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king again…

19 hours from now and I’ll be on the plane to LA.

上次到加州也是超過十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現在的加州看起來是什麼樣子?這次的行程又會有些什麼收穫、看到些什麼樣的人或事?在 DEMO 會場又會碰到些什麼精采的團隊?有些什麼樣的投資人?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我期待著。

這次打包,最難的就是挑選旅行書。這陣子書著實買的不少,可是怎麼揀選隨行的兩三本卻讓我傷透腦筋。有些書太深奧,不適合在旅途中花太多腦力深思;有的書內容太少,我怕撐不到旅途結束。而有些書我不喜歡別人知道我愛看,更不適合在飛機上閱讀。

今晚猶豫再三,最後選了三本書隨我上路。希望旅途當中若有閒暇時候,這三本書可以陪我在異鄉享受閱讀之樂。

And darling, this is my first flight without you. I’ll miss you. I already do.
I won’t be long. And I’ll be back, stronger.

Now it’s time to say good night. To all of you. And have a happy new year.

話說 Yahoo! 奇摩生活+ 的 API…

話說 YDN 台灣版浩浩蕩蕩的 launch 了,台灣這邊也相對應推出了生活+ 的 api 來打頭陣。可是除了上次 YDN 研討會上 tempo 學長開砲的一天兩千次 request 實在太少以外,還有個小問題。如果點下去「生活+ Beta v0.1」,進去看 API 詳細資訊的時候…

如果點下第一頁看到的前兩個 link,想看看 API server 的話…

Yahoo!奇摩生活+ Open API_1200727371609

迎接我們的就是 404 error @_@

Yahoo! - 404 Not Found_1200727389515

George Soros on the Market Crisis

大師說話了。正所謂喊水會結凍,不管信不信他的言論,整個市場都得瞧瞧大師說些什麼。索羅斯在金融時報寫了一篇評論,談的是最近的熱門話題 – Market Crisis。看來運用的仍然是他核心的 reflextivity 理論建構出的 boom-bust cycle,來解讀現在的市場狀況,以及信用市場不可避免逐漸緊縮的問題。

The danger is that the resulting political tensions, including US protectionism, may disrupt the global economy and plunge the world into recession or worse.

大家的看法看來都差不多。只看看效應什麼時候逐漸展開,又會發酵到什麼程度了…

不過我倒是突然想到,這陣子馬英九謝長廷都狂拋經濟利多議題,每個人都想表現的好像自己選上以後台灣人每個都會口袋麥克麥克一樣。問題是我們接下來幾年面對的世界經濟局勢如此險峻,他們喊震天價響的口號到底有多少效果,可實在讓我不太有信心。但是我對歷任行政院長喊的口號倒是信心十足 – 絕對不可能實現。從連戰的「台灣競爭力 Top 5」 以來,張俊雄的 「Taiwan Double」、蘇貞昌的「大溫暖」,拋棄式的口號用過即丟,過往紀錄輝煌無比。我想這次由總統候選人喊口號,大概也是差不多吧。

Thanks to stealth for the link 😉

為什麼開瓦斯自殺?

治標和治本,大家都知道治本比較重要。但是就好像庸醫容易誤把症狀當病因,大眾也容易只看事情的表象而不追根究底。

治安不好,有人會說:「警察都偷懶,不抓壞人,只騷擾我們這些良民。」也有人會說:「亂世就是要用重典。現在很少判死刑,大家都不怕了。要多槍斃一些壞人他們才會知道警惕!」

這些話可能都沒錯。但是這些事情已經是枝微末節了。警察不抓壞人、或是壞人不知收斂太囂張,背後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有這麼多壞人?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願意做壞事?是不是:

  • 傳統道德逐漸消逝的同時,社會沒有新的類似信仰或是道德觀念取而代之,導致教化不行世風敗壞?
  • 或者是這年頭大家都只重視賺錢,覺得有錢就是高尚沒錢就是下賤,所以不管偷拐搶騙反正我就是要錢?
  • 還是因為景氣太差實在活不下去,除了上梁山當綠林盜匪以外根本走頭無路?

諸如此類,才是治安不好的時候,應該問的問題吧?

今天瞄到幾眼新聞,剛好看到有記者在問一個企圖開瓦斯自殺被救的人。當對方被放在擔架上抬著走的時候,記者上前第一句話就問:「為什麼要開瓦斯自殺呢?」接著發現當事人沒有回應,馬上連珠砲追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開心?」「有什麼沒有辦法解決的嗎?」

當然記者腦殘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但是看到這些問題,還是忍不住吐血啊。

記者需要交差,跑新聞需要一些材料可以報導。迫於壓力問一些既唐突又失禮外加沒智商的問題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可以理解並不代表可以被接受。這種問題不只於情有虧,而且又沒有實際助益。就算當事人回答了,這些資訊對社會大眾有什麼幫助?

就算學校沒有教你怎麼問問題,這個自己學應該也不是多難的事情吧。問正確而直入核心的問題,也是身為媒體的責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