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始終認為,近年中日必定開戰

有我 facebook 好友的人大概都知道,我近一兩年始終認為,不遠的將來中國大陸和日本必定開戰,而且最有可能就是 2014。常常都有人見面的時候問我為什麼這樣看?週末抽點空剛好來寫點文章說一下。

從大陸的角度來說,2008 的北京奧運和金融海嘯,讓大陸有了大幅提昇的自信心。背負著前清一百多年飽受欺凌的血淚史之後,在毛澤東振臂高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 60 年後,他們現在真的相信自己擠身強國之林。街頭巷尾所有的民眾都有這個情緒:今天的中國強大起來了。我們不去欺凌他人,但是也絕對不容其他國家再來佔我們便宜。尤其是日本。二次大戰的帳不跟你算已經是我們寬大了。如果你們再來挑釁絕對讓你好看!

釣魚台剛好是個敏感的導火線。

日本政府 2012 年將釣魚台「收歸國有」的事件開始,摩擦不斷升溫。鄰國之間領土有爭議的現象並不罕見,但是國際間在進行合作的時候,多半以擱置爭議的方式處理,不能談的不要談,先談可以合作的項目。日本首相安倍則是強硬表示日本絕不接受擱置爭議的作法,要求中國政府只能接受釣魚台是日本領土。

這在中國政府當然是不能接受的。先不論領土疆域本來就是任何國家都不輕易退讓的底線,中日關係更是近代中國最深的傷痛。政府領導人如果在主權問題上面對日本屈服,形同百餘年來中國現代化的成就盡數化為烏有。我敢說,任何大陸領導人如果承認釣魚台是日本領土,他的領導位子絕對坐不上三天。換句話說,中方的領導人,陷在一種一步也不能退的窘境上。

從日本的角度來說,失落的二十年帶給日本巨大的影響。經濟長年不振帶來的不只是消費的低迷,也形成國民自信心的降低。徘徊在低谷的低生育率,更讓原本嚴峻的國家財政雪上加霜。人民渴望強而有力的領導人帶領他們走出泥淖。整個經濟局勢像極了二次大戰前的日本。

這一切都為軍國主義復甦提供了充足的養分。

但是最關鍵的部份還是,日本的經濟體系基本上已經無可救藥。希臘鬧歐債危機的時候,gdp 對國債比例才 148%日本早在 2008 就破 200%近年又瘋狂暴增,在今年日本債務正式突破一兆日圓。等於是平均每個日本國民身上要背負近 800 萬日圓。日本已經完全沒有出路。

唯一的出路就是打仗。

打南韓 / 台灣?不可能。這兩個都跟菲律賓一樣是美國樁腳。日本在二次戰後形同美國的保護國,不能不看美國的臉色行事。俄羅斯?更沒有希望。左挑右挑好像只剩下中國大陸。反正有釣魚台這個題材可以發揮。

對美國來說,中日開戰是利多於弊。首先日本向美國的軍購金額必定大增,其次美國更可以趁機加大對日本的影響力,順便在實戰中觀察大陸解放軍建軍的戰力和戰術。倘若日本戰敗,美國會以調停者的姿態介入,持續防堵大陸勢力深入太平洋。倘若大陸戰敗,美國更會以民主大國的身分,直接「協助中國戰後重建」,扶植親信的政權,從核心上掌握中國的制定議題能力。

簡而言之:

  1. 日本由於國內環境致使右翼抬頭,財政因素導致政府捨戰爭之外別無他途。
  2. 戰爭對象除了中國大陸,別無他國可選。
  3. 釣魚台是個現成的極佳導火線。
  4. 即使知道有戰爭的風險,但是大陸領導人迫於歷史因素和民眾情緒,不可能在敏感議題上對日退讓。更不可能在領土問題上讓步。寧可開戰。
  5. 唯一有能力事先調停這場戰爭的美國,有充足的利益誘因讓它坐視這場戰爭發生。

哪個國家債務負擔最重?

哪個國家債務負擔最重?
(Photo from The Economist)

金融海嘯襲來,各國爭相舉債刺激經濟。但是每個國家對這種措施的承受度不一樣。有的國家財政比較健全,舉的起;有的可能吃了就變瀉藥了。

這張圖是從 Economist 來的,引用 IMF 的資料畫成的圖表。表中可知,西方工業國的舉債多半高過新興國家,而日本的債務負擔尤其沉重。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全文

今天從阮一峰的 blog 看到,原來網路上就有當年二次戰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判決書全文

阮一峰文中提到他遍尋不著中文版本。我在 Google 上面找了一下也沒找著,不知道是不是中文版沒有被數位化放在網上供人閱覽?

歷史不應該是仇恨的根源,但是歷史的教訓也不應該被忘記。

雕欄玉砌應猶在

這次去日本,是第四次了。不過以前去的時候年紀都小,這次是十幾年來第一次造訪。有些東西變了,也很多東西沒變。我仍然在大阪城拍走道和天守閣,也仍然在東大寺看大佛,以及到東本願寺餵鴿子。

小時候的大阪城天守閣不是這樣的

改變最明顯的,大概是大阪城的天守閣。小時候看到的天守閣屋瓦,都是深黑色的,類似櫻門或是大阪城其他角落的屋瓦顏色。現在這個版本大概是再度重新整修過,綠色的琉璃瓦,看起來更鮮豔了。

櫻門前的長走道

櫻門總覺得比以前看到的更漂亮。

外觀的改變總是很明顯的被注意到,但是深層一點的內涵卻不容易被體會。日本依然乾淨親切有禮,不過回國之後只讓我更覺得台灣真像個沒文化的地痞流氓集散地。下機之後,回家途中,高速公路上面今天彷彿每個人都殺紅了眼一般,見縫就擠有隙就穿。不管什麼事情先按喇叭就是對的。看到老人家過馬路走太慢,不是叭他一下就是迫不急待的先繞過去。

我不知道是小時候感受不深刻,還是文化落差這幾年變更大了?以前我去日本,從來沒有這麼明顯的文明生活和野蠻世界對比感。

台灣現在的小孩子要進電梯的時候,普遍的居然都不知道要讓電梯內的人先出來。而且父母就在旁邊親眼看到居然還不知道管教。這些生了小孩又不懂得教養的人,以及只重視英語數學電腦才藝教育的人們,難道沒發現現在的大人小孩 ,連做人的禮貌都不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