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台灣的機遇和挑戰?

2013 年尾到了,許多人忙著總結,我喜歡做點展望。2013 台灣充斥著毒食品、政爭等議題,但是在東亞議題的影子下,2014 島內的爭端都算不上什麼了。2014 對台灣,恐怕會是充滿壓力又帶著機會的一年。

關鍵還是在亞洲的中日問題。

過去幾年來,日本企業對台灣的投資逐年增長。2012 的日本對台投資案數甚至是 2009 的兩倍多。除了受到日本國內經濟影響以外,更有著中日之間交惡的因素。日本企業去大陸做生意不能不更謹慎的盤算政治風險,相對來說台灣跟日本的關係十分親近而且對大陸的商務管道沒有大阻礙。利用台灣做跳板來經營大陸生意成為很自然的選項之一。

日本被擠壓的部分資源往台灣靠攏,對台灣來說當然是好事情。不過如果衝突激化,軍事行動爆發之後呢?

大家都知道我始終認為中日是不免一戰的。2014 風險尤其高,時值甲午戰爭 120 週年,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再來一次廿一世紀的二次甲午戰爭。沒打仗當然最好,倘若戰事爆發乃至結束,台灣會面臨怎樣的情況?

首先很明顯的是,中日政府兩邊背負的風險完全不同。日本自衛隊倘若戰事失利,美軍必然介入調停 – 美國絕對不會允許解放軍踏上日本領土,破壞美國第一島鏈的疆界範圍。相對來說,如果解放軍輸了,共產黨必然迅速垮台,無人可以避免。因此我假設戰事的結果是大陸獲勝 – 因為共產黨輸的成本太高,要就必須想辦法不打,一打就必須打贏。甚至就算輸了裡子,面子上也必須弄成好像打贏了。

如果共產黨獲勝,可以想見的是會發生幾種現象:

  1. 共產黨權力基礎大增。這場戰役成為韓戰後再一次確認中國軍事地位的指標,無論在國際場合還是國內都影響力大幅增長。
  2. 自信心的過度膨脹。如同日俄戰爭之後的日本一樣。
  3. 更迫切往太平洋發展的需求。中日之戰即使能佔得上風,依然不可能透過日本突破第一島鏈。但是長期來說,一天大陸不能把軍力投放到太平洋,一天它就沒有能力維護自己的海外利益。

三點影響的對象都是台灣。

還記得 2013 年十月習蕭會的時候。習近平的談話似乎台灣媒體都無人注意,很少人意識到中共領導人的對台語調開始有變化了:

習近平指出,[….] 著眼長遠,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我們已經多次表示,願意在一個中國框架內就兩岸政治問題同台灣方面進行平等協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對兩岸關係中需要處理的事務,雙方主管部門負責人也可以見面交換意見。

當時我便說,如果將來歷史回頭看,這應該是北京施壓政治協商的起點。可以想見的是,如果 2014 東亞的確爆發中日之間的軍事衝突,那麼中方獲勝以後,台灣面對的壓力將會空前巨大。我們雖然不致於看到軍事統一的行動,但是經濟文化等軟性的壓力恐怕會接踵而來。

挑戰和機遇是很明顯的。不過,看的到、準備好了嗎?

為什麼我始終認為,近年中日必定開戰

有我 facebook 好友的人大概都知道,我近一兩年始終認為,不遠的將來中國大陸和日本必定開戰,而且最有可能就是 2014。常常都有人見面的時候問我為什麼這樣看?週末抽點空剛好來寫點文章說一下。

從大陸的角度來說,2008 的北京奧運和金融海嘯,讓大陸有了大幅提昇的自信心。背負著前清一百多年飽受欺凌的血淚史之後,在毛澤東振臂高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 60 年後,他們現在真的相信自己擠身強國之林。街頭巷尾所有的民眾都有這個情緒:今天的中國強大起來了。我們不去欺凌他人,但是也絕對不容其他國家再來佔我們便宜。尤其是日本。二次大戰的帳不跟你算已經是我們寬大了。如果你們再來挑釁絕對讓你好看!

釣魚台剛好是個敏感的導火線。

日本政府 2012 年將釣魚台「收歸國有」的事件開始,摩擦不斷升溫。鄰國之間領土有爭議的現象並不罕見,但是國際間在進行合作的時候,多半以擱置爭議的方式處理,不能談的不要談,先談可以合作的項目。日本首相安倍則是強硬表示日本絕不接受擱置爭議的作法,要求中國政府只能接受釣魚台是日本領土。

這在中國政府當然是不能接受的。先不論領土疆域本來就是任何國家都不輕易退讓的底線,中日關係更是近代中國最深的傷痛。政府領導人如果在主權問題上面對日本屈服,形同百餘年來中國現代化的成就盡數化為烏有。我敢說,任何大陸領導人如果承認釣魚台是日本領土,他的領導位子絕對坐不上三天。換句話說,中方的領導人,陷在一種一步也不能退的窘境上。

從日本的角度來說,失落的二十年帶給日本巨大的影響。經濟長年不振帶來的不只是消費的低迷,也形成國民自信心的降低。徘徊在低谷的低生育率,更讓原本嚴峻的國家財政雪上加霜。人民渴望強而有力的領導人帶領他們走出泥淖。整個經濟局勢像極了二次大戰前的日本。

這一切都為軍國主義復甦提供了充足的養分。

但是最關鍵的部份還是,日本的經濟體系基本上已經無可救藥。希臘鬧歐債危機的時候,gdp 對國債比例才 148%日本早在 2008 就破 200%近年又瘋狂暴增,在今年日本債務正式突破一兆日圓。等於是平均每個日本國民身上要背負近 800 萬日圓。日本已經完全沒有出路。

唯一的出路就是打仗。

打南韓 / 台灣?不可能。這兩個都跟菲律賓一樣是美國樁腳。日本在二次戰後形同美國的保護國,不能不看美國的臉色行事。俄羅斯?更沒有希望。左挑右挑好像只剩下中國大陸。反正有釣魚台這個題材可以發揮。

對美國來說,中日開戰是利多於弊。首先日本向美國的軍購金額必定大增,其次美國更可以趁機加大對日本的影響力,順便在實戰中觀察大陸解放軍建軍的戰力和戰術。倘若日本戰敗,美國會以調停者的姿態介入,持續防堵大陸勢力深入太平洋。倘若大陸戰敗,美國更會以民主大國的身分,直接「協助中國戰後重建」,扶植親信的政權,從核心上掌握中國的制定議題能力。

簡而言之:

  1. 日本由於國內環境致使右翼抬頭,財政因素導致政府捨戰爭之外別無他途。
  2. 戰爭對象除了中國大陸,別無他國可選。
  3. 釣魚台是個現成的極佳導火線。
  4. 即使知道有戰爭的風險,但是大陸領導人迫於歷史因素和民眾情緒,不可能在敏感議題上對日退讓。更不可能在領土問題上讓步。寧可開戰。
  5. 唯一有能力事先調停這場戰爭的美國,有充足的利益誘因讓它坐視這場戰爭發生。

肉食者演的戲 – 寫在國慶之前

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 顧炎武 《日知錄》

明代的大儒顧炎武,曾經發表過著名的「亡國與亡天下之辨」。他明確的指出,政權的更迭重要性遠遠比不上道德淪喪、仁義渙散。所以才說「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亡國只不過是政權的交替,這些事情給那些領俸祿、吃得起肉食的官員王族煩惱。但是,確保道德仁義維繫在世間,這就不只是那些狗官的事情了,「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成語典故就是這樣來的。

今天是中華民國 103 年國慶。單純從這個時代政治人物的角度來看,這個國慶日還真是弔詭無比。立法院長捲入司法關說醜聞,總統身陷能否任意廢立國會議長的憲政漩渦,司法機關牽涉到剪不斷理還亂的違法監聽。理應負責監督的在野黨也不遑多讓,一樣涉入關說醜聞的在野黨鞭毫不避嫌球員兼裁判的在立院持續砲轟調查他的司法機關,同黨人士也毫不以為忤的站在身邊聲援。政壇污濁之不堪,不免讓人有「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之嘆。

可以預見的是,這幾位大人物在今天的國家慶典上,一樣會惺惺作態,彼此笑嘻嘻的互相祝賀。排排站給媒體拍宣傳照,演出一副相忍為國的美麗圖像。誰說政治不是演戲?

但是如果拉開歷史的縱深,從五千年歷史長河的高度往下看,眼前的這一切都微不足道。這些政治人物的嘴臉,彷彿都市中污染的煙硝。從高山之上遠眺,這些煙硝便和山嵐一般相雜無間。漫長的歷史中,有亂也有治,有分也有合。越是污濁的時代,才更顯得出璀璨的人性光輝。數千年來有亡國,卻未曾有亡天下。因為仁義道德藏在精神文化,精神文化藏在人心。

記得幾年以前寫過一段話:

我為前人逝去的精神氣蘊嘆息不已,也對現在人格精神蕩然默然搖頭。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重新見到,那屬於中國文人的,溫煦如玉的氣質?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重新見到,那屬於中國士人的,清勝冰雪的情操?

我還抱著希望,雖然我在一片黑夜之中,還沒見著一絲曙光。

今天我依然看著社會上的黑暗,但是我知道光的存在,因為那道光就在我們的心裡。至於亡國與否,政權歸誰,誰該下台?就讓那些肉食者的政治人物們去演他們的爛戲吧。

寫在中華民國 103 年國慶之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上海。

後 Google 時代差不多該到了

時間真的很容易讓人遺忘很多事情。

誰還記得 2004 Gmail 剛問世的時候,大家都以能收到 Gmail 邀請為榮?每個人都有五個邀請函,我每次邀請函一出來馬上就發光了。當時主流的使用者都還在用 outlook 當做 email client,所有的 webmail 頂多都只有 100mb 的免費空間。不管是 Outlook 還是 Thunderbird 都又大又肥,webmail 又不能管理多少郵件。Gmail 出來的時候像是救星一樣,所有人都把它當救世主。當時它也是劃時代的里程碑,大家發現第一次 web 軟體可以做的比桌面軟體更好用更流暢。九年後,現在的 Gmail 改版一次比一次難用,這陣子新版的 tabbed inbox 完全讓人找不到郵件,逼的我又重投 desktop email client 的懷抱。

我還記得 1999 年第一次用 Google 搜尋的時候。整個使用驚艷無比。在 Google 出現以前,大家都知道要找到對的網頁,你只能去 Altavista 之類的搜尋引擎,然後努力過濾搜尋結果,翻了好幾頁終於找到你要的內容的時候,趕快存到書籤裡面。因為下次可能就找不到了。當時主流的搜尋像是 Altavista、excite 等等搜尋引擎都充滿了廣告和垃圾頁面。花在過濾訊息的時間遠比花在找資料的時間還要多。

用過 Google 以後完全不一樣。通常你要的結果精確無比就出現在第一筆。而且整個頁面清新乾淨,沒有無謂的廣告。你再也不需要存書籤了,因為你知道就算你忘了網址在哪裡,下次你總是找的到。這種經驗,在近十年才用搜尋引擎的人或許沒辦法體會,但是有在 90 年代找過資料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2002 年念研究所的時候,找資料以前,學長們還需要特別叮嚀的問一下:「知道要用 Google 找資料厚?」為的就是怕我這個菜鳥學弟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去垃圾裡面挑東西…  Google 透過 Adwords 平台賺錢以後,我非常替他們高興 – 因為他們的搜尋真的很棒,我希望他們賺很多錢,因為我也真的覺得他們值這麼多錢 – 他們可以幫世界上這麼多人節省時間和精力。這產生的生產力豈能輕易估量!

現在你要在 Google 上面找東西,是的,Google 還是很準確。可是功能越來越花俏,廣告版位越來越多。甚至在某些狀況上,Google 的「準確」搜尋結果只佔頁面的不到 10%,剩下的全是廣告。

Google 很強大,也曾經很好用。但是我想,這個世界應該已經準備迎接一個「Google 可以被取代」的時代了。

五月廿四,劉自然與廣大興漁船

最近,廣大興漁船事件特別讓我想起了五二四事件。我想在這一天,也許應該來回想一下五二四事件的經過,看看五十幾年過後,五二四與廣大興兩案之間,有多少讓人覺得「似曾相識」之處。

1957 年 3 月 20 日,當時「中美」尚未斷交,台灣依然有美軍駐軍。當天夜晚,一名少校劉自然在台北陽明山美軍宿舍外被槍擊死亡。開槍的人是美軍上士雷諾。雷諾旋即遭到逮捕,但是在要移送地方檢察署的過程中,被美軍憲兵阻攔,表示雷諾具有外交豁免權,台灣無權審理。於是雷諾由美軍憲兵帶回。

案件審理過程中,雷諾表示是劉自然偷窺他太太洗澡,他出外巡視遭遇劉自然襲擊,因此他開槍自衛。然而台灣警方調查認為有諸多疑點,例如劉自然出現在案發現場的原因,他遺孀的證詞和雷諾截然不同。雷諾供詞的開槍地點也與劉自然陳屍地不符。加上雷諾案發後的供詞反覆又有矛盾之處,都加深了台灣人民對雷諾的疑慮。

結果在案發約兩個月後的 5 月 23 日,美軍軍事法庭宣布雷諾無罪釋放,而且不准上訴。並於當日讓他搭機遣送回國。消息一出,群情激憤,輿論沸騰。第二天 5 月 24日,各大報紛紛以頭版報導並且社論譴責。當天上午,劉自然的遺孀更到美國使館前舉標語抗議。許多支持與同情的群眾紛紛加入,圍著美國使館的人群越來越多。到了下午,現場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有人開始翻閱使館圍牆,有人開始朝使館內投擲石塊,最後群眾衝入大使館內,砸毀大使館內不少物品與家具。

事情案發過後,美國向當時的總統蔣中正強烈抗議,蔣中正撤換了警務處長、憲兵司令等三名維安官員。並且向美國政府道歉,賠償了使館的一切損失。

五月廿四,在台灣歷史上是重要的一天。這一天,爆發了台灣第一次大規模的反美示威遊行。也在這一天,台灣人的美國夢破滅了。美國並不是維護正義的代表,他的利益也不會與台灣的利益一致。這一天,也再次象徵中國並沒有站起來。即使是二次戰後的戰勝國政權,在本國領土上還是沒辦法保護國民不受外人暴力攻擊。甚至連主權的象徵 – 司法裁判權都沒有。

近來廣大興漁船的事件,不斷的讓我想起了劉自然。洪石成和劉自然一樣,都是升斗小民,不是什麼聲威顯赫的大人物。台灣漁民在海上被菲律賓等國家欺負,就像當年駐台美軍欺凌台灣人一樣,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只是在特定的時空下,爆發指標性的案件,群眾激情一下子被撩起。於是台灣人民輿情洶湧,群眾想要一致對外,但是政府卻始終被美國壓在五指山下。[1]

事隔五十幾年的兩個案子,是不是也給你「似曾相識」的感受呢?

無論是當年飽受美國 CIA 支援的兩蔣政權,還是因為美國討厭兩蔣所以扶植的 DPP,其實都是喝著美國奶水長大的啊。真正要說的話,台灣政壇沒有什麼台獨派親中派,只有親美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