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sing Funds – 創業的時候到底需要多少資金?

不是,這邊談的不是「要先儲蓄,等到積蓄足夠養活自己一段時間以後再說」的那種論調。這邊要談的是你去募款 (fund raising) 的時候,到底應該開口要多少錢。

今天在 venturebeat 看到一篇好文章。是創投 Opus Capital 的 founder Carl Showalter 寫的:When seed funding is better than series A。我把對一般人創業最重要的部份摘要翻譯如下:

一個創業家的風險,存在於三個領域當中:團隊、技術,和市場。創業家如果想要衡量自己需要募集多少資金,只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即可:「我是不是只需要募一些小錢,就可以在接下來半年中,顯著降低我在這三個領域中的風險?」如果答案為否,那麼或許你根本不需要募集資金 ─ 你現在缺乏的不是錢。而是有其他方面的東西要補足。

如果答案為是,那麼在大概掌握自己需要的金額以後,也比較容易說明募款的需求以及應用資金的方式。而且如果只募到一小筆錢,好處也不少:

  1. 假設這筆 seed funding 是當作將來轉換為 series A funding 階段的基石,那麼創業家不會提早面臨股權稀釋的風險
  2. 如果創業家的確能夠用這筆錢顯著降低自己的風險,那麼之後到了 series A funding 階段,也比較容易得到好的評價。
  3. 只用一小筆錢來先嘗試自己的 idea,創業家可以得到更多的資訊和意見,來評估這個點子是不是真的值得自己將來投資這麼多寶貴的時間和精力下去。

當創業家能夠以少量的 seed funding 募集到一流的團隊,開發出紮實的技術或產品,而且能夠解決某個市場需求的時候 ─ 這些公司就已經準備好可以接受創投投資的 series A funding 了。

看了好文總是心情很好。看來應該找個時間也來翻一下 Paul Graham 的演講稿看看…

高雄港排名持續滑落

真巧,前幾天才聊到高雄港現在咖啡座比貨輪還多,十年之間就大轉型成為觀光港,今天就看到這個新聞:高雄港 世界第6貨櫃港排名不保

高雄港</p>
其實貨櫃港排名滑落不見得完全是壞事。當台灣從勞力密集的加工出口業逐漸轉型的時候,貨運吞吐量不如以往是可以想見的事情。可是隨著加工出口業逐漸老態龍鍾,卻又沒有新的產業起而代之,這就是大問題了。</p>

看來政府當年不應該推什麼「亞太營運中心」,應該推個「亞太咖啡座中心」才對。XD</div> </div>

諾亞方舟的啟示

諾亞方舟 (Noah’s Ark) 的故事很有名。聖經記載,上帝告知諾亞祂要讓萬物滅絕,並且指示諾亞造方舟,讓他挑選一些動物一起到舟上避難。之後大洪水果然降臨,地上的萬物只有諾亞一家,以及方舟中的生物得以倖免於難。

諾亞為什麼得救?不是因為他預知了洪水,而是他造了方舟。
如果諾亞知道洪水要來,可是沒做逃生的準備,那一點用也沒有。

倘若瀏覽人氣旺的金融投資討論區,不管當下市場行情如何,總是有人對市場現況分析的頭頭是道。但是分析的好壞有什麼相干?鐵口直斷又有什麼屁用?投資績效的好壞,只看操作結果而定。

這次海外 subprime 泡沫影響到許多人的房貸。但是房價泡沫化是這幾個月才發生的事情嗎?早在 2003 年就有人大聲疾呼要小心注意了。雖然我們不能遇見泡沫什麼時候破裂,但是我們仍然可以知道泡沫正在形成。不是嗎?知道泡沫正在形成,卻沒有做任何規避的措施,這不就好像諾亞知道有洪水卻沒有造舟嗎?

911 事件發生以後,巴菲特的保險公司痛賠了不少錢。巴菲特只說,他居然也忘了諾亞方舟的啟示。明明知道有風險在這裡,卻沒有轉嫁出去,能怪誰呢?

不管我們想要什麼、希望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們作了些什麼。

「想要」跟「做到」,是不一樣的 — 從巴黎的國際金融中心野望談起

今天無意間看到保鑣兄的 blog 上面有一篇「花都巴黎,要變身國際金融中心」。看到標題,想到這幾年杜拜的興起、香港的繁華,以及過往十年來台灣的淪落,很有一點感覺。
charts
巴黎有這種野心是可以理解的。現在,大概沒有一個國家不希望自己境內有個都市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因為只要有這樣一個都市,對國內的就業率提升、國民所得上升、國際能見度提高,都是非常有幫助的事情 (詳右圖)。放眼全球,只要在金融界稍有份量的公司,沒有一個不在國際金融中心設點。以目前來說,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當然是指紐約和倫敦,以及區域性的金融中心如杜拜和香港。

但是巴黎想成為金融中心,就做得到嗎?當然不見得,其中還有許多障礙有待克服。成為金融中心不僅僅是稅率優惠而已。有許多基礎建設方面的問題。以紐約和倫敦來說,兩個都市共有的優勢是:

  1. 國際航班十分流暢
  2. 基礎電信網路相當完整
  3. 英語母語
  4. 金融法規完善
  5. 交易所健全,流動性高
  6. 人才庫又深又廣,可以招攬世界各地的人才
  7. 休閒娛樂多,金融界的 top players 多半也很注重娛樂生活。

從上面的列表來看,金融法規只不過是其中一項法國需要改善的問題而已。法國人拋的下自尊不說法語講英文嗎?英文可是財務世界的標準語言。法國的學校程度參差不齊,最近才不斷有在討論想改善教育制度。法國提供的人才能夠撐起金融中心所需要的人力嗎?如果不行,巴黎能夠吸引世界各國的優秀人才前往工作嗎?

我並不是說巴黎無望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是這些是很明顯可見的絆腳石。如果這些絆腳石搬不開,那麼巴黎的要成為金融中心當然是障礙重重。

台灣大概十年前,連戰還在當行政院長的時候,也曾經喊過「亞太金融中心」的口號。那時候受到洛桑管理學院報告指出台灣國際競爭力下降的影響,口號喊的震耳欲聾。不只金融中心,連「亞太營運中心」、「競爭力全球 top 5」都喊出來了。那個時候,台灣也「想」當國際金融中心。

想歸想,台灣做了些什麼呢?誰記得?誰知道?連戰之後,張俊雄在前任行政院長任內也喊過「Taiwan Double」,說要讓台灣國民所得倍增。蘇貞昌也喊過「大溫暖」。然後呢?有什麼實際作為嗎?我看不到。

我倒是知道,以前的高雄港是全世界第三大貨運港。但是現在的高雄港,港邊的咖啡座比貨輪還多。我們的政府果然很環保,十年之內就把高雄港從貨運港變成觀光港口了。[1] 這陣子全球散裝航運景氣大好,但是高雄港有跟著得利嗎?也許你可以問問看高雄開貨櫃車的司機,看看他們最近生意好不好?跟以前相比如何?

「想」和「做到」一直都是不一樣的。每個男人都希望又帥又多金。問題是想歸想,你做了些什麼嗎?

Update 10/10:
[1] refer to: 高雄港排名持續滑落

閱讀與投資

看書和投資其實很像。

  • 越早開始投資,複利的效果才更能發揮出來。越早開始閱讀,得到智慧的時間越長。
  • 一般人不愛投資,正如一般人不愛閱讀。
  • 大家都愛買的投資標的多半不怎麼樣,暢銷書排行榜的書也多半庸俗不堪。
  • 看到好書,就好像買了一流的投資標的一樣,會忍不住想推薦給其他人。
  • 其他人聽到這種推薦,泰半一笑置之,不會當真。

一個是智慧的資本,一個是財務的資本。但是大眾看待兩者的方式好像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