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不會因為 click fraud 而殞落

最近,越來越多人在討論關於 Google 上面充斥著 spam 搜尋結果、導致搜尋品質下降的問題,也有人開始重新提出 click fraud 困擾 Google 的事實。許多人開始臆測,到底哪一點能夠讓貌似無敵的 Almighty Google 漸漸日薄西山。

讓我想到四年多前寫的這篇。當時我對 Eric Schmidt 不滿,因為他顯然沒有解決 Google 廣告核心事業的關鍵問題: click fraud 與公正第三者的問題。我們當然可以理解,Google 有十分充足的誘因不導入公正第三者。因為:

  • Google 有十分充足的誘因不導入公正第三者。一來可以不用回吐 click fraud 的獲利,二來可以不用和其他人分享關鍵的搜尋和點擊資訊。
  • 既然 Google 不願意建立這種機制,而市場其他公司也沒有任何分量來改變現況。於是造就了這個很大、但是先天性注定不完美的市場。

但是這無礙於 Google 的商業利益,因為:

  1. 雖然市場被打造的不完美,但是市場實在太大。
  2. 這個不完美又很大的市場當中,Google 是唯一有意義的 player。名符其實的 Monopoly。
  3. 新的競爭者無從進入,進入的障礙和門檻被拉的太高。

換句話說,即使這個市場有著缺陷,Google 也絲毫無礙。因此我也不認為這會導致 Google 的殞落。

與其說是 click fraud 或是 bad search results,我會相信是客觀環境導致 Google 優勢不再。並不是線上廣告市場出現 Google 解決不了的問題、或是有其他公司做的比 Google 更好。而是因為將來某天市場的基本條件改變、讓搜尋變得不再那麼重要。這個現象其實已經在漸漸出現:線上的流量越來越多是從 twitter 或是 facebook 送出的,而不再是 Google。Google 在 search 的優勢就好比 facebook 在社群的優勢一樣。一樣是同行無法挑戰的巨無霸,門檻高的無與倫比,競爭優勢都可以不斷延續 – 一直延續到 paradigm shift 的那時候。

一樣的現象,我們也在 IBM、微軟、以及許多其他公司上看到過。 1996 年的 win95 難道很好用嗎?發行了照三餐當機的產品,卻是微軟如日中天的時刻。現在的 win7 和當年的 win95 相去何止倍蓰,但是微軟的影響力卻大不如前了。並不是微軟的作業系統做的不好,而是市場的客觀環境改變了,讓作業系統不再那麼重要。

The same thing is now happening with Google, and will happen later on Facebook.

另一個最佳化網站的工具 – Google Page Speed

以前,唯一能拿來最佳化 (或者,優化) 網頁速度、網站設定的工具,就只有 YSlow。在 YSlow 出現以前,更只有 IBM 的 Page Detailer 可以用。正因為 IBM Page Detailer 不太 active,對於衡量網頁瀏覽速度又不夠理想,當初 Yahoo 才會開發 YSlow。

YSlow問世以後,加上 Yahoo 研究並公佈的一些網站製作最佳化準則,外界才有可以依循的標準,也才有量化指標可以衡量一個網頁的速度。YSlow 被公佈之後,整個網路世界都不一樣了。尤其是對前端製作的 web developer 更是如此。

不過YSlow 作者 Steve Souders 在 2008 年被 Google 挖角了。跳槽以後, 大家都等著在瞧兩件事情:

  1. YSlow 會不會維持以往的 active?
  2. Steve Souders 進 Google 以後,會不會繼續做類似的產品?

顯然兩個答案都是 yes。YSlow 仍然持續在演進,而很多人都注意到,Google 現在也公佈了他們類似 YSlow 的新工具:Google Page Speed

乍看之下,Google Page Speed 和 YSlow 實在是很像的東西。都一樣是 firebug 的 plugin,甚至連介面都和前一版的 YSlow 非常雷同。而 Google Page Speed 的最佳化規範,雖然撰寫格式和 YSlow 準則不一樣,但是如果你仔細看,其實背後的精神和理論基礎都是一致的。

不過,即使是很類似的工具,還是有若干不同之處。新推出的 Google Page Speed 也有勝出的地方,例如:

  1. Page Speed 比 YSlow 檢查的更嚴格,項目更多更挑剔
  2. Page Speed 針對 CSS 的各種 performance issue 跑的更仔細,而且會直接列出可以修正的地方
  3. 雖然 YSlow 也有提供 SmushIt 來 optimize 圖片檔,但是還是背後傳到 server 上再讓你下載。相比之下, Page Speed 直接在 plugin 內就把 optimize 過的圖片給你,用起來比較方便。
  4. 有趣的是,若干 YUI CSS 的內容被 Google Page Speed 拿出來挑毛病了 XDDD
  5. 不過,YSlow 的介面還是比較好看 XDDD

當然,Google Page Speed 不可能是為了「不甘寂寞」而做出來打 YSlow 的工具,很顯然是他們需要比 YSlow 更多的項目來自動化檢驗網頁內容,就如同當年 Yahoo 不使用 IBM Page Detailer 一樣。

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等到 chrome 的 extension 機制成熟以後,Google Page Speed 是否會移植到 chrome 上?還是會 chrome 跟 firefox 雙棲? 這想必是 Steve Souders之後要頗費神的事情了。

Amazon 再推 Elastic MapRedue

以後不用自己再建 MapReduce cluster 了…

自從 Google 2004 年發表 MapReduce 的 paper 以後,世界上各個 MapReduce 的 project 就層出不窮。Hadoop、Disco… 多如繁星不勝枚舉,彷彿 Cloud computing 這個喊的震天價響的名詞少了MapReduce 就不叫 cloud 了。

Amazon 相當以 cloud computing 的先驅自豪,從早期最受歡迎的 S3、EC2,到後來的 SQS、SimpleDB、EBS 都相當實用。現在 Amazon 更把 MapReduce framework 搬上來了。不過可能動作太快,他的 Getting Started Guide 根本連結都還沒好… -_-

Pricing 的部份,因為它必須在 EC2 上整合,所以 cost 是計算 EC2 的 instance cost 加上 MapReduce 的 cost。划不划算?可能就要自己打打算盤了。

創投都到墳墓堆去了嗎?Where have all the VCs gone?

農曆新春期間,看到 1/28 公布最新一期 (2008 第四季) 的矽谷創投信心指數,突然忍不住想到這個借自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的標題。從這期公佈的數字可以看出,矽谷創投的信心指數,從 2007 年 Q1 創下三年來高點之後節節下滑。一季一季的溜滑梯,到 2008 Q4 已經創下五年來的最低點了。

忍不住想到 2009 年初,BusinessWeek 的封面故事,”What’s Wrong With Silicon Valley“。文章引述重量級人士如 Andy Grove 等人的評論,認為這年頭矽谷的創業家和創投太過重視短期獲利、以及所謂的「出場策略」,以致缺乏野心和壯大的決心。Andy Grove 說的好,

What really infuriates him is the concept of the “exit strategy.” That’s when leaders of startup companies make plans to sell out to the highest bidder rather than trying to build important companies over a long period. “Intel never had an exit strategy,” he tells me. “These days, people cobble something together. No capital. No technology. They measure eyeballs and sell advertising. Then they get rid of it. You can’t build an empire out of this kind of concoction. You don’t even try.”

嚐試翻成中文的話就是:

最讓他不爽的就是所謂「出場策略」的概念。這種時候新創公司的領導者寧可快速的把公司賣給短時間內出價最高的人,而不是嚐試建立一個長期來說重量級的公司。「Intel 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出場策略,」他這樣跟我說。「現在人們只是把一堆東西拼裝起來。沒有資金、沒有技術。他們只衡量眼球數和廣告銷售量。然後他們就把這玩意兒賣掉了。你根本沒辦法從這種拼裝產物上建造一個企業王國,甚至連試都不肯試。」

對 Andy Grove 的評論,我只能說我不能同意的更多。很多對所謂「web 2.0」公司的批評也建立在類似的觀點之上。而且他們或許還批評的不夠深刻。不過,不只在新創公司出現這種問題,相同的問題也出現在創投產業。

曾經在 startup 滿天飛的時候,創投被大眾視為有神祕魔法的巫師,彷彿他們口袋裝滿了錢,妳只要帶著好的企劃書去找他們,成功拿到錢 (以及巫師的祝福) 的話,從此就飛黃騰達。大家不一定理解的是,創投其實和台灣的蛋塔店一樣,也是一窩蜂的。

剛開始,第一個開蛋塔店的人很賺錢。有一批第二輪的人,看到了很羨慕,也開了間蛋塔店想分杯羹。另外一些第三批的人,一樣很羨慕,但是手上沒有足夠充裕的資金,或是沒辦法搶佔比較容易賺錢的店面。簡單說就是第三批人如果開店一定沒前兩批人好賺。所以他們只能在景氣好的時候,融資 / 營運成本低廉的時候,也來開蛋塔店,賺的比較少也無所謂,希望人家吃肉他喝湯。說不定運氣好還可以發達?於是,同樣的想法之下,還有第四批、第五批…

但是都在景氣好的時候。

當景氣反轉直下 (或者,在這個例子來說,蛋塔熱潮退燒的時候),猜猜哪些店還可以繼續營業下去?

年頭好的時候,願意跳出來創業的人多,市場上流動資金充足,融資成本低廉,因此能夠募到夠多錢成立創投的人也多 。相對的,景氣差的時候,市場上流動資金少,融資成本高昂,因此創投的資金也就少了許多。2000 年的時候,網路公司泡沫化,創投資金也呈現乾涸狀態。 這次也不例外。

就像蛋塔熱的時候,大家紛紛開蛋塔店一樣,景氣好的時候,也會有許多新的創投資金出來搶飯碗。湊熱鬧的創投,就跟湊熱鬧的新公司、新蛋塔店一樣,多半擋不住景氣的反轉。也難怪這次公布 2008 Q4 的信心指數如此低迷了。

不過這對認真經營的創投家以及創業家來說不見得是壞事。諸如蘋果、微軟… 許多偉大的公司都是在艱困的景氣中誕生的。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當漲潮的時候,所有的船都跟著浮起來。這種時候才是創投跟創業家真正價值展現出來的時候。搶佔先機的人,或許才有機會在下波浪起的時候,迎風前行。

願以此和公司同事,以及一樣走在創業路上的先進與同業們共勉。

Amazon SimpleDB 支援 SELECT 語法了

SimpleDB 的門檻又再降低了一些。

Amazon 今天公佈,SimpleDB 的 query,現在正式支援類似 SQL 的 SELECT 語法了。詳細的用法可以參考 Developer Guide 的文件。老實說,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巨大的影響,不過對於原本熟稔 MySQL / pgSQL 而卻步於類似 SimpleDB 或是 BigTable 之類的人,可能會降低一些他們轉換的心理負擔。

講了 Amazon webservices 這麼久 (一狗票 post 呢),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到底國內 web developer or Architect 用的人多不多。不過我敢很肯定的說,如果你們公司在網際網路業裡面,而沒有很好的理由不使用任何 Amazon webservices 的話….

You should probably fire your C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