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法院將了 YouTube 一軍 XD

上次才說到,巴西法院把 YouTube ban 掉的事情 (在這裡有後續發展),這次就換土耳其法院出招了 XD

剛剛在 slashdot 看到,如果要在土耳其看 YouTube,會看到這個畫面:

在土耳其要看 YouTube 會出現的畫面

雖然不太確定原因,不過據說是因為 YouTube 上面被希臘人上傳了一個關於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影片。不知道土耳其官方有沒有採取了什麼步驟,不過 slashdot 是說土耳其法院下令國營的 ISP 把 YouTube 的連線全部轉到這個劃面來。

看圖片內容,也看的到是伊斯坦堡的 First Criminal Peace Court 在 2007/03/06 決議的命令。不過,好像沒有比較受到矚目的其他消息來源?也沒有更清楚的說明。

看來,大家還是比較喜歡色羶腥的新聞,像巴西搞個水中 A 片被傳上 YouTube,這樣被 ban 才比較有看頭啊….

Source: Turkey Censors YouTube

Update: There’s a link here that tells the story.

沒想到大家對中正紀念堂這麼感興趣…

昨天寫的那篇,現在看來是個大錯誤啊。主軸完全被模糊掉了。我想說的是當代知識份子的麻木不仁,但是大家念念在茲的仍然是中正紀念堂可不可拆、蔣介石的功過、228 的真相有沒有被還原哪。(奇怪,我那篇文章有提到 228 嗎? @_@)

回應裡面我也說過,我對蔣介石沒有什麼情感,我出生的時候他也死好幾年了。就連他兒子死的時候我也不住在國內。我不在中正紀念堂附近作生意,這個東西拆不拆,關我屁事?不過,我也不是 228 遺族或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對蔣介石,我也沒什麼特別不滿的地方。

簡單說來,中正紀念堂根本無關宏旨。只是看到社會完全失焦的現象,實在忍不住提醒一下,台灣社會已經失焦十幾年了,為什麼還要這樣沉迷不醒?我不太懂。看來是我的寫作技巧太差,或是讀者的執念太重。大家都只著眼在百慕達、中正紀念堂的綠葉,對於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這朵真正的紅花似乎就看不到了 …。

還是,末日衰象本來就是這樣呢?

吳哥窟要被玩垮了?從巴肯山 (Phnom Bakheng) 再看古蹟的保護

吳哥窟快被玩垮了

今天看了中國時報一篇報導,是篇外電。大體是在說,吳哥窟湧入的觀光客過多,遠超過古蹟所能夠承受的水準,其中又以巴肯寺被破壞的最為嚴重。而且觀光業對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雖有改善,但是幅度有限。真正受益的多半是外國投資人/商人。雖然之前寫過在達松將軍寺的心得,但是既然新聞有報導,剛好又準備寫巴肯山,就想順便來寫一篇。

我只能說,我幾乎完全同意報導關於吳哥窟的狀況。賺錢的是 SOKHA hotel,破壞古蹟的是觀光客,盜賣古蹟的可能是當地人,吳哥窟還撐的了多久?更何況觀光客就直接在古蹟上踩來踩去東摸西摸呢。

倒斃路旁的石獅

這是在爬巴肯寺階梯的時候,發現倒在路旁的石獅。這隻石獅為什麼會倒斃在路邊?是誰把牠的腳砍了的?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很沒水準的老外觀光客

不然看看這張吧。巴肯寺頂,女神像的身體上被刻劃了戀人的誓言。xxx LOVE xxx,這樣子刻在吳哥古蹟上會比較刻骨銘心嗎?=_= 我是不知道啦… 我知道的是,觀光客氾濫就算了,沒有人數管制不是觀光客的錯;但是如果到了古蹟還這麼不知道愛惜,那不管世界上有幾個世界文化遺產都是沒有用的啦…

吳哥窟之旅的第三天 – 巴肯山 (Phnom Bakheng) 的日落

離開吳哥寺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急急忙忙的往巴肯山走,希望能夠看到傳說中美麗的巴肯山夕陽。

巴肯山其實並不高,大約只有 67 公尺而已。但是因為附近屬於平原地形,相對的巴肯山這個小丘陵就成為最高點了,也是觀光客登高環視吳哥遺跡群的好地方。當年是 Yasovarman 一世決定遷都來此。如果碑文記載可靠的話,那麼巴肯寺建廟時間在西元 907 年,比吳哥寺的建造還早了接近兩百年。

走的頗快的大象

我們接近巴肯山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顆大樹下面,綁著一隻大象,讓觀光客可以騎著大象繞樹一圈。雖然現在大象載著客人慢慢走,可是等到天黑要下班的時候,跑的可快的呢 =_=

我們沿著黃土路緩慢爬坡上山。山頂距離不很遠,但是由於都是塵土路,大家都覺得風塵僕僕。路上觀光客絡繹不絕,一條大長龍都往山頂走,所以要走錯路基本上是不容易的。好容易走到了山頂,巴肯寺終於在望的時候,卻被嚇到了 =_=

觀光客像是攻城一樣 @_@

… 大家是在攻城嗎?… 為了要看夕陽,我們也只好拖著疲憊的身軀往上走了…

IMG_2973

好在夕陽的美景確實不差,也不枉了我們走這麼一遭。不過我們環目四望,卻沒有看到吳哥寺在夕陽光輝下的身影。也許是我們被人群遮住了沒看到好角度吧?

當年 Yasovarman 一世建造巴肯寺之時,看到的夕陽想必也是這般景色。恰好一千一百年後的現在,我們看到的夕陽仍然十分美麗。但是底下的國度,卻是花開花落,由叢林變昌盛,再由繁華變成廢墟,更在廿世紀末上演了一場人間悲劇。當年在巴肯寺之後興建的許多寺廟,今日都只剩下傾頹的遺跡。以前的吳哥人,追求的是不朽嗎?他們達到不朽了嗎?

中正紀念堂改名之我思 – 當代知識份子的墮落

在我開始以前,讓我先請大家猜個謎好了。

你知道世界上現在 GDP 最高的國家是哪一個嗎?
美國?日本?瑞典?還是德國?

都不是。是百慕達。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以為百慕達三角洲只會掉飛機呢?但是現在世界上 GDP 最高的國家,就是百慕達。根據美國中情局的資料,2004 年的百慕達 GDP 已經多達 $69900 美元。而根據這邊引述世界銀行的資料,2005 年百慕達的 GDP 更是達到 $76403 美元。這段時間內,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公佈的資料,台灣在 2004 和 2005 年的 GDP 分別是 $14271 美元和 $15291 美元。

我們賺的錢只有不到人家的 1/4 呢。喔,對了,百慕達只有 53 平方公里大,論面積,台灣是他的六百倍。他的天然資源比台灣更少,但是卻能創造遠比台灣優越的財富。

前言說完了,那麼來聊正題吧。

自由評論 - 獨裁之牆

這是昨天在自由時報看到的評論,想了一想好像實在該出來寫點東西。看到這些文字,我有點意外、有點錯愕,也有點難過。自由時報,到 2006 都還是閱報率第一的報紙。可是寫出來的評論,在我的角度看來,好像只有恨。

濃濃的、化解不開的恨意。不碎屍萬段挫骨揚灰不足以洩憤。於是先要拆除兩蔣銅像、繼是要中正機場改名,然後是中華郵政 / 中國石油改成台灣郵政、台灣石油,現在則是中正紀念堂要改名並且拆除圍牆了。那麼,接下來呢?要不要把他的後人趕出台灣呢?

事實是,蔣中正已經死了。他的是非功過,將來自有史家品評。如果對他不爽,極度痛恨他的所作所為,那麼大可以下筆為文、著書立說闡述一番。改名的意義在哪裡?拆除圍牆的意義又在哪裡?我看不到。

事實是,中正紀念堂已經是觀光客來台北的大景點之一了。許多外國朋友來到台北,除了故宮和小吃以外,通常也都會詢問中正紀念堂的交通方式、遊園路線。即使蔣中正罪大惡極,那麼留著中正紀念堂也無礙史官撥亂反正,甚至更能當作當年威權統治的罪證。貿然改名,只是徒自讓台北市少了吸引觀光客的賣點,讓鄰近商家和小販生意直線下落而已。

看看這幾年國內的發展,從一連串的拆除銅像開始,到教育部的教材去中國化改編,和國中國小的鄉土教育強調本土化,再到中正機場改名、國營事業改名,和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改名… 這怎麼越看越讓我想起共產黨的紅衛兵?當年中共文化大革命,打倒孔家店、推翻帝王專制圖騰的種種作為,不就是現在這樣嗎?

現在:看到「中正」的東西,就是罪惡淵藪,打掉。
紅衛兵:看到孔廟,就是害中國墮落的元兇,打掉。

很像吧?都是那麼急切、強烈的想要擺脫巨大的陰影,濃烈化解不開的恨意,還有無處宣洩的鬱悶。在我看來,這就好比有人殺了你兒子,你巴不得要兇手償命。於是你把他抓來,千刀萬剮之後,給了他最後一擊,終於了結了他的生命。然後呢?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你是為了復仇而活的嗎?那麼殺了他以後,你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那麼,這和百慕達、知識份子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

看看百慕達吧。人家一個小島國家,周圍都是海洋,卻能憑藉著優良的金融制度和法律,建構成為境外金融中心。地方只有華盛頓特區的 1/3 大小,台灣的 1/600 大,但是 GDP 接近美國的兩倍,台灣的四倍不只。

世界不會因為你忙著做仇恨鬥爭就停下來等你。這個世界上,少了你一個台灣,還有很多國家等著起來取而代之。百慕達也是。如果今天他政府改弦更張,決定來個政策大轉彎,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可以參考萬那杜的下場。萬那杜本來也是經營類似型態的金融中心,可是在政府宣佈要求境內所有銀行在當地開設永久地址的辦公室、加上至少聘用一位全職員工以後,銀行數目從 37 家銳減為 7 家。

事實是,如果你不夠爭氣,世界不缺乏可以取代你的國家。萬那杜如此,百慕達、台灣亦如是。

那麼,這幾年台灣做了些什麼?除了無止境的仇恨鬥爭以外,還有什麼事情在發生?我們的願景和應許之地在哪裡?我們的國民生產毛額為什麼在民國 85 年以後就停滯不前?

講的更白一點,台灣的知識份子都在做什麼?受過教育的人如你我,每日兢兢業業忙忙碌碌,做了些什麼事情、到底有什麼樣的貢獻?為什麼沒有改變這一切的發生?為什麼沒有有傲骨的讀書人站出來力挽狂瀾?為什麼我們坐看社會空轉卻麻木不仁?

古代的士族,是社會價值、倫理道德的維護者。如果知識份子都不能夠奮起振興時弊,那麼必定會出現如同五代十國一般的黑暗時代。將來的史家,在論斷這個時代的時候,除了針砭無知無恥的政客以外,所有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也難逃「自掃門前雪」的罪責。

中正紀念堂改名的表面,是政客的炒作和族群的操弄。真正內在的涵義,是當代知識份子的墮落,與道德倫理的喪失。雖然我明明知道,末世衰象時,這種光怪陸離本來就應該層出不窮,但是如果連真話都說不出來,那麼我肚子裡的書恐怕也是白讀了。只希望,接下來十年之後,不會真的出現如古代賈似道時典官賣爵的樣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