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下降的背後,是夢想的消逝

這陣子的新聞說,國內生育率創下歷史新低 (請看這裡這裡)。很多人都說是政府獎勵政策不足,以及托老、托嬰和托育的不便。改善這些或許對生育率有幫助,卻沒有觸及問題的核心啊。</p>

真正的原因,在年輕人被剝奪了應屬於他們的夢想。在現在適婚年齡的年輕人當中,夢想已經逐漸成為奢侈品。他們看到的是一天天衰弱的國力、吵鬧不休的朝野紛爭、日益敗壞的治安、改到現在也不知道改成什麼樣的教改,以及每天物價</wbr></wbr></wbr></span>上漲但是薪水不漲的羞澀阮囊。</p>

這叫他們怎麼有意願生養小孩?

再多的政府補助、津貼,都比不上讓人民有夢想。畢竟有幾對夫婦在決定要不要生小孩的時候,會說「親愛的,只要生一個小孩,我們明年就可以省一萬塊的稅」這種話?

近年西非北非移民到歐洲的居民,有很高的比例在落腳頭三年就開始生育子女。這些移民難道 </wbr></wbr></span>因為經濟條件夠好,才生小孩的嗎?當然不是。他們生兒育女是因為他們相信到了安全的地方,可以讓小孩有更好的成長空間,才願意在這種環境下「做人」。</p>

美國在二次戰後,也因為人民相信大戰結束,世界恢復和平,紛紛願意在這個環境下生小孩,才爆出現今所謂的嬰兒潮世代。生育嬰兒潮世代的父親,許多都是戰後退伍的軍人,甚至許多還在放下槍桿 回到學校唸書的階段。經濟能力當然不寬裕,但是也願意背負養小孩的負擔。為什麼?

答案再明白不過了。要讓人民生兒育女,需要的是夢想。讓人民相信明天會更好的夢想。

現在的年輕人世代,被剝奪的,也就是這個夢想。他們不再相信三十年前,只要能夠打拼,明天就會更好的說法。他們最嚮往的工作是公務員,或是應徵中華電信、台電、中華郵政的工作。他們僅有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存夠積蓄來開一間咖啡店,但是連這卑微的願望對他們都遙不可及。

政府如果要鼓勵生育,與其花錢給年輕人津貼,不如還給他們,那個應屬於他們的夢想。一個相信自己努力可以讓明天更好的夢想。一個不用再擔心現在治安惡化、朝野惡鬥、產業蕭條、人口結構失衡、基礎建設落後、自我孤立於國際的夢想。</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span>想要鼓勵生育,就讓年輕人做屬於他們的夢吧。

嚴長壽教你吃大閘蟹

cv0013-8話說這篇文章前幾天就在 Channel M 看到連結,可是一直沒時間點下去看。今天趁精神不濟的時候看了一下,果然是不推對不起自己的好東西。看起來就是一整個老人家因為小白太多怒了,出來掃蕩邪魔歪道的感覺 XD 沒看過的一定要看看!

Anyway, 連結在此:嚴長壽教你吃大閘蟹

市長跟總統都像小孩子一樣

一個說這個沒申請通過不可以亂跑。另一個說你有老二就來抓我。我以為這是小學的時候小孩子互嗆的把戲,沒想到長這麼大了還可以看到這種把戲,果然政治人物為民表率用心良苦,希望讓大家保持赤子之心…

話說回來,看到這種新聞,就讓我想到今天吃完午飯在辦公室附近看到的一輛車子…

路邊看到的車子 XD
這是叫我們砍掉重練嗎?@_@

陳啟禮算老幾?

他算老幾?我不知道。

但是這兩天一堆媒體都在報陳啓禮的喪禮。密集程度只能用洗板來形容。大家只知道很多人去上香,卻沒有人報導他做過什麼偉大的事情。只知道他當年似乎跟江南案有關係,以及他在竹聯幫好像地位很高。

為什麼這樣的人會重要?為什麼這樣的人公祭要動用這麼大的媒體陣仗,浪費這麼多社會資源?

這也許可以從歷史民族情感說起。從司馬遷著《史記》,特別寫了遊俠列傳以來,中國文化對遊俠的評價向來不低。以代表性的人物郭解來看,他行事作風迥異世俗,雖然動輒殺人、也做過不少類似印製偽鈔等違法亂禁的事情,但是也因為他慷慨解囊、急人之難,導致追隨者眾,威望極高。在歷史上,這類人物多半存在於平民階級,與民眾較為貼近,所採取的手段雖不容於當道,卻為人民所景仰。

陳啟禮是這樣的人物嗎?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司馬遷在遊俠列傳序中寫道,遊俠是「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換句話說,以這個標準而言,遊俠是重義輕生、極重然諾,濟人緩急者。

如果陳啟禮符合這個標準,那麼媒體是不是應該多報導一些這方面的事蹟,讓後人可以瞻仰?
如果他不符合這個標準,那麼媒體大費陣仗報導這麼多垃圾新聞,是在幹嘛?教小孩子當古惑仔嗎?

這年頭,符合「言必信,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這數字考語的人,不知道還有多少。現在混黑道的,好像都只是討債集團跟詐騙集團,不然就是販毒賣春什麼的。看來國力的強弱和國民素質的良窳,從黑道也可以看的出來?

只差那麼一點點

今天上班的路上,我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看到對街站了一位老杯杯。老杯杯滿面遲疑,似乎不知道該往哪邊走才好。

這個時候,我這邊人行道變綠燈,我於是迅速開始穿越馬路。回頭一看,老杯杯正在跟路邊一位警察問路,警察也很和藹可親,遙指遠方,告訴老杯杯正確的方向。老杯杯釋然的表情,和旁邊熱心的警察,兩個人滿臉笑意,場面相當溫馨,讓看到的人心中也暖了起來。

老杯杯緩慢舉步前行。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警察指的方向剛好要過個街,偏偏那邊現在人行道已經變紅燈。對面車陣還沒衝出來,可也沒剩多少時間。如果是身手矯健的年輕人當然飛奔兩步就過去了,可是老杯杯走的不快,這怎麼來得及呢?

警察仍然在路邊笑著揮手和老杯杯道別。

這時候對面車陣的車子衝出來了。大家都發現還在路中間的,每個人都小心翼翼的閃躲。老杯杯也慢慢舉手跟大家示意,腳步緩慢但不停留的繼續走。總算有驚無險的到達對街。

本來是溫馨感人的場面,卻造成老人家的危險與用路人的不變。本來是一片好意伸出的援手,卻差點把人推入火坑。這中間的差別,可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如果警察那個時候可以把老杯杯叫住,讓他多等一個紅綠燈,不是大家都會好的多嗎?

有多少用意良好的善行,最後沒有辦法達成初衷?有多少閃亮的創意點子,最後沒辦法轉化為產品帶來收益?

俗話說,送佛送上西天。孔子也教我們,「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簀;進,吾往也。 」救人與害人,成和敗之間,往往也就差這麼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