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G 車就可以紅線停車嗎 @_@

我知道這是雞蛋裡挑骨頭,SNG 車臨時要找好的停車位來停放確實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我們一般市井小民也是會有急事,也有需要臨時停放的時候啊。為什麼 SNG 車就可以停紅線,我們停紅線就要被開單拖吊?@_@

今天經過仁愛路和杭州南路交叉口的時候,不知道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一堆 SNG 車和警察。

一堆紅線違規的 SNG 車

TVBS 和民視在立場上可能完全不同,但是紅線違規倒是非常合作的。

警察站在 SNG 車旁邊發呆納涼

中天和東森當然也在附近啦。

中天和東森當然也不落人後

中天和東森也是紅線停車喔。是真的,有圖有真相。

真的是違規我沒誣賴他喔 XD

還有三立的 SNG 也在附近,不過藏的太遠了我懶得跑過去拍了…

世界處處有溫情

今天,本來想拿新的信用卡去展望會新資助一名兒童。填好授權書,傳真到展望會以後,打電話過去確認時,卻聽到我意想不到的答案。

「抱歉,我們現在國內的受助童都已經有資助人了呢。你要不要把款項改撥為助學金呢?」

稍微詢問以後才知道,原來展望會在國內只能資助四萬名受助童 (限額的原因我就沒多問了)。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們,展望會就只能用其餘的款項來協助。如果真的想等國內資助人的名額,可能得等一年半載才有名額空出呢。

聽到了雖然有些錯愕,但是還是很高興。原來台灣也不是這麼冷冰冰的地方,人間還是處處有溫情的。

520 之後,油電價一次漲足?

每次聽到這種說法,我都忍不住想笑。

油電價漲足或許立意是良好的。因為他們「要消除民眾的預期心理」。不要讓民眾以為之後價格還會繼續漲。聽起來好像不錯。

但是問題在於,漲多少才是「漲足」?

大家都知道,這波通貨膨脹是因為原物料上漲開始引起的。各種基礎商品都在上漲的時候,所有相關的物料也都跟著上漲。不管是做麵包的麵粉、養豬的飼料、生產器械的金屬,或是用在運輸的油料,通通都漲。所以油電價當然也必須跟著漲。

但是問題來了。政府怎麼知道商品市場會漲到哪裡?如果他們不知道高點何在,又怎麼知道漲多少是「一次漲足」?

我還記得大約十年前,原油期貨一桶大約才 20 美金。那時候有些分析師認為,原油庫存不足,油價即將上漲。漲到哪裡?「大概是 $25 – $30 之間,」他說。少數分析師那時候說會漲到一桶 $50,被大家認為是不可能的「天價」。

現在呢?一桶破百不說,還漲到 $115 去了。誰知道高點在哪裡?

最近許多原物料期貨,包括穀物、貴重金屬都出現大幅回檔。因此商品期貨泡沫化的言論又開始發酵。但是大家沒想到的是,基礎商品的特性和一般商品不同。一般市場上,如果麵包缺貨,工廠只要多生產一些麵包拿來賣就好了。如果今天有什麼網路商機,幾個人租幾台電腦就可以開始做網路生意。但是如果今天石油不夠怎麼辦?鉛礦不夠怎麼辦?

你不可能憑空變兩桶石油出來,不是嗎?從探勘油礦、發現蘊藏,到實際開採出來的時間,一般預計是十五到二十年。包括鉛礦金礦等金屬,也多半如此。你覺得穀物生產會比金屬快嗎?反正多種一些就好了對不對?對不起,世界上沒辦法短時間產生這麼多可耕地。生產力的提升必須藉助品種改良才行。菲律賓的國際稻米研究組織估計,新品種的稻米從開始研究到可以商業量產,時間大約是十年到十五年。好像快不了多少,對不對?

那在商品還沒生產出來的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情?根據簡單的經濟學供需原理,大家會針對這些必須品爭相提高價格搶購。於是價格就會被不斷推高。

那麼,我們 520 以後要漲多少才是漲足?當然,技術上並不困難。原油現在一桶 $115 左右,你可以大幅高估,比方說拿一桶 $500 來估算,那大概就可以「確實的消除民眾預期心理」了。但是這種作法絕對會被批評為橫徵暴歛,而且對政治人物來說絕對是票房毒藥,是不太可能實行的。不過,捨此之外,有什麼其他估價方式可以「一次漲足」?我還真的滿好奇的。

到現在,我每次想到「520 之後,油電價一次漲足」這種說法,都還是會忍不住想笑。

達賴喇嘛為什麼支持奧運?

前陣子就想寫,只是這陣子實在太忙。看到這種發言,不知情的人大概會以為達賴喇嘛不是鄉愿就是瘋子吧。

西藏出了這種事情,全世界都罵中共罵的要死,簡直是負面 PR 的極致表現。瞬時之間,奧運聖火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各國領袖也都對是否參加奧運開幕躲躲閃閃避而不談,唯恐惹麻煩上身。

那為什麼達賴喇嘛居然還可以說,他支持北京政府辦奧運?為什麼他還要特別說他不追求西藏獨立?講難聽的,人家事不關己的都比你還激動、比你還替你的人民生氣了,你怎麼還一副慈悲為懷、中共打我左臉我右臉就貼給你打的樣子呢?

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達賴了解中共政權的處境。中共花了無數的時間,好不容易營造出中國從百餘年來屈辱的歷史中重新站起的形象。這股力量的巔峰,就是奧運的舉行。這種時候,中共領導人如果膽敢對西藏問題讓步,他的領導位子就很有可能動搖。達賴心中或許是希望獨立的,畢竟從歷史觀點來說,藏人和中原文化實在關係不深,只是從清朝以後就「隸屬」於中國罷了。但是西藏要怎麼獨立?中共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領導人必然都理解,戰火絕對是有害無利。但是相同的,他們也知道如果西藏試圖獨立,那麼兵爭無法避免 – 即便中共領導人明明知道這對國家利益有損無益。因為如果他們坐視西藏獨立還不採取軍事行動,就無法面對國內的政治壓力。

這股政治壓力有多強、多不理性?只要看最近他們的反法示威阻止人民去家樂福購物的情景就能夠理解了。而這種民族主義情緒的普及,從公安單位的默許也可以窺知一二。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在替北京政權的領導人開脫,我也相信他們絕對不是茹素念經的善男信女。但是我想指出的是,即使他們心中知道使用暴力對國家利益有害,無論他們心裡有多不願意訴諸武力,但是只要西藏追求獨立,那麼武裝行動是必然的結果。同樣的,有任何阻撓奧運的障礙的話,他們也會不計代價的掃除─不管副作用有多猛烈。鎮壓西藏暴動只是一個最近的例子。再猛烈的副作用,對他們來說,都比不上喪失政權可怕。天安門事件就是前車可鑒啊。

達賴支持奧運、不追求藏獨的聲明,是不能夠被一般年輕藏人所理解的。但是這也是他有苦難言的地方。在現實環境底下,要怎麼追求人民利益的最大化,是很不容易的。要讓全民都可以體諒理解,更不容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許就是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