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are 準備 IPO 了

在 Engineer 以外的世界,知道 VMware 是什麼的人恐怕不多。不過,就在 VMWare 被 EMC 買走三年後的現在,VMware 也準備要 IPO 了。EMC 準備釋出大約 10% 的 VMware 股份,藉由 VMware 的價值來宣示 EMC 股價被低估。

2004 年的時候,EMC 花了 $635M 買下 VMware。而光是 2006 年,VMware 就已經為 EMC 賺進了 $704M,預估今年 VMware 會賺上 $1.2B。

看起來,EMC 還真是做了一筆好生意啊… 照這種市場價值估算起來,現在 VMware 的市值恐怕已經超過 $10 billion 了…

新聞不會報導的東西 – 製藥產業的未來

drug

反對專利的人永遠會說,專利是阻礙人類進步的絆腳石。主張保有專利制度的人也會說,專利可以保障創新和發明的動力。而最常被舉出的例子就是製藥產業。製藥產業是很特別的行業,他們產品研發期間相當長,財務風險也很高,但是做出一個成功的熱門藥品,可以養二十個研發失敗的研究案。如果沒有專利權可以保障藥廠將來的回收,那麼沒有一家藥廠願意投入大量的金錢和人力來研發新藥,受害的只會是全體人類。

去年年底發生了一件大事,泰國宣佈他們將要 “overrule” 默克對 Efavirenz 的專利權。他們轉而採用另一個國產的類似藥物,價格只需要默克的一半。雖然泰國有簽署 TRIPS (TRIPS 是什麼?可以看這裡 wikipedia 的說明),承諾保障藥品專利的智慧財產權,但是 TRIPS 也有強迫授權的條款來保障簽署國的權利。而泰國宣稱他們適用於強迫授權的條文,認為他們有權利 overrule 藥廠的專利採用類似藥物治療病患。

強迫授權的條款,一般限定是在國家遇到緊急情況、與藥廠談判曠日費時無法等待的時候,才能適用於強迫授權,採用類似藥物治療。(大概是比方 SARS、禽流感、遭受生化武器攻擊的情形)

而就在泰國宣布這項措施之後,現在巴西、印度、馬來西亞、肯亞也跟著有樣學樣,開始抱怨藥價太貴。連鎖效應,一觸即發。

現在問題來了。巴西、泰國畢竟不像盧安達、烏干達一樣,人民和政府都窮的買不起藥。對於這些地區,藥廠多半都只是象徵性的收費、甚至免費贈與來博取慈善的美名。反正對方付不起錢嘛。但是這次起鬨的泰國、巴西、馬來西亞等國家,顯然情況大不相同。照這種方向演變下去,恐怕會變成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 只要國家臉皮厚一點,就可以凹到比較優惠的藥品來造福國內患者。

但是此風若長,還會有投資人願意投資在製藥公司嗎?藥廠還會願意投入預算研發新藥嗎?照顧了今天的病患,明天的患者怎麼辦?

我實在很喜歡這種台灣媒體不會報導、社會大眾沒有興趣,但是對未來可能有巨大影響的新聞。

Source: Pharmaceuticals – A gathering storm

zooomr 果然還是一整個不會賺錢…

週末的時候看到 DK 在講到 zooomr 改版,一定要順便罵一下的。zooomr 自從 Mark III release 以後,三不五時停機維修一下,而且老頭也屢屢跟我 complain,原本的 zooomr 唯一大量上傳工具 jUploadr 不能用了!

詳細狀態可以看這裡 jUploadr 作者的說明,以及後來這裏 zooomr ‘CEO’ Thomas Hawk 說的「等到我們達到 100% 穩定狀態以前,我們不會 release jUploadr 的 API key」。這種說法當然就在隔天被 jUploadr 的作者打槍了:「希望 zooomr 不用等到一年才能證明自己 100% 穩定。我不知道任何一個網站在一年的期間還可以保持 100% uptime 的…」

難怪 zooomr 這次改版以後可以宣稱讓所有人不限空間、完全免費。反正只要不開放大量上傳工具,使用者也只是看的到吃不到而已。不過話說回來,先不管 scalability 能不能挺的住,一個做 photo sharing 的網站,居然連個大量上傳工具都不敢開放,這簡直是在搞笑嘛…

心有戚戚焉

今天才有空看了六先生說的「加入小公司」一文,或許是近來我看六先生文章最有認同感的文章了。在這死氣沉沉的島上,見到這種局面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有勇氣踏出去、或是願意花時間寫出心情來的人畢竟不多。

我想這篇文章,也完全可以解釋為什麼我想從前公司走出來自己創業的心情。不用被卡東卡西的制度綁死,也不用什麼都講究政治正確,更不用等待言不及義的空泛 innovation 口號。想要的東西,我可以自己做,想催生的網路變化,我自己來主導。成功或是失敗,我可以自己扛。

機會,不用等人給。你自己可以創造機會。

這才是當年決定和網路沾上邊的熱血。很高興在大公司待過之後的今天,這股熱血仍然沒有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