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快樂

中秋前夕,陰曆八月十四夜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中秋節快樂。但願世間有情,人間有愛,天地有綱紀。

Yahoo! 公佈 iPad 使用族群分佈

Yahoo! 月初公佈了一份關於 iPad 的使用者分佈結構,對於考慮建構服務來針對 iPad 或是相關族群的公司 / 開發人員相當有幫助。簡單的條列一下摘要:

  • iPad 族群以男性佔多數,大約是女性的兩倍。
  • iPad 使用者年齡多半位於 35-44 歲之間。考慮 iPad 初發售時期售價偏高,購入族群多半屬於經濟寬裕者,這個年齡層頗為合理。
  • 使用者使用的 Yahoo! 服務和一般 web user 頗為雷同,但是針對 flickr 的用量卻是一般 average web user 的 143%,也顯示 iPad 族群對多媒體的需求高。
  • 雖然目前 iPad只在美國正式發售,然而已經有 10% 的 iPad 使用者從海外造訪 Yahoo!。
  • 有 iPad 的使用者有 iPhone 是很正常的,使用 iPad 上 Yahoo! 的使用者有半數左右也使用 iPhone 上 Yahoo!。
  • 最後這點不知道 Yahoo! 怎麼推估的,不過 Yahoo! 認為初期使用 iPad 的族群比一般使用者更重要,他們對周圍朋友的影響力比一般人高 94%。

上述資料當然是 Yahoo! 依據自己的 log 資料得出的結論,但是考慮 Yahoo! 的 userbase 規模,想來和整個 internet 的統計數據也不會有多少差異。

(不過我更想知道的是,有沒有以州 / 國 來區分的 browser user demographics 詳細資料啊…)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全文

金融市場的黑暗面

2010/05/06 DJ plunge

大家都知道昨夜美國道瓊一口氣狂瀉接近千點又猛拉數百點拉回。有些人說是錯帳,但是是否錯帳無關緊要,真正值得關注的是在後來出現的這個新聞 (在這邊有中譯):

Nasdaq 決定取消 14:40 – 15:00 之間跌幅超過 60% 的交易。但是 Nasdaq 聲明他們系統狀況沒有問題。

他們系統既然沒問題,幹嘛要取消交易?多半是因為有甚麼有權有勢的人或公司賠慘了吧。TheStreet 的報導還有一段話:

This decision cannot be appealed. 換句話說就是不能上訴,老子說了算。

今天如果是你,做錯了買賣,賠了一屁股錢,誰會理你?大家都會告訴你,金融市場要自負盈虧,風險要管好,資金控管要嚴格。

但是如果你是市場上的大莊家,當然另當別論,你可以自訂遊戲規則。別人打出安打,你可以說這局不算重來;相反的你打出安打,你可以出去巡迴演講,要別人有運動家精神尊重市場自由機制。

很黑暗,對不對?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 CBOT 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不該令人意外的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的會議落幕了,媒體紛紛用「意外的爛戲」來形容這場毫無結果的氣候變遷會議。然而真正的意外,恐怕是居然會有輿論對這場會議抱持過高的期待。這場秀,註定是不可能會有實際結果的政治戲碼罷了。

不論是美國還是中國,都必須在壓力團體和政治氛圍的壓力下做出某些承諾和宣言。否則歐巴馬無法回國面對相關利益的支持者,中國大陸也不願意背負拒絕改善全球暖化的污名。因此口號性的承諾不只是可以預期,更可以說是必然的結果。

然而除了口號以外,要求各個國家提出實際作為的話,卻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覆巢之下無完卵是大家都可以有共識的,但是在大難臨頭以前,誰要出比較多力氣來預防呢?有個捕魚場理論約略似乎用來形容這種現象。漁場裡的魚是有限的,魚群繁殖的速度也有限。只要大家都能在限度內捕魚的話,漁獲就能源源不絕。唯一的關鍵是 ─ 沒有人偷吃步多撈魚。

如果別人多撈魚怎麼辦?不怎麼辦,就是老實人吃虧。乖乖照限額捕魚的人漁獲少,超額捕魚的人漁獲多。反正最後漁源枯竭的時候大家都沒魚吃。所以在這種心理狀態下,大家都會竭盡所能的捕魚 ─ 希望自己不要當那個最笨最吃虧的傢伙。

哥本哈根會議和這種狀況有點雷同。全球暖化是所有國家都會面對的難題。但是造成目前問題的根源遠從西方富國工業革命以來就已經展開。當他們消費環境累積國力以後,卻要求全世界共同承擔責任,開發中國家當然不樂意。眾矢之的的中國,目前和美國雙雙高居污染排行榜首席,自然有藉口不願意為了背負共同責任而犧牲自己增強國力的機會。至於除了巴西、印度以外,發言權不大的其餘開發中國家,當然就更沒有力量去左右議程或是會議結果,只能被動的接受或抗拒強權定義出的虛偽的結論。

讓我想到以前這篇:全球暖化 – 有錢人開車吹冷氣,窮人買單?

搶先犧牲環境來增強國力的國家,就可以定義遊戲規則讓全世界和你依起分攤造下的苦果。美國退出京都議定書也是顯著的例子。和捕魚場理論雷同的是,誰老實的照著規矩辦事誰吃虧。溫室氣體排放依然是必須要解決的難題。但是國際政治卻讓問題不可能根治。可預見的未來裡,各個國家依然會持續規範排碳,但是必定堅拒任何國際間具有強制力的約定與懲罰。

這本來就是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但是現實如此,我們既然無力改變環境,也只能在這種遊戲規則下生存。

我看大陸的國學熱

上一篇才剛說到孔子不會為了胡搞瞎搞的孔子熱潮而高興,不過近來大陸越來越多人接觸儒學是事實。或許可以順便聊一下我的看法。

我個人以為,大陸正在發生的國學熱和孔熱,只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的必然,而且是遠從清末就埋下的伏筆。清朝自從鴉片戰爭以降,對外屢戰而屢敗,晚近中國的百年外交史黑暗無比。時人很能夠理解他們遭逢巨大的挑戰,但是傳統的學術沒有辦法為他們解決問題開創新局。當時知識份子所謂「千古未有之變局」是也。

當時許多學人將中國的積弱不振歸咎於儒學無法有效提供出路。當然傳統儒學在當時也面臨許多困境,而且兩千年來許多經典被過度解讀,也造成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除舊佈新本來是學術上的正常節奏,卻因為國勢衰弱與亡國之憂的巨大壓迫使知識份子採取的手段既激進又強烈。其中可以康有為為代表。康有為說過極具代表性的名言:

「守舊不可,必當變法;緩變不可,必當速變;小變不可,必當全變。」

以及

「能變則存,不變則亡。全變則強,小變仍亡。」

換句話說,當時的知識份子的憂急程度比熱鍋上的螞蟻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大家咸認問題禍根出在傳統學術之後,全面性地打倒清理便成為不可避免的趨向。於是從康有為的《新學偽經考》等著作傳世以來,波瀾越演越烈,進一步激盪出五四運動,較溫和的將傳統學術貶居下位,最後被刺激演化而為驚心動魄的文化大革命。十年烽火之後,中國文化不復存於故土,身懷傳統文化素養的人,或遭殺害、或遭迫害,或不得不委曲求全以保首領,終身不敢再言風骨氣節。因此余英時才有「為什麼非要那塊土地才叫中國?那塊土地上反而沒有中國!」之嘆。

在中國大陸國力日盛的今天,在失去文化的根以後,大陸沒有任何可以充實內在的事物與思想。隨著物質力量逐漸進步以後,重尋文化根源是勢必會經過的路途。否則沒有任何中心思想與文化,要用什麼方式或態度來面對世界?又如何能取得自己的定位?從這個角度看來,重新探尋自己文化的根源,了解認識孔子與儒學思想,只不過是歷史的長河中,必然會出現的小浪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