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le Of Software

While reading a discussion in a mailing list, I ran accross something like this:

“Heh – people make their living tuning Oracle. Come to think of it, there are software companies who’s sole purpose is to provide tuning applications.”

Well, why can’t we say “Come to think of it, there are software companies who’s sole purpose is to provide tunable/must-be-tuned applications.”

So, what’s the role of the softwares I’ve written?

媒體, 真的是製造業?

20060103_01

媒體現在難道真的變成「製造業」了?

相信大家平常在電視新聞上的各種「示意圖」應該已經看的眼花撩亂了。可是像下面要敘述的情形卻不多見吧?

請先看一下上面那張圖。是香港星島日報的新聞, 在報導抗議人士拿彈弓攻擊鎮暴警察的。有看到那斗大的標題嗎? 「彈叉射螺絲母 警員痛入心」。真是凶悍的抗議群眾! 真是可憐的警察杯杯!

但是, 真的是這樣嗎?

這裡有一篇 blog 在寫這件事情, 在這裡有完整紀錄當初這張圖片的出處以及來源:原來這個頭戴防毒面具、手拿彈弓的人, 是 2004/03/01 在委內瑞拉暴動的時候被拍下來的! 香港星島日報取得了資料照片之後, 移花接木巧製成聳動無比的新聞, 呈現給廣大的讀者群眾。

小時後聽過一句話, “You are what you eat”. 那麼現在的我們要看些什麼資訊, 是不是也取決於媒體編輯要創造些什麼新聞給我們看? Well, 這次是運氣好某 blog 的主人特別眼尖, 加上他又有保留當初圖片的原出處。天曉得星島日報或是其他媒體, 搞這種花招搞幾次了呢?

也許, 媒體不只是製造業, 而已經變成「精緻手工業」了。

這種新聞就讓我回想起一則小故事, 可能很多人以前都聽過…

戰國時代, 齊威王常常聽到一些左右親近人士對他說一些地方官的評語。親信都說, 即墨的大夫很蹣酣無能, 而阿的大夫是能臣賢吏。齊威王聽了以後不動聲色, 另外派人去實地探查。不久之後, 傳令兩地大夫回朝晉見。</p>

即墨大夫先到了, 一句話也沒有說, 大家都覺得很奇怪。阿的大夫後到了, 齊威王就邀集群臣, 準備行賞論罰。大家都覺得, 阿的大夫八成有甜頭可嚐, 不過即墨的大夫就慘了。

齊威王先把即墨大夫叫到前面, 說道:「自從你到了即墨之後, 常常有人毀謗你。可是我派人去即墨查探, 田野開闢, 人民富饒, 官無留事, 東方安寧。是你專心治邑,不願意諂媚我左右來求名。」於是封了即墨大夫萬戶食邑。

齊威王再把阿大夫叫來前面, 說道:「自從你到了阿之後, 每天都有人說你很賢能。可是我派人去阿查探, 田野荒蕪, 人民凍餒。是你為了求得封賞, 所以厚幣交結我左右。」於是用大鼎烹了阿大夫。

齊威王再把平常稱讚阿大夫、詆毀即墨大夫的人叫來, 說道:「你們在寡人左右,寡人以耳目交付給你們, 可是你們卻私受賄賂、顛倒是非以欺寡人。有臣如此, 要他何用? 一起去鼎裡吧!」就在左右親信的求饒聲中, 齊威王把平常最親近的幾個拋到鼎中。

於是, 群臣都很驚懼, 不再敢文過飾非, 齊國大治。</div>

古時候, 齊威王靠這種方式確保他的資訊來源正確無誤。今天我們媒體這樣亂搞的時候, 我們有什麼方式可以確保我們能聽到全部的事實?

[註] 齊威王的故事被我稍微改寫的比較戲劇化一點。史書上的原文大致上是這樣:

齊威王召即墨大夫,語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毀言日至。 然吾使人視即墨,田野辟,人民給,官無事,東方以寧。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助也。」封之萬家。</p>

</em>召阿大夫,語之曰:「自子守阿,譽言日至。吾使人視阿,田野不 辟,人民貧餒。 昔日趙攻鄄,子不救;衛取薛陵,子不知。是子厚幣事吾左右以求譽也。」

是日,烹阿大夫及左右嘗譽者。於是群臣聳懼,莫敢飾詐,務盡其情,齊 國大治,強於天下。</div>

You ca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twilight

這二三十年來, 學者專家們不斷警告我們, 漠視溫室效應所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從早年的冰帽溶解淹沒低漥國, 到新近的 “明天過後”, 都是類似的警示。

由於石化原料的過度使用, 二氧化碳濃度問題越來越受到重視。雖然京都議定書因為美國的不配合而形同具文, 不過關注這個議題的人仍然不少。大家都在努力想辦法降低石化燃料的使用、大量種植樹木以吸收二氧化碳。

就在這個時候, Stanford 的 Ken Caldeira 提醒了我們, 動腦袋的重要。

他最近提出資料證明, 雖然樹木對於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極有幫助, 但是深色的樹葉吸收陽光之後, 在光合作用中釋放出熱和水, 而這釋放出的熱, 在某些緯度之內反而使當地的氣溫升高。

The Wired : Careful Where You Put That Tree

我們在遇上難題的時候, 好像常常一廂情願的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們答案。當只需要默默照著吩咐去做的時候, 彷彿肩膀上所有的責任都交給出主意的人背負, 而自己也省了動腦筋的麻煩。我想, 古時候游獵時代的 “長老” 和 “賢者” 大概就是扮演這種出主意的角色的吧。

只是太陽底下果然沒有新鮮事, 這種戲碼, 千百年來仍然沒有改變。

群眾仍然一廂情願的照著 “學者專家” 的說法, 去作簡單的事情。群眾仍然不喜歡自己動腦思考前因後果。

樹種不種、種在哪個緯度、溫度是不是真的比沒種樹之前還高, 其實都不是重點。只是你在作一件事情之前,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我想, 我大概也是不知道的一個吧。

Who’s surfing the web with you?

NSA HQ

紐約時報自從上次揭露了 Bush 授權大量監聽民眾通訊之後, 現在又報導另外一篇: Spy Agency Mined Vast Data Trove, Officials Report

我記得很久以前就有傳聞, 說 NSA 能夠監聽所有的國際電話, 舉凡電話中疑似出現 “炸彈”, “阿拉” 等字眼的通訊都會被自動錄音保存下來。當然這種傳聞從來沒有被證實過, 大家也總是一如往常的喜歡想像 NSA、CIA、FBI 等機構有多麼「神通廣大」。

嗯, 那時候, 還是電話盛行、群眾沒有使用網路習慣的 90 初期年代。

這次, NY Times 則是踢爆了 : 監聽範圍不只限於當初白宮所承認的範圍, 而且也不只限於國外通信, internet access 不論國內外都在監控範圍之內。

回想起以前對於 NSA 的各種傳說, 撇開人權隱私不談, 光是耗費的浩大工程就不禁讓人頭皮發麻; 要做這種監測需要多少設備? 資料儲存又需要多少空間來存放? 需要多少人力來判讀測錄下來的資料? 又需要多少程式來輔助? 這就跟當初攻擊阿富汗之前先空投物資下去給當地民眾的意思相同 : 都是凱子國家才有能力作的事情。

當一個國家, 為了保護自己, 居然需要花費這麼高的代價的時候, 我只想到孔子的一句話:

「仁者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