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支持國貨的同時,你在害你愛的國家,和你愛的公司

常常聽到一些諸如「xxx 是 100% 的國貨,所以我要多支持」的論調,或是「ooo 是敵國的產品,你買這個幹嘛」的指責。

愛買什麼產品,當然應該看產品好不好用,符不符合需求,不是嗎?如果只是盲目的買國貨,那生產國貨的廠商還需要進步嗎?不用的,他們只要不斷生產低品質的商品賣給這些「愛國的消費者」就可以了。誰還需要力求上進呢?再說,以現在各行各業細分的程度來說,世界上有幾個國家可以全部自給自足呢?

讓我們看看當年秦朝的李斯怎麼勸他老闆的吧。

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衛之女不充後宮,而駿良駃騠不實外廄,江南金錫不為用,西蜀丹青不為采。所以飾後宮充下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於秦然後可,則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錦繡之飾不進於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於側也。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眾,兵彊則士勇。是以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眾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
夫物不產於秦,可寶者多;士不產於秦,而願忠者眾。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求國無危,不可得也。[1]

還是李斯說的最有力啊。

買國貨沒有錯。但是如果國貨本身東西不好,還要盲目支持國貨的話,那就是愛之適足以害之啊。

[1] 《史記‧李斯列傳

看郭泓志,讓我想到 Ray Lewis

這次的經典賽,和南韓隊打的時候,原本領先的中華隊在第八局被逆轉了。郭泓志被擊出一支兩分的逆轉全壘打。一時之間,他成為眾矢之的。有的人罵他是戰犯,有的人溫言支持。這次對上日本,又是在郭泓志的第八局,被日本隊得了兩分追平。第八局都沒投完,他就被換下場。可想而知,又將會有不少針對他的責難。

但是我更在意的是,中華隊怎麼都沒有一個 Ray Lewis 出來說話?

Ray Lewis 何許人也?他是美式足球明星,巴爾的摩烏鴉隊的防守靈魂人物,今年 37 歲的老將。在 2011-2012 的美式足球季後賽中,許多球評和球迷都認為那是 Ray Lewis 的最後一個賽季。當時也是烏鴉隊十分接近超級杯的一刻。在 AFC 冠軍賽中,烏鴉隊對上強敵愛國者隊。勝者可以進入超級杯的殿堂,敗者只能打包回家。(給不熟悉美式足球賽制和規則的人說明一下: 美式足球季後賽,沒有什麼雙淘汰、三戰兩勝、五戰三勝這種事。美式足球就是一場定勝負,一場定江山。)

當時在比賽最後一分鐘,烏鴉隊落後三分。有一個射門的機會。只要進球,就可以打延長賽!結果在眾多球迷和攝影機的注視之下,射門員 Billy Cundiff 失手了,球戲劇性的距離球門相差老遠。烏鴉隊以 20:23 含恨敗給愛國者隊,和超級杯無緣。

許多球評和球迷都不忍心。老將 Ray Lewis 的最後一戰就這樣結束了嗎?許多人追著 Billy Cundiff 狂罵。那時候,Ray Lewis 第一個跳出來說話。他對 Billy Cundiff 說:

“As a man, no one play won or lost this game,” Lewis said. “Could you have put us in a position to keep playing? Absolutely. But one play didn’t win or lose the game. There is no one man who ever lost a game. Don’t you ever drop your head. We win as a team, we lose as a team.

“There is no, ‘Billy is the fault, Billy missed the kick.’ It happens, move on, move on, as a man, because life doesn’t stop.” [1]

翻成中文的話:

「沒有一個人能贏或是輸這場比賽,」他說。「你能不能讓我們繼續在場上奮戰?當然可以。但是你踢的那球並沒讓我們輸球。從來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讓整隊輸球。把你的頭抬起來!贏,我們是一個隊在贏;輸,我們是一個隊在輸。」

「別跟我說『那是 Billy 的錯,Billy 沒踢進。』這些事情總是會發生。往前走。像個男人一樣往前走!因為生命不會因為這樣停下來。」

最有立場指責 Billy 的隊友,第一個跳出來替他說話。這樣你能夠感受到他為什麼能成為烏鴉隊的靈魂嗎?

今年烏鴉隊捲土重來。進入季後賽,勢如破竹的打入超級杯,最後拿下今年的超級杯冠軍。Ray Lewis 也在今年光榮退休。

回頭看這次經典賽的話,如果打擊陣容的火力更強大,投手的壓力是不是就不會那麼大?如果防守更堅強,投手是不是會更無後顧之憂?教練調度是不是可以更靈活一點?捕手配球是不是可以更刁鑽一些?球雖然是在郭泓志手裡被擊出的,但是輸贏難道只是他一個人的事嗎?難道整場比賽是他一個人打的嗎?

別找替罪羔羊。球員健兒們都可以更加油,球迷們也可以給球員更多支持。

附註: 沒想到這麼久沒寫 blog,重新開寫居然是為了我自己很少關心的棒球。

附註2: 沒想到中日這場比賽這麼糾結。第八局我開始寫這篇 blog,寫完了居然又在第九局最後關頭被追平。太尷尬了。中華隊衝啊!!!!

附註3: …. 居然被超前了。快追啊!!!!!

附註4: …. 幹輸球不爽啦

[1] NFL playoffs 2012: Cundiff’s missed field goal is a horrible end to a game that had everything

我所懷念的 Counter-Strike

[寫在前面]

這篇文章是翻譯自 Blog: What I Miss About Counter-Strike。這個作者我不認識,我以前打的 CS 也和他打的 Counter-Strike: Source 不同。但是這篇文章和玩哪一款遊戲沒關係,甚至跟玩不玩遊戲也沒關係。只要你曾在某個領域出類拔萃,你看了就一定會心有戚戚焉。

那麼,正文開始。

[譯文]

這是我這些年玩 Counter-Strike 發展的個人信念。他們可能對你並不適用。

有時候我很難接受我花了幾年的時間玩 Counter-Strike。人家說,要專精一個領域,至少需要花上一萬個小時的練習時間。我毫不懷疑我練習 CS 的時間和這個標準相當。聽到自己這樣說時,不禁讓我渾身顫慄。

世界上有幾百萬件可以專精的事情給我選。這幾百萬件事情裡面,我偏偏選中了 CS。

當你深深投入某件事情以後,你會得到一種感覺。你知道、感受的到,你可以完美的演出。這種感覺多半就像個音樂家提起她的吉他準備演奏第一千次的感覺一樣。或是像 Aaron Rodgers (譯註: 知名美式足球明星四分衛) 在間不容髮的空隙中傳球穿過三個防守球員一般。

那種心情,就是我在打 CS 的時候感受到的。

在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其他領域比 CS 更讓我對自己能力充滿信心。打 CS 的時候,我不會緊張,不會焦慮。只有一場場的比賽要打,一場場的比賽要贏。

我甚至覺得我可以針對 CS 這個主題寫一本書。我知道每個狀況應該怎麼應對。如果敵隊由小徑推進 ,我知道怎麼打敗他們。如果他們散開從 nuke 這張圖的外面進攻,我知道應該怎麼阻擋。如果他們封閉曲巷,我知道應該怎麼調整。

這種程度的信心是很迷人的。這種醉人的感受讓你離不開這個遊戲。

然而,這並不正常。常勝是不正常的。這種程度的信心也是不正常的。如果你和一般人一樣很正常的話,那麼你的技巧也會很「正常」。為了要達到非凡的水準,我必須要不正常。

當你追尋某件困難的事物時,你最後終須面對一個抉擇:你可以選擇正常、平衡的生活,也可以選擇和一般人不同、人家看來甚至有點詭異、特立獨行的生活。在這兩者之中,我選擇了後者。

這也是我很難接受的部分。為了要成就我的「不凡」,我需要犧牲很多正常人平常可以做的事情。和朋友家人相處的時間、準備課業的時間、學習樂器或是語言的時間、讀書寫作的時間、運動健身的時間、探索新事物的時間。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像廢話,但是「還不錯」跟「頂尖」的差別,並不在你有多像正常人,而在於你變得多不凡、多奇特、多異常。我是玩了 CS 以後,才學到這點的。

在你長大的過程中,大家會跟你說,只要你願意投入心力,你可以完成任何事情。我相信這是真的。我 CS 的職涯經歷證明了這點。

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的是,「投入心力」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當你全心投入某件事情的時候,你會做很多一般人不會做的事情。只有這樣你才能出類拔萃。那些全心投入的人,很多地方和一般人不一樣。他們甚至有點像怪胎。他們身體裡面就是有些不一樣的東西在滴滴答答的運轉。

我想要出類拔萃。我想要在某個領域成為世界上最強的。這就是在我體內滴滴答答讓我充滿動力的信念。而 CS 就是我選中的媒介。

人們總是問我,你想念 CS 嗎?

我並不想念 CS。但是我很想念在某領域登峰造極的感覺。我想念自己是世界第一的時候。我想念自己出類拔萃的時候。

當你在某領域出類拔萃的時候,那自然就會成為你的標籤。以前,我是 juan,在 Team 3D 的戰術指揮者。這就是我被貼上的標籤。在 CS 中指揮戰術的人。

現在我離開這遊戲一陣子了。當我自己這樣說的時候總覺得有點怪,但是我很想念這樣的標籤。當你因為某些領域出類拔萃而名揚四海的時候,那種感覺總是很好。

那幾年的時間我本來可以拿來做別的事情的。我可以變得更像正常人一點。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用這些時間專精了某樣事情,因為我是個怪咖。我很高興我這麼做了,因為現在我知道,要出類拔萃,你需要有多麼「不正常」。

從我三年前離開 CS 開始,我的生活開始回復正常。但是沒有了 CS,生命就有了真空。我沒有一個可以定義我的事情了。沒有可以讓我不凡、怪咖、出類拔萃的事情。沒有我迷戀的事情。沒有我必須專精的事情。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在尋找可以填補這個真空的事情。

年初的時候,我闖入了科技新創公司的世界。我搬到了矽谷,在一家新創公司工作。而我必須說,這種感覺就好像當年我朋友剛介紹我一款新遊戲,我剛上了一個在玩 de_dust 地圖的伺服器,撿起我第一把 mp5 衝鋒槍。

I want my life back

以前碰到人家說 Linux / BSD Desktop 環境難搞,總是有人說,”Get a Mac, and get your life back.”

Now that I want my life back, should I get a Mac?

媽的真難想像居然還有版本可以比爛到爆炸的 Ubuntu 11.04 更爛。11.10 的 Unity 比 11.04 真的有改善什麼嗎 ? Gnome 3.0 又是個什麼鬼…   只是需要做幾個簡單的工作難道真的需要逼我逃難到 xfce 去?

垃圾話就不多說了,這陣子類似的聲音太多,這裡這裡都是。下次回去的時候,希望 mbp 已經改款過了。

I want my life back.

So the gold is falling down

Or is it?

許多人最近都在講黃金泡沫崩盤的事情。最近美元狂升,非主要貨幣狂貶,黃金從歷史天價大幅回檔。突然之間,大家都在討論黃金要崩盤了。

10 year gold

如果仔細看看黃金的十年圖,你會發現除了 07 – 08 年之間的短暫整理之外,黃金這波大多頭根本沒有真正回檔過。這麼兇猛的上漲有一波回檔有什麼好奇怪的?

全世界都知道美元長期走空頭。從 2001 年就喊到現在也 10 年了,該賣美元的早就都賣光了,美元有個中級回檔又有什麼好奇怪的?這波市場動盪裡面,資金紛紛出逃到美元、日圓、瑞士法郎。瑞郎和日圓都由政府出面大力阻升,剩下可以逃的目標只剩美元。美元要怎麼不漲?亞洲國家貨幣又怎麼能不跌?

然而當恐慌情緒過後,美元空頭回補完畢以後,市場會往哪裡走?

或者這麼看好了。1971 年 8 月 15 日尼克森宣布結束金本位制度,當時 1 盎司黃金可以換 35 美元。四十年後,2011 年 1 盎司黃金可以換超過 1600 美元,四十年之間美元貶值高達 98%,只剩原本價值的 2% 左右。

長期下來,你會對哪個比較有信心?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最近有趣的影片,BBC 採訪一個真誠無比的 trader,說出了很多真實但是一般人聽不見的實話。

“The government doesn’t rule the world, Goldman Sachs rules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