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這是當年越戰期間被 Pete Seeger唱紅的反戰歌曲(一說這首調子本為烏克蘭民謠)。剛好農曆年期間,新的 VC信心指數也公佈了,看來頗適合當下一格的材料。很自然想到類似的標題:「Where have all the VCs gone?」?

不過,如果都沒聽過這首歌,這個標題也沒啥意思了。那麼,大家就先欣賞這首當年的反戰歌曲吧。

歌詞大致上是這樣的,倉卒之間翻譯粗鄙淺陋,還請勿見怪。如果有善心人士幫忙斧正就太好了。

花兒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花都被女孩們摘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女孩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男人們娶走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男人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當兵上戰場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士兵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到墳墓堆裡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墳墓堆都到哪裡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花兒掩蓋了
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原本的英文歌詞: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Taken husban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Covered with flowers every one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YouTube 對創業的真正啟示

大家都知道,去年以 $1.6B 賣給 Google 的 YouTube 是眾人欽羨的目標,也是現在眾多人網路創業的榜樣。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們怎麼走到這一步的?難道他們一開始就知道,把影片轉檔然後讓使用者到處播放,就會大紅特紅嗎?

很顯然不是。根據紐約郵報的報導,YouTube 最一開始的點子只是想模仿 HotOrNot。後來發現此路不通,於是逐漸開始轉型。我對他們轉型的過程很有興趣,可惜沒有機會直接問 Chad Hurley 或 Steve Chen,於是找上了好幫手 www.archive.org 幫忙,看看各個時期 YouTube 的網頁長什麼樣子。

youtube_20050428

這是 YouTube 在 2005/04/28 長的樣子。可以點進去,選「All sizes」看大圖。由圖可知,這個階段的 YouTube 做的根本就像是交友網站,弄得跟 video dating site 一樣。或許這個階段的 YouTube 走的還是 HotOrNot 的路線,往 video 交友的方向在走。

youtube_20050614

然後是這個。到了 2005/06/14,YouTube 的首頁版型改變了,變成有點像 video search 網站的味道。但是明顯的感受到使用者上傳的 video 量開始出來了,首頁下方的 featured videos 也已經有各種不同種類的影片開始出現。

youtube_20050720

到了 2005/07/20 的首頁,這時候就已經很有現在的 YouTube 的味道了。使用者和 video 數量激增,這個階段的 YouTube,怎麼擋也擋不住了。

那麼,YouTube 的創業啟示到底在哪裡?對我們有什麼幫助?我覺得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1. 你第一個想到的點子不見得就是最好的。YouTube 一開始做的根本就是 video dating 的交友網站,但是卻發現 user 上傳的東西五花八門。於是才靈機一動,轉向成「digital video repository」,什麼影片都收。終於大紅大紫。
  2. 要有足夠數量又肯嚐鮮的初期使用者,來試用你的產品。這些人要有足夠的代表性,讓你能夠揣測市場溫度,從而得知點子散播出去的機會大不大。這個族群最重要,feedback 也最 critical。
  3. 要順應使用者的需求,不要妄想教育使用者。人家不見得想聽你說教!如果 Chad Hurley 和 Steve Chen 初期碰到使用者亂傳影片上來,想到的不是轉型,而是教育使用者說:「你傳錯了,你要來我們這裡應該傳你自己擺 pose 的影片!」那麼 YouTube 成功的機會還有多大?

尋找好的點子,就跟找好股票一樣,需要眼光、智慧,和一點運氣。但是點子也跟股票一樣,碰到不賺錢的就要有停損點。停損再出發,總比耗費力氣在不能成功的點子上好。Chad Hurley 和 Steve Chen,即使從 2005/01/01 開始算,到他們逐漸轉型成功,也只花五六個月的時間。時間不可謂不短,手腳不可說不快。這麼短暫的時間裏面,要扼殺掉自己原本想出來的創業點子,換角度重新出發。這中間需要多大的勇氣和魄力,恐怕只有當事人自己能夠體會了。

燦坤店員原來是地痞流氓兼差的啊?

剛剛看到朋友傳給我的這個影片,感覺實在很扯啊。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燦坤的老闆是無賴,員工也就跟著亂請一些流氓古惑仔?

這到底是負責賣東西還是圍事的啊 @_@ 難道客人不買就先毒打一頓再逼他買嗎… 另外在別處又看到人家的一篇心得,看來燦坤的 marketing 做的還真不是普通成功啊。

Update: 看到有人在 ptt 說明來龍去脈,看起來這件事情在鄉民界吵的真兇啊。
Update2: 原始影片被砍了,現在重新 link 到其他人傳的相同影片去。XD

YouTube 再惹麻煩,被泰國軍政府 ban 了

上次是巴西土耳其,這次是泰國,下次呢… ?而且跟 Viacom 的 DMCA 官司還在打呢… YouTube 的麻煩果然一點都不少啊。

事情似乎是這樣:有個人在 YouTube 上傳了在泰國國王肖像上噴漆的影片。影片被觀賞了超過一萬六千次。泰國軍政府要求 Google 把影片撤下遭到拒絕,於是下令禁止 YouTube 的連線。

「他們什麼時候撤下影片,我們就什麼時候解禁。」泰國人如是說。

不過我倒是滿好奇的,既然之前 Google 願意撤下巴西的名模亂搞影片、後來又答應拿掉「侮辱土耳其人」的影片,現在為什麼腰桿子突然變硬了,不願意拿掉侮辱別人國王的影片呢?是他們發現此風不可長,還是影片情節並沒有這麼嚴重,還是有其他理由?

攻擊希拉蕊 (Hillary Clinton) 的仿 1984 影片

雖然是舊聞了,不過仿 Apple 1984 經典廣告實在很傳神,還是應該貼一下 :p 這是個 id 為 ParkRidge47 的 Obama 支持者貼在 YouTube 上面,攻擊希拉蕊的影片。不過因為原影片播放不太順暢,我貼的是別人一樣在 YouTube 的 mirror :p

不管是 John Edwards、Hillary Clinton 還是 Barack Obama,看起來多多少少都在網路上有著力,希望能增加一點拉近年輕選票的作用。不過從這個影片看來,顯然粉絲們更能抓住網路文化的胃口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