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斷式廣告:It’s worse than spam

今晚回到家的時候,我看到位子上有一封信。收件人是我。

拆開一看,發現是普通的廣告信,隨手就準備要丟到垃圾桶。
突然眼角一瞥,耶,不對?收件人怎麼是 XX 國際資訊 OOO 收?

我想了幾分鐘,實在想不出哪邊我曾經填寫過我的就業資料,除了我的信用卡公司和證卷交易商。但是不管他的資料從何而來,這種感覺都很不舒服。彷彿詐騙集團在撈個人資料然後準備騷擾一樣…

濫的行銷廣告手法,比不做行銷廣告更差。這種做法給人的感覺,只會比所謂的 Interrupted Ads 更糟。因為後者只會強迫對方看廣告,前者卻會讓人有壓迫的威脅感。

你希望你的客戶變成敵人嗎?不然為什麼用這種方式做行銷?

提了半年多的 Idea, 最後被別人做走。

今天早上一到辦公室, 等待我的卻是我不願聽到的消息。「剛剛大家
在討論訂便當系統耶。感覺跟你之前提的有點像喔。」

我看了一下, 除了精美的 Tour 以外, 其他沒有一個功能是當初不在規劃
內的。看到自己提的原生 Idea, 被別人先做出來, 那種感覺真的很難用
言語形容。

有點錯愕、有點失落、有點生氣,又有點難過。

錯愕的是, 原來市場的腳步比我想的更快。
失落的是, 原來兩個月前已經有現成的服務面世了。
生氣的是, 這個 idea 當初是我提的, 公司卻沒有人要理。
難過的是, 我居然是坐著看這一切發生的。

I didn’t do anything to change all this. I let it happened.

除了情緒以外, 大概就是深深的自責吧。我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我當初這麼確定這是一個好的 idea 的話, 那我就應該不管一切阻力,
勇往前行的不是嗎?

既然公司的人呆呆的沒有這種眼光或是想像力, 既然公司的人連怎麼做
好這種東西都不知道, 我就不應該繼續理會了不是嗎? 我之前看到 Seth
GodinEntrepreneur Top 5 Mistakes 的第四條的時候, 還有這麼強
的感覺, 我怎麼這麼快就忘了呢?

我翻了一下 email, 當初這封信是 2006/6/26 發出去的。半年的時間
裡面, 我並沒有做太多的事情… 我 idea 提出被忽略以後, 就默默的
接受, 準備等自己出來有一點空閒的時候才來做。雖然很想罵公司
的人是呆瓜, 雖然很想怪他們沒眼光、只有等別人做出來才會說這是
好東西, 但是骨子深處我也知道:

I have nobody else to blame. The fault is mine.
I should have controlled my own destiny.

但是現在, 我還是在等情緒沉澱。
現在的我, 依舊失望、悲傷,又有點憤怒。

我的理智很清楚, 我也知道應該早點去研究別人的東西, 看看別人的玩意
跟自己想的到底有沒有細部的差別。但是情緒上, 我還需要再多一點點
的時間…

有某同事跟我說:「因為你只動了腦筋, 沒有動你的雙腳? ccCc」
我只能苦笑。

Change of the Tide

歷史的巨輪仍然在不停的轉動。

二十世紀初, 世界的金融中心逐漸轉向紐約的華爾街。投資銀行都在
這裡, 資本的大本營也在這裡。長久以來, 紐約也長居企業 IPO 首選
的第一名寶座。

曾幾何時, 風光逐漸消褪。

2006 年裡面, 紐約證交所 + Nasdaq 的新上市股票市值, 大約是 458
億美金。但是在這同一年裡面, 中國大陸三個交易所 (包含香港) 的
IPO 市值總計約 530 億美金。就連英國也有 483 億美金的 IPO。

造成趨勢轉變的因素很多。短期的小波折包含 911油元經濟
美元弱勢都是原因。長期一點我認為 1980 年代雷根的錯誤判斷、
90 末期柯林頓放任 bubble 劇烈增長爆破都是原因。

不過不管原因為何, 趨勢一旦改變, 自然不容易逆轉。可以預見
的是, 不利的一方會盡力扭轉頹勢, 未來的一二十年我們應該可以
看到許多膛臂當車的手法不斷出籠, 但是在獨木難支大廈的情況下
晚景越見悽涼。

也許, 在這許多試圖扭轉局面的手法當中, 世界又要經歷一場大的
戰役了。

參考:
1. 工商銀行即將啟動世界最大規模 IPO
2. 中國人壽擬籌資 36 億美元
3. New York: No Longer IPO 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