,所以我想和你談談我自己的一些背景。我是被學校教師在鐵工廠中扶養成人的。我的辛勤努力讓我得到 MIT 的入學許可,而且 MIT 慷慨的助學金也讓我負擔的起就學的費用。我實現了我的美國夢。

我在 1998 年以資產交易員的身分加入 AIG,隨後成為商品資產交易部門的主管。然後在 AIG 發生危機的數年前,被升遷為商品部門的 BD 主管。在這段時間內,我的部門持續穩定的獲利,大部分的年頭都能賺超過一億美金。最近,在 AIG-FP 解體的過程中,我也是主要負責把聲譽良好的商品指數部門賣給 UBS (譯按:瑞銀) 的人。如你所知,類似這樣把事業單位處分掉,對於 AIG 的生存、以及將來償付給美國納稅人而言是非常必須的。

顯而易見的,我的薪資報酬主要來自於我們部門的高獲利。我從來沒有從現在導致公司鉅額虧損的 CDS 交易領過一毛錢。然而,我和許多 AIG-FP 部門的同事一樣,從這些虧損的 CDS 交易損失了不少畢生積蓄,因為我們都把錢投資在 AIG-FP 中。我們從 CDS 交易未蒙其利,卻蒙其害 ─ 就如同廣大的美國納稅人一樣。

我對你目前在 AIG 的職責抱著極崇高的敬意。因為在 CDS 交易上你和我一樣無辜。而且在國家需要你的時候,你勇於響應政府的號召,現在卻因此而飽受抨擊。

但是,你也相當清楚這個部門內大部分的員工都和這些巨額虧損毫無關聯。而且你沒有挺我們讓我感到相當失望。你在上週三,面對國會議員和媒體關於我們紅利的不實指控、以及後來紐約檢察官發表一些無事實根據的評論的時候,都沒有辦法挺身而出為我們辯解。我們 AIG-FP 部門的同仁深深感覺自己被背叛了。

我猜,在去年十月的時候,當你知道這些紅利計畫的時候,你認為 AIG-FP 部門的人員需要一些誘因才能夠留下來。而且這些紅利計畫,既然合乎道義也有誘因效果,也應該保留下來。這大概是偽什麼公司在該月三度跟我們保證會履行諾言,實行這些獎勵措施。

這也大概是為什麼你決定讓這些紅利提早三個月發放。這個措施讓我們感受到你對我們的支持,也不像是一個真心認為這些合約「讓人不愉快」的人會做的事情。(譯按:AIG CEO 在被砲轟的時候,曾經這樣形容這些合約)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你在 3/13 決定授權支付這些紅利。

在過去六個月你領導 AIG 的期間內,你從來沒有要求我們修訂、重談、或是捨棄這些紅利合約 ─ 除了你上國會聽證會的數小時前。

我猜想,你剛開始的想法是,既然這些合約既合道義、在財務上也說得過去,那麼應該予以尊重。但是限在這個做法看來在政治上卻不討好。現在看來,你和聯準會官員、紐約檢察官、國會議員、財政部官員之間的協議 ─ 明言或是暗示 ─ 要不就是你理解錯誤,要不就是你不夠強硬沒辦法抵擋這些政治壓力。

現在,你要求 AIG-FP 部門的同仁繳回這些他們應得的紅利。你可以想見,大家對你破壞了大家對公司的信任而怒火中燒,怨聲載道。

既然我們大部分員工都是無辜的,罪惡感當然不是讓我們繳回紅利的動機。我們依據這些合約勤奮工作了十二個月,現在理當按照合約被支付薪酬。就好像一個水管工修好了水管以後,一個粗心的電匠卻把房子燒燬了,水管工不應該被責怪一樣,我們這些員工也是無辜的。

過去六個月當中,許多部門內的同仁,因為這份紅利合約的緣故,拒絕了許多比 AIG 更穩定的工作機會,理由當然也包括 AIG 高層不斷保證這些紅利會如期支付。他們現在怒氣騰騰,也不願意為了幫你的忙而把紅利繳回給公司。

現在唯一讓他們繳回紅利的動機其實只有恐懼。檢察官已經放話要公佈所有得到紅利者的姓名 ─ 即使檢察官應該要照程序處理事情、而且檢察官應該在法庭上處理案件,而不是訴諸媒體。

所以我要怎麼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我知道因為我的辛勤工作,當經濟蓬勃發展的時候我過的比一般人優渥,我也仍然有足夠的儲蓄讓我的家人不至於在這次風暴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有些人可能會批評我們這行業的人被支付過高的薪水,這我也不會不同意。

這是為什麼我決定把我的稅後紅利,100% 的捐贈出來,幫助受到金融風暴打擊的人。這不是什麼避稅花招;我只是覺得我至少希望能夠決定自己的紅利獎金應該怎麼使用,而不是被 AIG 複雜的帳務處理掉,或是消失在政府預算中。我們的紅利吸引了太多大眾的注意力,讓大家沒辦法把目光放在需要幫助的人身上。我希望能夠盡點力量幫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在 3/16 我收到了 AIG 稅後總共金額約 $742,006.40 美金的報酬。因為目前稅務和法規的不確定性,我實際捐贈的金額可能會比較少 ─ 事實上,可能遠比這個數字少 ─ 如果國會現在關於這筆紅利的 90% 懲罰性稅法通過的話。總之,當我把這筆錢盡數捐出以後,你會立刻收到收款對象和捐款明細。

這個決定對我來說是對的。我祝其他 AIG-FP 的同仁好運,希望他們能夠平合的下這困難的決定,也希望他們不要被恐懼的陰影圍繞。

Mr. Liddy,我也祝你好運 ─ 能夠實踐你把紅利退回給政府的承諾 ─ 也能夠繼續把 AIG 整頓好 ─ 尤其是那些不好處理的 CDS 交易。短期內我會繼續幫忙確保沒有什麼問題發生,但是在這週發生的事情以後,我沒辦法再留下來更長的時間 ─ 有太多嫌隙和不信任了。我不知道你將如何看待我的離職信,但是我想紐約檢察官應該會感到欣慰,因為我是自願離職的,而不是如他所威脅的讓他「掃地出門」。

Jake DeSantis 敬上

原信連結:Dear A.I.G, I Quit!

哪個國家債務負擔最重?

哪個國家債務負擔最重?
(Photo from The Economist)

金融海嘯襲來,各國爭相舉債刺激經濟。但是每個國家對這種措施的承受度不一樣。有的國家財政比較健全,舉的起;有的可能吃了就變瀉藥了。

這張圖是從 Economist 來的,引用 IMF 的資料畫成的圖表。表中可知,西方工業國的舉債多半高過新興國家,而日本的債務負擔尤其沉重。

所以,楊致遠即將要下台了。

事情的演變告訴我們,就如同量子力學的測不準原理一般,世事發展不會盡如所料。但是,趨勢的脈絡卻是相去不遠的。

年初,當微軟提議併購 Yahoo! 的時候,我就說:

如果你問我,我覺得 Yahoo 是否應該答應?我會說,”the short answer is yes”。
你想問更詳細一點的話,我會說,”the long answer is a bit longer, but it’s still yes”

為什麼?因為不管用任何理由來看,我都看不出來 Yahoo! 有能力在短期內,讓股價爬的比微軟出價更高。既然如此,在高點出脫給微軟,不就是對股東最好的交代?當時,常有朋友問我對這案子的看法。我也鐵口直斷的說,「必定會成交」。我的理由是:

  1. 當時就看的出來,全球經濟局勢依天比一天壞。雅虎不趁這個價格賣,三五年內絕對沒這種好價格。
  2. 如果楊致遠不肯賣,鐵定會有嗜血的資本家跳出來逼宮賺取價差。(果不其然,後來 Icahn 加入戰局,大舉購入雅虎股票,並且威脅董事會就範)
  3. 如果楊致遠還是不願意妥協,那麼微軟極可能結合 (2) 中的資本家角色,來發動董事會投票戰,撤換董事會之後拉楊致遠下台。然後換一個聽話的 CEO,上台繼續併購案。 (Icahn 當初的聲明也很有這種味道)
  4. 即使楊致遠可以抵擋 (2) 和 (3) 的情勢,那麼由於 (1) 的關係,事後很可能會證明公司股價無法達到微軟出價的高點。那麼楊致遠自己的位子恐怕怎麼也坐不住了。

因此,總結各種因素,我怎麼看都認為微軟買 Yahoo 根本是已成定局的事情。甚至當初在 Icahn 開砲的時候我也說

如果說 Icahn 採取行動以前,沒有和微軟達成某種程度的協議的話,我是不相信的。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Yahoo 董事會和 Icahn 之間達成了共識,由 Icahn 方面佔取兩席董事。當然協議的內容外界無從得知,我們也無法了解到底 Yahoo 董事會給了 Icahn 些什麼檯面下的東西。總之我們知道,最後微軟的併購案被扔出窗外,宣告破局。

後來,隨著雷曼兄弟、AIG、美林等金融機構地雷接連爆發,舉世皆知的「金融海嘯」發生了。11/6,楊致遠對外公開說,他仍然認為 Yahoo 和微軟的結合「是最好的方案」。在金融市場的一般解讀,傳達出的訊息是「楊致遠放棄抵抗,決定還是放手了。」

就在今天,消息傳出,楊致遠即將交棒。Yahoo 目前正在尋找下任 CEO 的可能人選,物色到適當的人物之後,楊致遠即將下台一鞠躬。

楊致遠下臺的理由是什麼?是疲累倦怠?心灰意冷?還是被逼宮下台?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在微軟和 Yahoo 購併案破局的那一刻開始,這個事情就不遠了。

[Update] 有人問我,楊致遠下臺是不是在「搬開石頭」讓微軟可以放手買?我覺得倒是很難說。理由是:

  1. 首先,微軟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再度公開說過他們有意購買雅虎。
  2. 其次,即使微軟仍然有意購買,現在估價的水準一定會比年初的時候低上許多。雅虎股價和年初相比已經不只是腰斬,如果微軟現在出價有當初的六折已經是很慷慨了。那麼,雅虎現在的董事會願意接受這麼低的出價嗎?尤其是幾個月前才拒絕這麼高的價格?
  3. 再其次,即使微軟有意購買、也有意思出高價,但是現在的環境恐怕不允許他們這樣做。微軟自己股價也跌了不少,各大銀行現在也都緊縮信用銀根。要一口氣買雅虎這麼大的公司是不可能不融資的。但是現在的信用環境和銀行氣氛,對這種大規模融資案並不那麼歡迎。簡單的說,就是微軟的融資成本會比年初高上許多。因此即使微軟有意出價,恐怕也是有心無力,不一定吃的下來。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人算總是不如天算。讓我們慢慢靜看事態發展吧。

全世界都來一起做假帳

把頭埋在沙子裡面,不代表問題就解決了。

今天看到個有趣的標題,「金融資產損失 可暫不列帳」。看到有點傻眼,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簡直就是昭告天下:「大家準備一起來做數字美化帳面吧!」在這種局面下,財務報表數字還有什麼參考價值?

我想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這是什麼意思。講白一點,這種意思等於是說,以美國為首的國家,他們會計編列帳目的準則,可以暫時不用把金融資產的損失,列入帳面損失。講的更白,就是告訴他們:你們目前股票或是金融投資賠的錢,只要還沒認賠殺出,全部都可以假裝沒有損失!沒賣出就沒賠錢!這種做法唯一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美化財務報表的數字。讓許多自以為「選股重視基本面」的人,看了財務報表以為買到好公司,等到事情爆發了才知道原來是地雷股,因為這些損失全部都沒有揭露在財報上面。而且這還是國際會計準則公開說許可的做法!

真讓人難以置信。會計帳目編列本來就是為了讓人可以客觀的看出公司的財務狀況。現在國際會計準則都公然允許大家做數字美化帳面了,將來財務報表還有什麼可信度可言?

金融資產損失 可暫不列帳

【經濟日報╱記者李淑慧/台北報導】
2008.10.15 02:43 am

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IASB)昨(14)日突然發布新的會計準則,允許列在「交易目的」項下的金融資產,在某些條件下可以重新分類到「非交易目的」。這項修正案等於為陷入困境的全球金融機構解套,其巨大的投資損失將可不必反映在損益表。

金融資產重新分類後,這允許金融機構的資產可以暫時不必以市價來評價,虧損壓力將大幅獲得紓解。國內多家壽險公司包括國泰人壽、宏泰人壽等,在第一時間就取得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所修正的內容,趕緊拿給會計部門研商。

金管會昨天也收到這份新的會計準則,由於國內實施的34號公報是依據此準則訂定,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表示,已經請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研究,基於與國際會計準則接軌的立場,台灣很有可能跟進。

雷曼兄弟倒閉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不少人都認為,除了銀行本身的財務槓桿太高、過度投資之外,34號公報也是促成金融機構倒閉的重要原因。

華爾街日報不久前剛報導歐盟打算修改按照公平市值計算的會計準則,主要是因為銀行以市值評價旗下的資產,導致銀行在全球金融風暴下不得不提列鉅額的虧損。

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並未經過徵詢外界意見等正常程序,昨天就突然發布修改會計準則的消息,且新規定追溯自到7月1日開始適用,讓外界相當震驚。

金管會官員表示,在全球金融危機下,如果還按照公平市價來評價其下資產,恐會讓金融市場失序。尤其證券化商品並無流動性,市價已經不是那麼客觀。

美國國會已經授權給美國證管會,可以暫時終止美國157號公報,也就是以市價評價金融資產的準則。

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也跟進美國作法,允許在某些條件下,掛在「交易目的」項下的金融資產,可重新分類到「非交易目的」(「備供出售」或「持有至到期」)。這將允許金融機構的資產評價損失可以暫時不必列入損益表,虧損壓力將可大幅獲得紓解。目前34號公報不允許企業任意更改會計項目,掛在「交易目的」項下絕不能改掛到其他項目,否則就有操縱損益嫌疑。

官員表示,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修改會計準則,當然希望全球金融機構可以安度這次的危機,但為了避免業者趁機操縱損益,一定會訂定相當嚴格的條件,符合條件者才能重新分類資產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