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者為先

大概幾個月前,朋友 tsunghao 和我聊起他的一個想法,「讓網站智慧地、自動化產生 tag」。主要想法大約是不要讓使用者自己下 tag 這麼麻煩,而是讓這個頁面自動根據 search engine 導入的 keyword 來排 tag 出來。

我聽到的時候艷羨無比,深深覺得這個 idea 不只棒、貼近 web 基本精神,而且也符合時代潮流。只覺得這個想法潛力十足,也很看好這個 idea 後面的發展。

沒想到,今天一如往常在 surf around 的時候,發現一個網站做一模一樣的事情:Jiglu。完全一樣的做法,完全相同的點子,差別只是對方已經產品化開始推廣了。看起來做的也不壞,我已經把這個 widget 加到我的 blog sidebar 去了…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學無前後,達者為先」。雖然這比喻有點不太對勁,但是在 internet 上面確實可以看到類似的情況。你聰明,別人也很聰明;假如你是萬中選一的精英,那世界上就還有五十萬個跟你相同水準的人。英雄所見略同,你想到的別人也不會差太遠,只是誰能夠先把東西做完?誰能夠把東西不只做完而且做的好?差別就在這裡產生。

突然想到去年十二月的一些感嘆。這個系統現在也已經賣掉了。人家確實也做的很好。同樣的事情,一個發生在我身上,一個發生在 tsunghao 身上。只希望我們現在想的點子,能夠比別人早做完,而且也能夠做的好。

Skype "發明" 了 VoIP?

skype "invented" VoIP?? -_-

碰到離譜的東西,砍劈是一定要的。

剛剛有點累有點煩燥心情不好,剛好看到六先生說到「Skype『發明』了免費電話,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網路創業都是在玩『應用』,包括跟著Skype走的,或許有自己成功的機會,但已享受不到當初『發明者』的45億高價的果實。」

我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Skype 發明了網路電話啊?要不要查一下 H.323、SIP (rfc2543) 這些什麼時候出來的?想紅,標題要講的聳動我知道,但是這樣欺騙小朋友是不對的嘛。VoIP 這個產業早在 dotcom boom 的時候早就樓起樓塌過了,當年一堆題材熱到翻的 VoIP 公司,怎麼不說他們是「價值 45 億美金的『發明者』」?Skype 出來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真的搞不清楚的話,為什麼不查一下 VoIP 的歷史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是是,我知道,你說的是 skype 是第一個「發明者」,而不是第一個「創始者」嘛… 當時忍不住在 comment 裡面也說的很明白了,skype 成功有很多因素,如果真的寫一篇專文分析,其實也是可以造福很多創業者的。何必這樣用「蘋果日報式」的標題下結論呢? … 真的是,還是那句老話,想紅,標題要下的聳動沒人怪你,但是堆砌名詞欺騙小朋友是不對的。

為什麼創投不喜歡簽保密協定

最近幾年經過幾宗大規模的併購案之後,網路業又重新被炒熱了。許多有志創業的熱血青年希望能找機會和創投接觸,就是情理之中了。但是當彼此信任關係尚未建立的時候,謹慎的創業者就會產生疑問了:「會不會有創投表面上是願意看我的 BP,實際上卻是剽竊我的創意?」

於是這又產生了一個最近很熱門的問題 – 為什麼創投不喜歡簽保密協定 (NDA)?

想看原始資料找答案的人,可以看這裡:

想快一點知道答案的人,我簡略的翻譯一下:

簡單的說,在創業熱潮時,每天都會有人帶著 BP 找創投尋求資金挹注。如果有兩家公司帶著相近的創意去找創投,最後創投決定投資 A 同時回絕 B。這時候如果有簽 NDA,B 或許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創投抄襲了他們的創意才成立了 A 公司。那麼創投很有可能吃上官司惹麻煩。

當然,在商談的初期,創業者也沒有必要透露過多的細節給創投知道。適當的保護自己也是必須的。如果創投要求知道太過分的細節,那麼或許應該暗示對方:我們是不是已經是生意夥伴了?

不過,如果真的局的自己的創意是無價之寶,那麼或許不要找創投也是好的。既然負擔不起機密洩漏的損失,乾脆不要讓他有洩漏的機會。不過,只有創意而實做不出產品的話,創意本身是沒有價值的

提了半年多的 Idea, 最後被別人做走。

今天早上一到辦公室, 等待我的卻是我不願聽到的消息。「剛剛大家
在討論訂便當系統耶。感覺跟你之前提的有點像喔。」

我看了一下, 除了精美的 Tour 以外, 其他沒有一個功能是當初不在規劃
內的。看到自己提的原生 Idea, 被別人先做出來, 那種感覺真的很難用
言語形容。

有點錯愕、有點失落、有點生氣,又有點難過。

錯愕的是, 原來市場的腳步比我想的更快。
失落的是, 原來兩個月前已經有現成的服務面世了。
生氣的是, 這個 idea 當初是我提的, 公司卻沒有人要理。
難過的是, 我居然是坐著看這一切發生的。

I didn’t do anything to change all this. I let it happened.

除了情緒以外, 大概就是深深的自責吧。我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我當初這麼確定這是一個好的 idea 的話, 那我就應該不管一切阻力,
勇往前行的不是嗎?

既然公司的人呆呆的沒有這種眼光或是想像力, 既然公司的人連怎麼做
好這種東西都不知道, 我就不應該繼續理會了不是嗎? 我之前看到 Seth
GodinEntrepreneur Top 5 Mistakes 的第四條的時候, 還有這麼強
的感覺, 我怎麼這麼快就忘了呢?

我翻了一下 email, 當初這封信是 2006/6/26 發出去的。半年的時間
裡面, 我並沒有做太多的事情… 我 idea 提出被忽略以後, 就默默的
接受, 準備等自己出來有一點空閒的時候才來做。雖然很想罵公司
的人是呆瓜, 雖然很想怪他們沒眼光、只有等別人做出來才會說這是
好東西, 但是骨子深處我也知道:

I have nobody else to blame. The fault is mine.
I should have controlled my own destiny.

但是現在, 我還是在等情緒沉澱。
現在的我, 依舊失望、悲傷,又有點憤怒。

我的理智很清楚, 我也知道應該早點去研究別人的東西, 看看別人的玩意
跟自己想的到底有沒有細部的差別。但是情緒上, 我還需要再多一點點
的時間…

有某同事跟我說:「因為你只動了腦筋, 沒有動你的雙腳? ccCc」
我只能苦笑。

創業家與風險

很多人都誤以為, 創業家是一種很喜歡風險的人。創業家願意承擔常人
不願意接受的風險, 企圖追尋常人不能企及的報酬。

事實上是, 沒有人喜歡風險。創業家只希望新創事業能夠跟時鐘一樣,
滴滴答答的為自己不斷帶進鈔票。就和投機者一樣, 創業家只賭對
自己有利的賭局。

財務金融的課本告訴我們, 在金融市場上, 投機者是必要的存在。他們
吸取了一般人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追求更高的報酬。但是在市場上仔細
瀏覽之後, 你會發現, 真正的投機者都極力規避風險, 鋌而走險的只有
無知的賭徒。

投機者和無知的賭徒, 要怎麼區分?

創業家跟追求風險的笨蛋, 往往只有一線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