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的香榭咖啡

香榭

今天,又去了一次香榭。但是,寫香榭的 blog,這還是第一次。香榭的地方不好找,藏在隱密的巷子裡面。每次帶初次到訪的朋友去,都要費一番功夫說明。建議如果有人要自己去,可以看這裡的名片翻拍,看一下交通資訊或是打電話問店家怎麼到。

IMG_0206

這是店內的一樓桌椅擺設,溫暖而明亮的空間。今晚客人不少,不過並不喧嘩吵雜。

I love you

長椅上,還有著體貼窩心的小抱枕呢。

IMG_0211

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在香榭喝熱飲。不過桂圓紅棗茶不錯喝,滿適合這種乍暖還寒時候飲用。突然覺得,有時候,一段時間沒到訪的店家,感覺會像是一段時間沒去看過的朋友一樣,有點溫馨懷舊的感受…

庵野秀明到底有多會騙錢?

上次在「沒有無名的日子、無名小站當機怎麼辦?精采的 mv 影片」一文中,提到該 mv 完全抓住了庵野秀明的精髓,騙錢伎倆都用上了。之後有朋友問我,庵野秀明是何許人也?他到底是怎麼騙錢的?我不是動慢迷,對庵野秀明瞭解也不深,所以不太知道怎麼解釋。但是如果你看了下面這個古早以前流傳的影片,那你就會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XD

A picture’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影片當然會比照片更有力囉。一樣,請記得開喇叭或是接耳機 XD

吳哥窟的塔普倫寺 (Ta Prohm) – Part 1

招牌

離開了女皇宮,我們下一站往塔普倫寺前進。塔普倫寺是 Jayavarman 七世為了紀念母親所建的寺廟。據說,當年它是一所擁有高僧、祭司,舞女,具有廟宇和修院雙重功用的神殿。今天的塔普倫寺,是一個特色十足的神廟。充滿著參天的古樹,霸道無比氣勢雄渾的巨根,和建築物完全糾結在一起,再也分不開,是塔普倫寺的特殊景色。當年法國人據說就因為樹根盤根錯節的太嚴重,決定放棄整修,只稍加修葺讓他保持原貌。於是形成今日的塔普倫寺 – 被巨大樹根盤踞的神廟。後來,更因為古墓奇兵一片,讓這座神廟聲名大噪。

塔普倫寺的門口

這是塔普倫寺的門口。屋頂的石塊搖搖欲墜,彷彿稍微踢牆柱一下屋頂就會塌陷一般。捏一把冷汗之餘,又不禁在想:到底有沒有觀光客在參訪吳哥窟的時候,被石塊砸死的啊?

奇樹處處的塔普倫寺

這棵樹,不知道怎麼長的,長到牆上去了。樹根強而有力的沿著牆壁攀延往下,直到地面。在塔普倫寺內,類似這種奇樹怪木隨處可見,蔚為奇觀。

… to be continued in part2

在台灣收取美國轉寄的郵件 (Mail Forwarding)

當然不是收 email 的轉寄,如果是 email 當然就簡單了。

最近在 survey 一些「在幾個月到一年的期間內,讓我在台灣自由收取寄到美國地址的信件」的辦法。(聽起來好繞口啊) 除了凹親友當人頭以外 (worst case scenario),我找了一些現成的 solution,不過定價跟服務似乎都大不相同。

找來的有諸如:

各種方案看的我眼花撩亂。不知道有沒有人有經驗,可以提點一下注意事項或是陷阱地雷之類的?也許我應該去找個比較表之類的才是。

[Update] 今天收到一封信,是 Bongo 的人寄來的,希望我把他們公司也列到這個列表去。看了一下它們的服務,發現確實滿貼切的,就加到列表去吧 😉

孔子的爸爸姓什麼?為什麼孔子的父親不姓孔?

今天看到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完全解答了小時候讀書時想到的疑惑。

從論語裡面我們知道,孔子的兒子叫孔鯉。後來三國時代,孔子有個很有名的後代,就是孔融讓梨的孔融。他們都和孔子一樣姓孔。可是論語裡面也說,「鄹,孔子父叔梁紇所治邑。」孔子的爸爸,記載上是寫「叔梁紇」。為什麼他不姓孔?看了原作就知道。

因為原文是簡體中文,為了方便閱讀,請容我轉錄該文內容轉為正體中文如下:

====

孔子的父親姓什麼?——古人姓名雜談

魏伯河

如果有人問你:「孔子的父親姓什麼?」你一定會說:「當然姓孔了」。恭喜你,答對了!可是,看古書上說,孔子的父親叫「叔梁紇」,看不出他姓孔來。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先秦時期,並非人人有「姓」的,有「姓」的都是貴族。那時的所謂「百姓」,決不是後世所說的普通勞動人民,而是指的貴族階層。普通勞動者或下層人 民,都是有名無姓。在歷史上有記載的一些平民出身的專業人士,稱呼時一般是在名字前面冠以職業身份。例如:「弈秋」,就是那個叫「秋」的棋手;「優旃」, 就是那個叫「旃」的優伶(演藝人員)。也有的「名」外還有「字」,如「公輸般」,就是一位名叫「般」字是「公輸」的木匠。他沒有姓,但因為是魯國人,所以 又稱為「魯般」或「魯班」。

孔子出身貴族,當然是有姓的,他姓「孔」名「丘」字「仲尼」。他的父親自然也該姓「孔」。事實就是這樣,孔子的父親姓「孔」名「紇」字「叔梁」。

這下問題又來了,為什麼古書上不稱孔子的父親為「孔紇」,而稱他為「叔梁紇」呢?

這是因為,那時候姓、名、字俱全的人稱呼時的排序和後世是不一樣的。後世的順序,如「建安七子」之一的「劉楨」,姓「劉」名「楨」字「公幹」,就連稱為 「劉楨公幹」;又如「岳飛」,姓「岳」名「飛」字「鵬舉」,可連稱為「岳飛鵬舉」。先秦時這三者的順序卻是姓-字-名,如《崤之戰》裡的秦國將軍、百里奚 之子為百里(姓)孟明(字)視(名)。或者乾脆把姓給省略了,徑直稱為「孟明視」。孔子的父親就是這樣,「字」在「名」前,而省略了「姓」,成了「叔梁 紇」了。

古人的「名」與「字」之間都有某種意義上的聯繫。如「屈原」是姓「屈」名「平」字「原」,「原」者,「高平之地」也。孔丘,字「仲尼」,「尼」是曲阜附近 的一座小山,和「丘」義近。「仲」,說明他在家排行第二。所以,批林批孔時的一句口號就是「打倒孔老二」。宰予,字「子我」,「予」「我」都是指自己。後 來這一習慣被傳承下來。如:諸葛亮,字「孔明」;張飛,字「翼德」;杜甫,字「子美」等,名和字之間都有明顯的意義聯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