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可能強制規定網站「無障礙」化

加州的 Target.com,一家零售業者,正在和美國國家盲者聯盟打官司。

美國國家盲者聯盟表示,Target.com 的圖片都沒有加上 alt 屬性,而且頁面無法用鍵盤操作﹝表示使用者必須能夠控制滑鼠﹞,以及沒有讓人瀏覽方便的 h1 等標籤。他們認為,這個網站對視覺障礙者造成障礙,違反了聯邦法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ADA﹞,以及兩個加州州法,California Disabled Persons Act 和 California Unruh Civil Rights Act。

之前法院已經裁定,依照 ADA 的規範,Target.com 網站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必須能夠完全符合 Target 實體商店對盲胞的便利性。而且承審法官也發現,加州州法的規定比聯邦法寬鬆的多,「沒有任何說明表示需要針對實體店面」。

如果最後盲者聯盟獲勝的話,這個判例可能會對網路產業造成不小的影響。

From: 加州法院傾向強制規範網路無障礙

Facebook 的 CEO 被告了

Facebook 的 CEO Mark Zuckerberg 被告了。(詳見 slashdot) 三個原告認為 Facebook 根本是剽竊了他們當年的 Business plan和程式原始碼。三名原告當年的網站後來發展成為現在的 ConnectU。三個原告於是要求法官:

1. 關閉 facebook
2. 將 facebook 的所有權,以及 facebook 所有的利潤,轉移給原告。

很多人聽到消息的直覺反應是:太扯了。

真的是滿扯的,不過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在美國,打官司告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他們打官司的目的經常不是為了勝訴,而是為了凹比較好的和解條件。

Facebook 如今是當紅炸子雞,看來大家都想找個藉口分杯羹。

Google 偷用搜狐的 Database?

這和哪個公司沒關係,和哪個地方的作法有關係…

話說大陸那邊的 Google 前陣子出了一套拼音輸入法,當時看到不以為意,想說反正用不到拼音輸入法,也壓根沒想到要裝裝看。沒想到今天就看到另外一則新聞,說 Google 這個拼音輸入法有偷用搜狐的 dictionary,而且還被搜狐抓包抗議。現在 Google 大陸那邊的發言人已經用 email 的方式做了說明,並且推新版的 dictionary 來擺脫對搜狐的 dependancy。

看到這個新聞,我只覺得,這和 Google 或是這家公司沒有關係,而是跟當地企業文化和思考模式有關係。兩年前,還在前公司的時候,聽到某沈姓大頭在台灣侃侃而談他的「大陸經驗」時,也是嘖嘖稱奇:「這種擺明採火線的事情也能幹,真不怕法務找麻煩啊?」現在看到這種新聞,好像只是讓我的感受更強烈:

不管是哪個跨國企業,只要是當地人 run 的公司,帶的就是當地的企業文化。不管是在台灣或是大陸,文化就是當地的文化。這是人的問題。不是公司的問題。

但是公司要想有好的企業文化,就得要 hire 對的人。這時候就是公司的問題了。

Viacom 狀告 YouTube,求償十億美金背後的問題

Viacom 上次才要求 YouTube 移除大約十萬支盜版影片,被公認為是為了在跟 YouTube 談判的過程中增加籌碼 (因為 Google / YouTube 早就和其他幾家出版者敲定 deal 了) ;現在則是一狀告上法院,聲稱自己的版權影片在 YouTube 上面被瀏覽了超過十五億次,並且要求大約十億美金的賠償。

這不只證明當初 Mark Cuban 說的並非空穴來風,官司也點出了另一個很弔詭的問題:數位千禧法案,是不是該修正了?根據 DMCA,GooTube 當然可以大方的宣稱,他們完全符合法律規範。而除非 Viacom 能夠舉出強而有力的證據,指出 GooTube 確實有惡意犯行,否則官司要打贏不見得容易。

但是這種方式,對大公司都不見得合理了,對個人出版者 / 影片製作者來說怎麼辦呢?他們有能力自己上 YouTube 日以繼夜盯著看各種上傳影片,來確認自己的出版品沒有被盜版嗎?我自己就丟了不少其他人創作的影片上去啊 (羞)。那他們的權益怎麼辦呢?難道他們可以跟華納音樂一樣,自己跑去跟 GooTube 談一個 deal 出來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不過單純就技術上來說,要 GooTube 去分辨各個影片是否創作者自行上傳、或是取得合法授權的上傳,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也是 DMCA 產生的原因。不過,把這種成本用這樣的方式轉嫁給使用者,合理嗎?

網際網路發展了這麼多年,灰色地帶的草莽氣息從來沒少過。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充滿著追夢的人們,與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