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st 試用

拿到 Joost 的 beta offer 已經快一個禮拜了,不過到今天才有空把程式裝起來試用看看。安裝檔案大概 10mb,抓起來並不很小。跑完簡單的註冊程序之後,發現 Joost 果然就是走網路電視風格,準備在網路上看影片了。

joost-1

Joost 上面的 MTV,雖然我根本不知道這幾個人是誰。可以看到畫面下方的控制面版,以及側面的一些個人化設定。如果不喜歡這個頻道,可以直接跳 channel。

joost-4

如果想要自己挑選 channel,可以進入頻道列表裏面挑選。

joost-2

似乎是某電影的開場。畫面還不錯。

joost-3

如果把視窗最小化,Joost 還是會留在背景。當你重新把 Joost 叫出來的時候,他會從剛剛中斷的地方繼續播放。或許,在背景的時候也還是繼續 p2p 幫別人傳送電視內容吧?:p 不過從功能、操作介面、使用便利性來看, skype 這兩個 founder 這一票應該又是賺翻了啊 :p

人們眼裡的雪是什麼?

白雪鎧鎧的景象,大家都覺得很美很壯觀。很久以前就一直聽到不同的朋友說,覺得雪很漂亮,或是很希望可以去看雪、玩雪之類的想法。我聽到的時候,總有說不出的感受。

雪,當然很美。可是居住在亞熱帶氣候的時候,我們可能不容易聯想到:

  • 下大雪的時候,如果不及早在門前和車庫前把積雪鏟掉,那麼可能就不用出入了,被雪封在屋子裡面。
  • 甚至有時候天氣夠冷的話,連雪都不用下太大,車庫的門根本就會結冰,捲也捲不動。
  • 每年都會有新聞,哪個地方的倒楣居民被大雪的積雪把房子壓垮了,家庭成員受傷慘重。
  • 下雪的時候,尤其是大雪的時候,開車在外很危險的。不只是車子容易打滑,而且如果天氣太冷車子途中拋錨,對車內的人更危險。
  • 同上,下大雪的時候,開車在外的話,車子是不能熄火的。誰知道你熄火以後還發不發的起來?

雪就跟海一樣。很美,很漂亮,但是也很嚴酷。長年生活在寒帶地區的人,或許很渴望溫暖的海邊,可以晒太陽、游泳、享受陽光和熱帶風情。可是老一輩的討海人可能會告訴他,海也有殘酷的另一面。

雪,也是一樣。

立委假報案來「演習」?

烽火戲諸侯

這個新聞,應該不少人都知道了。兩個白痴立委,沒有行政權和司法指揮權,也沒通知校方的情況下,就自己帶著教育部官員和媒體跑去台大做「演習」。這些白痴立委是以為現在警察每天跟他們一樣閒,可以沒事跟媒體玩遊戲是不是?

這個演習我只想到一個故事,戲名叫做烽火戲諸侯

立委是民意代表,立委的素質就是人民的素質。看來,人民的素質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你知道嗎?Did you know?

前幾天看到 stealth 的一篇 Did you know? 可是一直沒時間好好看。今天才偷閒稍微看一下,實在是一部好投影片,忍不住轉貼過來 XD

這篇是 lucifer 翻譯的中文版投影片。原本 Carl Fisch 的投影片在這裡,而他投影片的 blog 在這邊。這個投影片的參考資料列在這裡,而這邊可以抓到 wmv 檔。

智慧和才華

所有唸過管理學院的學生,都會知道知識管理這門領域很熱門,很多人在做研究,但是念起來很抽象,完全不知道唸起來有什麼意義。相對的,所有有實務經驗的人,都會體認到知識管理確實很重要。但是知道歸知道,卻始終沒有很合適的工具或方法來做恰當的管理。

大家都體認到這個問題,之前 Business Week 就曾經 run 過一篇在討論 talent drain 的現象。後來 Economist 又做了個 survey 在討論各界爭搶人才的現象。大家都說,現在 Google 幾乎把世界的人才都挖光了。其他的不是被 Yahoo 就是被 Microsoft 等巨人挖角。大家的焦點,都放在爭相高薪聘請專業人才上面。彷彿有了人才,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是這樣子嗎?

當年的 LTCM,全部都是債券市場業內好手出去組的公司。甚至公司合夥人之內,就有 Myron Scholes 和 Robert Merton 兩位諾貝爾獎得主。但是 LTCM 最後卻成為二十世紀金融市場最大的危機之一,它的殞落和誕生都有一樣的傳奇性。

數年前垮台的 Enron,也致力於聘請最頂尖最優秀的人才。在高峰時期,他們甚至一年 hire 了 250 個 MBA。但是 Enron 卻在 2001 年演變成最大的企業醜聞。高薪聘請專業人才並沒有保障 Enron 的成功。問題在哪裡?是這 250 個 MBA 並不是真正的人才?還是說聘請人才其實是沒有用的?

或許大部分的公司和組織,都不知道怎麼正確的定義「智慧」和「才華」,更不用談如何管理了。或許這也和 Peter Drucker 說的 “Knowledge Worker” 有共通之處?不過,我倒是想到兩段對話。

桓公曰:「如何而害霸乎?」管仲曰:「不能知人,害霸也;知而不能任,害霸也;任而不能信,害霸也;既信而又使小人參之,害霸也。」

子路問於孔子曰:「治國何如?」孔子曰:「在於尊賢而賤不肖。」子路曰:「范中行氏尊賢而賤不肖,其亡何也?」曰:「范中行氏尊賢而不能用也,賤不肖而不能去也;賢者知其不己用而怨之,不肖者知其賤己而讎之。賢者怨之,不肖者讎之;怨讎並前,中行氏雖欲無亡,得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