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懷念的 Counter-Strike

[寫在前面]

這篇文章是翻譯自 Blog: What I Miss About Counter-Strike。這個作者我不認識,我以前打的 CS 也和他打的 Counter-Strike: Source 不同。但是這篇文章和玩哪一款遊戲沒關係,甚至跟玩不玩遊戲也沒關係。只要你曾在某個領域出類拔萃,你看了就一定會心有戚戚焉。

那麼,正文開始。

[譯文]

這是我這些年玩 Counter-Strike 發展的個人信念。他們可能對你並不適用。

有時候我很難接受我花了幾年的時間玩 Counter-Strike。人家說,要專精一個領域,至少需要花上一萬個小時的練習時間。我毫不懷疑我練習 CS 的時間和這個標準相當。聽到自己這樣說時,不禁讓我渾身顫慄。

世界上有幾百萬件可以專精的事情給我選。這幾百萬件事情裡面,我偏偏選中了 CS。

當你深深投入某件事情以後,你會得到一種感覺。你知道、感受的到,你可以完美的演出。這種感覺多半就像個音樂家提起她的吉他準備演奏第一千次的感覺一樣。或是像 Aaron Rodgers (譯註: 知名美式足球明星四分衛) 在間不容髮的空隙中傳球穿過三個防守球員一般。

那種心情,就是我在打 CS 的時候感受到的。

在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其他領域比 CS 更讓我對自己能力充滿信心。打 CS 的時候,我不會緊張,不會焦慮。只有一場場的比賽要打,一場場的比賽要贏。

我甚至覺得我可以針對 CS 這個主題寫一本書。我知道每個狀況應該怎麼應對。如果敵隊由小徑推進 ,我知道怎麼打敗他們。如果他們散開從 nuke 這張圖的外面進攻,我知道應該怎麼阻擋。如果他們封閉曲巷,我知道應該怎麼調整。

這種程度的信心是很迷人的。這種醉人的感受讓你離不開這個遊戲。

然而,這並不正常。常勝是不正常的。這種程度的信心也是不正常的。如果你和一般人一樣很正常的話,那麼你的技巧也會很「正常」。為了要達到非凡的水準,我必須要不正常。

當你追尋某件困難的事物時,你最後終須面對一個抉擇:你可以選擇正常、平衡的生活,也可以選擇和一般人不同、人家看來甚至有點詭異、特立獨行的生活。在這兩者之中,我選擇了後者。

這也是我很難接受的部分。為了要成就我的「不凡」,我需要犧牲很多正常人平常可以做的事情。和朋友家人相處的時間、準備課業的時間、學習樂器或是語言的時間、讀書寫作的時間、運動健身的時間、探索新事物的時間。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像廢話,但是「還不錯」跟「頂尖」的差別,並不在你有多像正常人,而在於你變得多不凡、多奇特、多異常。我是玩了 CS 以後,才學到這點的。

在你長大的過程中,大家會跟你說,只要你願意投入心力,你可以完成任何事情。我相信這是真的。我 CS 的職涯經歷證明了這點。

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的是,「投入心力」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當你全心投入某件事情的時候,你會做很多一般人不會做的事情。只有這樣你才能出類拔萃。那些全心投入的人,很多地方和一般人不一樣。他們甚至有點像怪胎。他們身體裡面就是有些不一樣的東西在滴滴答答的運轉。

我想要出類拔萃。我想要在某個領域成為世界上最強的。這就是在我體內滴滴答答讓我充滿動力的信念。而 CS 就是我選中的媒介。

人們總是問我,你想念 CS 嗎?

我並不想念 CS。但是我很想念在某領域登峰造極的感覺。我想念自己是世界第一的時候。我想念自己出類拔萃的時候。

當你在某領域出類拔萃的時候,那自然就會成為你的標籤。以前,我是 juan,在 Team 3D 的戰術指揮者。這就是我被貼上的標籤。在 CS 中指揮戰術的人。

現在我離開這遊戲一陣子了。當我自己這樣說的時候總覺得有點怪,但是我很想念這樣的標籤。當你因為某些領域出類拔萃而名揚四海的時候,那種感覺總是很好。

那幾年的時間我本來可以拿來做別的事情的。我可以變得更像正常人一點。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用這些時間專精了某樣事情,因為我是個怪咖。我很高興我這麼做了,因為現在我知道,要出類拔萃,你需要有多麼「不正常」。

從我三年前離開 CS 開始,我的生活開始回復正常。但是沒有了 CS,生命就有了真空。我沒有一個可以定義我的事情了。沒有可以讓我不凡、怪咖、出類拔萃的事情。沒有我迷戀的事情。沒有我必須專精的事情。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在尋找可以填補這個真空的事情。

年初的時候,我闖入了科技新創公司的世界。我搬到了矽谷,在一家新創公司工作。而我必須說,這種感覺就好像當年我朋友剛介紹我一款新遊戲,我剛上了一個在玩 de_dust 地圖的伺服器,撿起我第一把 mp5 衝鋒槍。

I want my life back

以前碰到人家說 Linux / BSD Desktop 環境難搞,總是有人說,”Get a Mac, and get your life back.”

Now that I want my life back, should I get a Mac?

媽的真難想像居然還有版本可以比爛到爆炸的 Ubuntu 11.04 更爛。11.10 的 Unity 比 11.04 真的有改善什麼嗎 ? Gnome 3.0 又是個什麼鬼…   只是需要做幾個簡單的工作難道真的需要逼我逃難到 xfce 去?

垃圾話就不多說了,這陣子類似的聲音太多,這裡這裡都是。下次回去的時候,希望 mbp 已經改款過了。

I want my life back.

So the gold is falling down

Or is it?

許多人最近都在講黃金泡沫崩盤的事情。最近美元狂升,非主要貨幣狂貶,黃金從歷史天價大幅回檔。突然之間,大家都在討論黃金要崩盤了。

10 year gold

如果仔細看看黃金的十年圖,你會發現除了 07 – 08 年之間的短暫整理之外,黃金這波大多頭根本沒有真正回檔過。這麼兇猛的上漲有一波回檔有什麼好奇怪的?

全世界都知道美元長期走空頭。從 2001 年就喊到現在也 10 年了,該賣美元的早就都賣光了,美元有個中級回檔又有什麼好奇怪的?這波市場動盪裡面,資金紛紛出逃到美元、日圓、瑞士法郎。瑞郎和日圓都由政府出面大力阻升,剩下可以逃的目標只剩美元。美元要怎麼不漲?亞洲國家貨幣又怎麼能不跌?

然而當恐慌情緒過後,美元空頭回補完畢以後,市場會往哪裡走?

或者這麼看好了。1971 年 8 月 15 日尼克森宣布結束金本位制度,當時 1 盎司黃金可以換 35 美元。四十年後,2011 年 1 盎司黃金可以換超過 1600 美元,四十年之間美元貶值高達 98%,只剩原本價值的 2% 左右。

長期下來,你會對哪個比較有信心?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最近有趣的影片,BBC 採訪一個真誠無比的 trader,說出了很多真實但是一般人聽不見的實話。

“The government doesn’t rule the world, Goldman Sachs rules the world.”

Google 不會因為 click fraud 而殞落

最近,越來越多人在討論關於 Google 上面充斥著 spam 搜尋結果、導致搜尋品質下降的問題,也有人開始重新提出 click fraud 困擾 Google 的事實。許多人開始臆測,到底哪一點能夠讓貌似無敵的 Almighty Google 漸漸日薄西山。

讓我想到四年多前寫的這篇。當時我對 Eric Schmidt 不滿,因為他顯然沒有解決 Google 廣告核心事業的關鍵問題: click fraud 與公正第三者的問題。我們當然可以理解,Google 有十分充足的誘因不導入公正第三者。因為:

  • Google 有十分充足的誘因不導入公正第三者。一來可以不用回吐 click fraud 的獲利,二來可以不用和其他人分享關鍵的搜尋和點擊資訊。
  • 既然 Google 不願意建立這種機制,而市場其他公司也沒有任何分量來改變現況。於是造就了這個很大、但是先天性注定不完美的市場。

但是這無礙於 Google 的商業利益,因為:

  1. 雖然市場被打造的不完美,但是市場實在太大。
  2. 這個不完美又很大的市場當中,Google 是唯一有意義的 player。名符其實的 Monopoly。
  3. 新的競爭者無從進入,進入的障礙和門檻被拉的太高。

換句話說,即使這個市場有著缺陷,Google 也絲毫無礙。因此我也不認為這會導致 Google 的殞落。

與其說是 click fraud 或是 bad search results,我會相信是客觀環境導致 Google 優勢不再。並不是線上廣告市場出現 Google 解決不了的問題、或是有其他公司做的比 Google 更好。而是因為將來某天市場的基本條件改變、讓搜尋變得不再那麼重要。這個現象其實已經在漸漸出現:線上的流量越來越多是從 twitter 或是 facebook 送出的,而不再是 Google。Google 在 search 的優勢就好比 facebook 在社群的優勢一樣。一樣是同行無法挑戰的巨無霸,門檻高的無與倫比,競爭優勢都可以不斷延續 – 一直延續到 paradigm shift 的那時候。

一樣的現象,我們也在 IBM、微軟、以及許多其他公司上看到過。 1996 年的 win95 難道很好用嗎?發行了照三餐當機的產品,卻是微軟如日中天的時刻。現在的 win7 和當年的 win95 相去何止倍蓰,但是微軟的影響力卻大不如前了。並不是微軟的作業系統做的不好,而是市場的客觀環境改變了,讓作業系統不再那麼重要。

The same thing is now happening with Google, and will happen later on Facebook.

為什麼松山羽田直飛不讓我振奮

今天的新聞,台北松山和日本羽田直飛了。以後從台北到東京玩,時間可以省很多。

這當然很好。旅程可以多省一些交通時間下來,半天不到就到目的地,多出來吃喝玩樂或是商務時間,多好! 就像上海虹橋跟台北松山直飛一樣,省了不少旅客的通勤時間。便民!

那為什麼我會說不讓人振奮?

因為台北是盆地。空地已經十分有限。(大家看看高漲的房價就知道了) 松山機場附近更不用說,不只多餘的空地取得不易,連帶的周圍建築都不能蓋得太高。整體來說,松山機場的航線拓展,算是短期有利長期不利。造成了遊客短期的方便,但是卻讓台北市長期的發展受到限制。

就算談成了松山機場跟南韓的直飛,那麼松山機場還可以再拓展幾條航線?他的機場和跑道都已經固定了,無從擴建。

與其不斷的拓展松山和其他機場的直飛航線,不如想辦法把桃園機場和台北市區的交通弄得便捷。如果台北市民前往桃園機場,便捷程度和松山機場相同、或是約略相同,那麼松山機場的航線增加也就不會讓人這麼振奮了,不是嗎?

這才是長期的根本吧。

看到媒體歌功頌德的讚揚重開的航線,很容易被牽著鼻子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