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追殺的下場

最近因為某候選人被查稅的事情引起鄉民熱議,讓我想到 2008 年美國參議員選舉的案子。

2008 年美國阿拉斯加州參議員選舉前幾天,追求連任的參議員 Ted Stevens 被法院定罪。數日後,Ted Stevens 以不到四千票的些微差距敗給競爭對手 Mark Begich。然而,就在選後不久,其中一位控方證人出面表示他做了偽證,而且公訴人在明知他的證詞有問題的情況下依然讓他出庭作證。

隨後的調查更被發現,當初公訴人刻意隱匿了對辯方有利的證人和證據。

Ted Stevens 的案件,後來在 2009 年被撤銷起訴。但是當然參議員席位不可能重選,他本人後來也於 2010 年的空難喪生。

至於起訴他的公訴人呢?其中兩位在 2012 年被懲處。兩人的處罰分別是停職 15 和 40 天。是的,只罰停職這麼幾天就沒事了。

政治追殺、司法迫害並不只有鬼島會發生。判決並不總是準確而公正。正義更往往來的並不及時。

We live in an imperfect world. We can improve it by stop pretending it is.

中國的經濟發展與民主

“To date, Beijing has been able to maintain a viable and largely politically stable society mainly because the political restraints of a one-party state have been offset by the degree to which the state is seen to provide economic growth and material wellbeing. But in the years ahead, that is less likely to be the case, as China’s growth rates slow and its competitive advantage narrows."

葛林斯潘最近在 Foreign Affairs 寫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有個觀點特別讓我感到值得一提。西方觀點一般認為,隨著共產國家的經濟水平提高,人們也容易趨向追求票選的民主。葛林斯潘這篇文章也不例外。

這種觀點認為,中國之所以能夠維持相對不民主的制度,是因為高速的經濟成長。但是人民生活改善到某一程度,或是經濟成長一旦減速遲緩,中國制度被改變的壓力也會隨之增加。換言之,西方熱衷輸出民主的政體可以坐等中國持續高速發展 ─ 或是崩潰,因為兩者都會讓中共政體裂解,將中國轉化為民主國家。

這是個很方便的概念,也讓鴿派成功說服鷹派,讓他們願意與中國和平做生意,促進中國的發展,讓原本是宿敵的陣營打了約 30 年的交道。

可惜的是,這個假設前提根本是錯的,因為持這種觀點的西方人 (以及許多台灣人) 根本不懂所謂的「中國特色」。

事實真相則正好相反,中國並不會因此而追求民主。而是中國的經濟起飛是建立在政治穩定的前提之上 ─ 至少大部分中國人都是這樣相信的。鄧小平也是掃平四人幫以後才能帶領中國走向改革開放之路。

可以預見的是,西方主流觀點認為一旦中國經濟減速,中國共產黨將會面臨巨大的民眾壓力。真相則恰恰相反:當中國經濟減速的時候,大陸民眾會更緊緊的抱緊共產黨,確保「政治穩定」,希冀由此帶來更宏偉長遠的光明之路。

哪一種觀點是對的?We shall soon see in a few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