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窟之旅的第三天 – 巴肯山 (Phnom Bakheng) 的日落

離開吳哥寺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急急忙忙的往巴肯山走,希望能夠看到傳說中美麗的巴肯山夕陽。

巴肯山其實並不高,大約只有 67 公尺而已。但是因為附近屬於平原地形,相對的巴肯山這個小丘陵就成為最高點了,也是觀光客登高環視吳哥遺跡群的好地方。當年是 Yasovarman 一世決定遷都來此。如果碑文記載可靠的話,那麼巴肯寺建廟時間在西元 907 年,比吳哥寺的建造還早了接近兩百年。

走的頗快的大象

我們接近巴肯山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顆大樹下面,綁著一隻大象,讓觀光客可以騎著大象繞樹一圈。雖然現在大象載著客人慢慢走,可是等到天黑要下班的時候,跑的可快的呢 =_=

我們沿著黃土路緩慢爬坡上山。山頂距離不很遠,但是由於都是塵土路,大家都覺得風塵僕僕。路上觀光客絡繹不絕,一條大長龍都往山頂走,所以要走錯路基本上是不容易的。好容易走到了山頂,巴肯寺終於在望的時候,卻被嚇到了 =_=

觀光客像是攻城一樣 @_@

… 大家是在攻城嗎?… 為了要看夕陽,我們也只好拖著疲憊的身軀往上走了…

IMG_2973

好在夕陽的美景確實不差,也不枉了我們走這麼一遭。不過我們環目四望,卻沒有看到吳哥寺在夕陽光輝下的身影。也許是我們被人群遮住了沒看到好角度吧?

當年 Yasovarman 一世建造巴肯寺之時,看到的夕陽想必也是這般景色。恰好一千一百年後的現在,我們看到的夕陽仍然十分美麗。但是底下的國度,卻是花開花落,由叢林變昌盛,再由繁華變成廢墟,更在廿世紀末上演了一場人間悲劇。當年在巴肯寺之後興建的許多寺廟,今日都只剩下傾頹的遺跡。以前的吳哥人,追求的是不朽嗎?他們達到不朽了嗎?

中正紀念堂改名之我思 – 當代知識份子的墮落

在我開始以前,讓我先請大家猜個謎好了。

你知道世界上現在 GDP 最高的國家是哪一個嗎?
美國?日本?瑞典?還是德國?

都不是。是百慕達。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以為百慕達三角洲只會掉飛機呢?但是現在世界上 GDP 最高的國家,就是百慕達。根據美國中情局的資料,2004 年的百慕達 GDP 已經多達 $69900 美元。而根據這邊引述世界銀行的資料,2005 年百慕達的 GDP 更是達到 $76403 美元。這段時間內,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公佈的資料,台灣在 2004 和 2005 年的 GDP 分別是 $14271 美元和 $15291 美元。

我們賺的錢只有不到人家的 1/4 呢。喔,對了,百慕達只有 53 平方公里大,論面積,台灣是他的六百倍。他的天然資源比台灣更少,但是卻能創造遠比台灣優越的財富。

前言說完了,那麼來聊正題吧。

自由評論 - 獨裁之牆

這是昨天在自由時報看到的評論,想了一想好像實在該出來寫點東西。看到這些文字,我有點意外、有點錯愕,也有點難過。自由時報,到 2006 都還是閱報率第一的報紙。可是寫出來的評論,在我的角度看來,好像只有恨。

濃濃的、化解不開的恨意。不碎屍萬段挫骨揚灰不足以洩憤。於是先要拆除兩蔣銅像、繼是要中正機場改名,然後是中華郵政 / 中國石油改成台灣郵政、台灣石油,現在則是中正紀念堂要改名並且拆除圍牆了。那麼,接下來呢?要不要把他的後人趕出台灣呢?

事實是,蔣中正已經死了。他的是非功過,將來自有史家品評。如果對他不爽,極度痛恨他的所作所為,那麼大可以下筆為文、著書立說闡述一番。改名的意義在哪裡?拆除圍牆的意義又在哪裡?我看不到。

事實是,中正紀念堂已經是觀光客來台北的大景點之一了。許多外國朋友來到台北,除了故宮和小吃以外,通常也都會詢問中正紀念堂的交通方式、遊園路線。即使蔣中正罪大惡極,那麼留著中正紀念堂也無礙史官撥亂反正,甚至更能當作當年威權統治的罪證。貿然改名,只是徒自讓台北市少了吸引觀光客的賣點,讓鄰近商家和小販生意直線下落而已。

看看這幾年國內的發展,從一連串的拆除銅像開始,到教育部的教材去中國化改編,和國中國小的鄉土教育強調本土化,再到中正機場改名、國營事業改名,和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改名… 這怎麼越看越讓我想起共產黨的紅衛兵?當年中共文化大革命,打倒孔家店、推翻帝王專制圖騰的種種作為,不就是現在這樣嗎?

現在:看到「中正」的東西,就是罪惡淵藪,打掉。
紅衛兵:看到孔廟,就是害中國墮落的元兇,打掉。

很像吧?都是那麼急切、強烈的想要擺脫巨大的陰影,濃烈化解不開的恨意,還有無處宣洩的鬱悶。在我看來,這就好比有人殺了你兒子,你巴不得要兇手償命。於是你把他抓來,千刀萬剮之後,給了他最後一擊,終於了結了他的生命。然後呢?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你是為了復仇而活的嗎?那麼殺了他以後,你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那麼,這和百慕達、知識份子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

看看百慕達吧。人家一個小島國家,周圍都是海洋,卻能憑藉著優良的金融制度和法律,建構成為境外金融中心。地方只有華盛頓特區的 1/3 大小,台灣的 1/600 大,但是 GDP 接近美國的兩倍,台灣的四倍不只。

世界不會因為你忙著做仇恨鬥爭就停下來等你。這個世界上,少了你一個台灣,還有很多國家等著起來取而代之。百慕達也是。如果今天他政府改弦更張,決定來個政策大轉彎,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可以參考萬那杜的下場。萬那杜本來也是經營類似型態的金融中心,可是在政府宣佈要求境內所有銀行在當地開設永久地址的辦公室、加上至少聘用一位全職員工以後,銀行數目從 37 家銳減為 7 家。

事實是,如果你不夠爭氣,世界不缺乏可以取代你的國家。萬那杜如此,百慕達、台灣亦如是。

那麼,這幾年台灣做了些什麼?除了無止境的仇恨鬥爭以外,還有什麼事情在發生?我們的願景和應許之地在哪裡?我們的國民生產毛額為什麼在民國 85 年以後就停滯不前?

講的更白一點,台灣的知識份子都在做什麼?受過教育的人如你我,每日兢兢業業忙忙碌碌,做了些什麼事情、到底有什麼樣的貢獻?為什麼沒有改變這一切的發生?為什麼沒有有傲骨的讀書人站出來力挽狂瀾?為什麼我們坐看社會空轉卻麻木不仁?

古代的士族,是社會價值、倫理道德的維護者。如果知識份子都不能夠奮起振興時弊,那麼必定會出現如同五代十國一般的黑暗時代。將來的史家,在論斷這個時代的時候,除了針砭無知無恥的政客以外,所有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也難逃「自掃門前雪」的罪責。

中正紀念堂改名的表面,是政客的炒作和族群的操弄。真正內在的涵義,是當代知識份子的墮落,與道德倫理的喪失。雖然我明明知道,末世衰象時,這種光怪陸離本來就應該層出不窮,但是如果連真話都說不出來,那麼我肚子裡的書恐怕也是白讀了。只希望,接下來十年之後,不會真的出現如古代賈似道時典官賣爵的樣子就好了…

吳哥窟 (Angkor Wat) 的最高塔

畫說我們匆匆看完迴廊浮雕,猛然發現同團團員都已經不知去向。從走向上看來,應該是已經前往中央主塔。於是打起精神,趕忙前行。到了主塔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靠近主塔一看,心裡難免開始猶豫:「我真的要爬這玩意兒嗎?」

IMG_2924

並不是主塔太高,整個主塔高度大約是 65 公尺,但是重點是斜度跟階梯啊。主塔斜度超過 70 度,階梯之間的高度差也很大,再加上每個階梯可以落角的地方很小,甚至不太勻稱,還有的地方已經破損不能使力。更倒彈的是,右下方還有個牌子,警告大家自己小心身體健康,如果要爬各安天命 -_- 一看就讓人有點望之卻步啊。許多觀光客來到這裡,總是會有一兩個沒上去看的。我是想說老爸老媽看不到人影,可能還在上面吧。再說,都千里迢迢來這麼遠了,難道不上去看看嗎?這可是象徵須彌山的主殿哪!於是硬著頭皮往上爬。

剛開始都很快,只要手腳並用很快就能爬到上面去。不過接近最後幾階的時候,突然發現上面幾塊階梯都殘缺不全了,這該如何是好呢… 硬衝的話沒有十足把握 (叫我衝也要先給我鋼盔吧?),那要不要往下走換一面挑戰呢?… 低頭往下一看 — 一陣暈眩,我想我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好了,這種地方叫我怎麼下去啊 =_= 咬一咬牙,猛往上衝,就這樣爬到塔頂囉。

IMG_2929

從塔頂上看往上爬的人們,大約就是這種感覺。因為很斜,所以看不太到正在爬的人,只有他們接近頂端的時候才會看到一點頭冒出來。圖中這位太太,正在好心的幫對方拿他的水,讓他可以雙手並用爬最後幾階。

排隊等著用扶梯下塔的人

不過我在塔頂並沒有呆太多時間。一上塔就碰到正準備排隊下塔的父母,他們告訴我他們已經排隊半個多小時了 Orz 因為塔的四面當中,只有南面有階梯可以下塔,比較安全。所以觀光客都會排隊準備從南面下來,大排長龍… 於是我上塔沒幾分鐘就陪父母下來了 (還是插隊的 >_
這是南面的扶梯

大家就是從這裡下塔的。四面當中只有這裡有鐵扶手可以攙扶。大家都是小心翼翼,一階一階慢慢踩著下來。不過偶爾看到有些當地僧侶,下塔如履平地一般迅速滑溜的就下塔了,實在欽佩無比 >_SOKHA Hotel 你們賺門票賺那麼凶,怎麼這種扶手的錢還要讓觀光客出啊? -_- 會不會太沒天良一點…)

吳哥窟最有名的倒影圖

下得塔來,離去以前,不可免俗的當然要跟吳哥窟倒影合照留念。觀光客都喜歡在這邊拍照,還要排隊呢。我們才剛拍完了馬上就有其他旅遊團要來拍團體照。不過話說回來,這個角度看過去的吳哥窟,還真是美…

收拾了一下吳哥寺情懷,我們準備前往巴肯山看日落了。

吳哥窟 (Angkor Wat) 的迴廊浮雕 – Part 4

走過國王宮庭的盛世景象,再過一個轉角,我們看到截然不同的世界。這是天堂和地獄交錯的畫面…

不知道是不是奴隸的景象?

這個畫面,不知道是不是奴隸被牽著走的景象?看到的時候,我們以為是戰敗者被當奴隸牽著走。善良的美寶,看了心裡很難過,跟我說:「看到這個,我只覺得,千萬不能有戰爭。萬一真的一定要打… 絕對不能打輸」。我只能默默的點頭。

這是被老虎咬嗎?

這張圖,我們完全分不出來,這是地獄裡的景象?還是單純的描寫被猛獸襲擊呢?

地獄執掌審判的大神 Yama

這是職掌地獄審判的大神 Yama。也是查書才知道的。本來還在奇怪,這傢伙怎麼這麼多隻手臂呢。

這是在撕裂活人嗎?

這個人,是被活生生撕裂?還是褲子被脫下來?

兩手兩腳都被綁住了

這兩個人,好像俘虜一樣,兩手兩腳都被綁住了。

這是在分屍嗎?

好像要千刀萬剮一樣。這個是不是地獄的景象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就算不是大概也相去不遠了。好可怕啊…

IMG_2917

轉過轉角,下一個長廊就是乳海翻騰的創世圖… 匆匆瀏覽過浮雕之後,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吳哥窟的最高點前進。

吳哥窟 (Angkor Wat) 的迴廊浮雕 – Part 3

Suryavarman II

看完了爭戰畫面,轉過轉角,我們看到吳哥城的建造者 Suryavarman 二世,以及他的儀仗車馬。百餘公尺的浮雕,華麗雄壯的軍容,不難讓人想見當年國勢強盛的景象。Suryavarman 二世坐在寶座之上,手持拂塵,神態從容。旁邊的俾女和隨從,分別手持羽扇華蓋。

IMG_2894

騎著大象,壯盛的軍容。這個人應該也是當年的王功將軍吧?

IMG_2895

這張的人比較屌,還要特別回頭擺 pose。

屋頂的雕飾也很考究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片牆壁在描寫君王和軍容壯盛的景象,這條長廊連屋頂的雕飾都特別考究。即使千百年後的現在看來,依然美輪美奐,美不勝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