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張的一次航程

從上海回台灣不過一個多月,我又來北京了。不過這趟航程真是太驚險了啊。

昨晚睡前,我再 confirm 了一次航班時刻,心想:「嗯,九點二十的飛機,那大概八點出頭到機場就可以了吧。」設好鬧鐘,上床就寢。

…. 正覺得睡的有點舒服的時候 …. (好像睡的太爽了一點?) 翻身一看手錶:剛好八點整。
眼睛眨了眨,心想是不是看錯了?八點我應該在機場才對吧?可偏偏就是八點,我還在我家床上!

瞬間起床刷牙著裝提行李出門,第一次從起床到出門不用兩分鐘。飛車奔赴機場的同時,不斷在心裡跟自己說:一樣的事情一次就夠丟臉了,可別再鬧第二次了啊!

好在託著眾人的幫忙,最後還是千鈞一髮的趕上原本的航班 XD
頭一次這麼驚險的搭飛機,也頭一次從到機場就馬不停蹄的 check-in、過安檢、出關、進登機門。很新鮮的經驗,但是,一次就夠了。

IMG_9083

就是這班,最後的最後趕上的班機,帶著我到了香港機場….

Amazon 的 CDN service

剛剛收到信,發現 Amazon 也準備提供 CDN service 當作 aws 的一部分,而且已經進入 private beta testing 了…

又是一個準備打壞行情的新服務。不知道這個 CDN service 打算怎麼 charge?服務效果好不好?涵蓋的區域範圍有哪些?(看起來只有三大洲)

不過這樣搞下去的話,其他 CDN provider,除了 akamai 這種老牌子、以及 cachefly 這種便宜的不像話的廠商也許還撐的下去以外,其他的 CDN 廠商應該會倒光吧…

全球暖化 – 有錢人開車吹冷氣,窮人買單?

以前,對比較貧困的國家而言,全球暖化好像不干他們的事情。那是西方工業國造成的問題,「如果」 運氣好的話,西方工業國也會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現在看來不是這樣了,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全球暖化反而對這些國家的赤貧居民造成更嚴重的影響。因為氣候變遷導致可耕地面積減少、瘟疫和害蟲更容易散佈,但是這些居民沒有基本的醫療設施,無法抵禦傳染病的侵襲。糧食支出佔他們所得的比例也最高,因此糧食上漲對他們的傷害也最為沉重。

換句話說,這種局面就是:有錢國家不斷排放溫室氣體,然後看著這些貧困國家受苦的人,說聲「I’m sorry.」但是轉頭繼續過自己開車排碳的生活。

雖然弱肉強食的戲碼自古以來總是在上演著,但是這麼悲情的例子卻實在是不多。如果西方政府真的相信全球暖化是因為溫室氣體造成的 (我是有點懷疑),那麼他們提供給弱勢國家的 compensation 就不應該只有目前承諾的區區三億美元之數。(更何況目前真正拿出來的只有 十分之一!)

下面有張有趣的圖表。把世界地圖上各個國家,依照溫室氣體排放的比例來縮放,排放越多溫室氣體的國家,就被放的越大;排放少的國家就縮的較小。一眼看下去對溫室氣體排放比例就會有概念,也不難看出排放量高的國家絕對不是現在工業尚不發達的國家。(不知道為什麼,我倒是想到這篇文章來:政治情感的典範轉移)

Climate change and the poor
(Photo taken from Economist: Climate change and the poor: Adapt or die)

但是,你問我開不開車、吹不吹冷氣?我當然還是照開照吹啊… 也許會多那麼一絲絲的罪惡感吧。難道這就是人性嗎?Well,安慰自己一下:反正我本來就不大相信全球暖化是因為溫室氣體排放造成的。XD

Source: Climate change and the poor: Adapt or die

埃及近況報導的簡略整理

颱風夜,煮茶聽夜雨,隨手翻閱剛到的雜誌,還滿愜意的。希望颱風沒造成什麼災害,大家都平安。

這期 Economist 出了一篇 Briefing 在講埃及現在的社會狀況。埃及不只產石油,地理位置更重要。不只控制了蘇伊士運河,也卡在亞非大陸的交接口。加上很久沒看到埃及的消息了,這篇文章格外引起我的注意。

簡略摘要一下文章內容:

政治狀態

  • 八十高齡的埃及總統 Hosni Mubarak 已經在位 27 年 (埃及憲法規定總統得連選連任),目前沒有清晰可見的政治接班人選。
  • 社會狀態近年有動盪加劇的趨勢,然而政府努力透過改善民生、威壓異議人士來抑制群眾反彈。(包括民生狀態中提及的公教人員加薪)
  • Hosni Mubarak 的 44 歲兒子 Gamal Mubarak 已經浮出檯面,但是缺乏群眾魅力,也有不少人懷疑軍警特是否會支持他。

經濟狀態:

  • 經濟成長率從 2004 的不到 4% 突飛猛進至現在超過 7%。
  • 出口成長從 2003 的 $90 億美金到 2007 的 $240 億美金。
  • 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在 2007 年達到 $110 億美金 – 是 2004 年的五倍。
  • 失業率從 2003 的 11% 降到 2008 的 8%。
  • 人口成長率趨緩,從 80 年代的 2.3% 到現在的 1.9%。

民生狀態:

  • 專業人才的短缺導致白領階級薪資飛漲。然而這也拉大了所得差距和貧富差距。
  • 許多公司抱怨埃及的大學畢業生素質不佳。
  • 30 歲埃及男性的未婚比例,從 1998 年的 63% 降到 2006 年的 45%。
  • 政府為了平息民怨,在五月間幫公務員加薪三成。
  • 政府大量補貼民生用品,市面上瓦斯價格是成本的六分之一,汽油是歐洲價格的八分之一。一條麵包價格是美金 1 美分。

外交狀態:

  • 埃及和美國的關係跌到 1973 年以來的新低點。
  • 埃及的區域影響力也正在漸漸減弱。

感想:

  1. 杜拉克在「經濟人的末日」中說的果然沒錯:獨裁的集權政府果然比民主政府更害怕群眾反彈的情緒。他們必須一面緊緊箝制政治活動力、管制言論和異議份子,同時也要盡量滿足民眾其他方面的情緒。這點不管是在埃及還是中國大陸,都看到相同的景象。
  2. 還好我不是埃及人。不過我還是很想去看看金字塔 XD
  3. Economist 提到有些輿論開始探討埃及發生大規模動亂的可能性。不過這點我有些疑慮。民眾不會只為了追求政治自由而推翻現有政體的。

Source: Egypt: Will the dam burst?

災害保險的疑問

颱風要來了,腦海裡面又想起一個盤旋已久的問題。

每年颱風來的時候,總是有受災慘重的農民。嚴冬寒流來襲之時,也總是有養殖業者損失無數。我總是覺得很奇怪:一樣的劇碼每年都會上演,但是既然這行是靠天吃飯的,為什麼沒有保颱風險之類的災害險來規避天災的風險呢?

難道是保費太高,大家不願意保?還是保險公司根本就拒保這種保險呢?

改天應該打個電話給做保險的朋友問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