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h Godin on Powerpoint Presentations

行銷大師 Seth Godin 在 2002 年的時候,寫過一本免費的電子書:”Really Bad Powerpoints (And How to Avoid Them)”。透過這本書,Seth Godin 說明了一般人製作投影片常犯的錯誤,以及做好一個 presentation 應該注意的事項,以及投影片準備的精髓。

這本十頁的電子書列舉了一些絕對不該犯的錯誤,第一點就是:

投影片上絕對不該超過 6 個字」。

作者相信,沒有任何簡報複雜到應該打破這個慣例。

大部分看到這句話的人,都會誤以為這和台灣近來流行的高橋流簡報法 (Takahashi Method) 相同。其實兩者的主張雖然有共通點,但是基本精神大不相同。Seth 強調的重點在於對簡報的情緒投射,對觀眾注意力的掌握,以及完整意念的表達。高橋流的重點則在於既定印象,以及直覺式的反應。

兩種簡報法,各自適合的演說者族群。

關於高橋流簡報法的說明,可以看這裡
關於 Seth Godin 的簡報法,可以參閱這個網頁,或是到這裡下載完整的 pdf。

Apple 1984 年的廣告

Apple 1984 年的經典廣告,在當年的超級盃播放。當年的這支廣告完全顛覆了電視廣告的製作方式和傳統印象。採用科幻電影的方式拍攝,是把廣告拍的像故事的先驅。而且雖然只在超級盃的兩個時段播出 ,但是也成功的替 Apple Macintosh 造成話題。

關於這個經典廣告的詳細資訊可以看萬能的 Wikipedia

NYSE 和東京證交所宣布結盟

紐約證交所又出招了,這次是和東京證交所宣布結盟,一般市場預期兩者可能合資成立合作公司,或是商談合併案的可能性。

這已經是一年來紐約證交所第三次大的併購/合併新聞,首先在 2006 年六月,紐約證交所宣布和歐洲的 Euronext 合併,成為橫跨大西洋最大的證卷交易所,並且在這兩天被核准了。然後在今年一月,紐約證交所再度領軍,買下印度孟買的 National Stock Exchange 的 5% 股票。在這次入股當中,也帶領了包括高盛在內的其他三家金融機構,各買 5%,總共佔了 National Stock Exchange 的 20% 股份。

就在這一堆合併風把大家搞的眼花撩亂之際,現在 NYSE 又要跟日本的東京證交所結盟合作,甚至有可能導向購併合作。

如果你對這一切沒有感覺的話,那麼你可能不曉得,在這兩家證交所上市的股票市值,加起來總計大約 20 Trillion 美金,約合600 多兆台幣。如果確實合併成功,那麼毫無疑問的,這個證交所將成為世界最大的證卷交易市場。

NYSE 最近的出招頻頻,或許也可以視為抵抗中國證交所的興起,所採取的防禦措施。不只盡力結合工業化國家的成熟證卷市場 (Euronext東京證交所),而且只要當地法律條件允許,他們也很願意拉攏如印度的新興市場。(印度在 2006/12/22 才准許外國人擁有印度證交所的股票,但是不能高於 49%。紐約證交所一月就宣布入股了,由此可知紐約證交所等集團手腳有多快 -_- 市場開放應該也是這幾家大財團促成的吧…)

除了證卷交易市場以外,期貨等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所也有類似的購併/結盟風潮吹起。去年十月芝加哥的 CMECBOT宣布合併,形成全球最大的期貨交易市場。

時代巨輪不停的轉動之下,這些金融巨人也被迫作出調整和改變。看到他們這些動作的時候,難免不禁在想:現在台灣的角色在哪裡?我們有和別人合作的價值嗎?對於其他人來說,我們的應許之地 (promised land,我喜歡把市場這樣稱呼) 在哪裡?

更直接的說,就算我們真的有價值,真的能夠營造出夠大的市場,如果有人要來跟台灣證交所談入股/購併的話,我們有膽量和對方合作嗎?如果對方是中國大陸的資金呢?會不會又有中資來台的問題?是不是又要大家上街遊行還是公民投票來表決這種事情?就算真的公民投票,弄得懂這些技術細節的人又有幾個?

印度阿三都有這種膽量跟氣魄了,我們呢?

時代巨輪運轉的陰影底下,如果看不清楚巨輪怎麼運轉,是會被輪子壓死的。

中文版的 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

今天吃完飯後,跟表現無敵棒的美寶到信義誠品逛書,無意間發現十九世紀的經典書 ─ Charles Mackay 寫的 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居然也出中文版了。

財訊出版的,而且中文名字翻譯的很直接 ─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翻譯者是阮一峰,我沒有看過他以前的翻譯著作,似乎是個比較生面孔。看譯者資料是個大陸上海人,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位呢?(猜想上海財經大學裡面叫做阮一峰的經濟博士生應該沒有兩位才是)

中文版翻的好不好,我不知道。不過看到有人把這種大作翻成中文版,總是很開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