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的變相加稅

最近比較忙一點,常常不在家裡,白天出門深夜回家。

昨天晚上,家人跑來問我:「明天你可以幫忙丟垃圾嗎?」
我:「ㄟ,不行ㄟ,我明天出門晚上才會回來。」
家人:「糟糕,看起來明天大家都不在家。不過垃圾沒人丟哪…」

這段對話聽起來很熟悉嗎?很多家庭裡面或多或少都應該聽過類似的對白。我們之後怎麼解決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不過想到就很幹啊 -_- 為什麼我丟垃圾就一定要買專用垃圾袋?為什麼我買了專用垃圾袋以後,還被規定一定要在幾點幾分到哪裡才能丟垃圾?這根本是變相加稅 (垃圾袋的 $$ 和丟垃圾的勞役) 嘛… 為什麼我每年除了繳稅、丟垃圾還要多付錢?為什麼我就算付了錢,想丟垃圾還必須要每天空出一個固定時段才行?簡直是把市民的時間當作不用錢。難怪台北市老是二流都市沒有機會進步…

喔喔喔,我完全可以想像台北市政府會怎麼說。「加稅?沒有啊!使用者付費嘛。再說,我們也沒有強制民眾要丟垃圾啊。只不過你亂丟垃圾我們會罰你、跑出去郊外挖洞埋垃圾我們也會罰你。啊對了,如果你不丟垃圾、垃圾囤積在家裡導致惡臭影響鄰居,我們也會罰你喔。」

是啊,好一個使用者付費。最好我平常沒有繳稅啦。啊其他縣市的居民怎麼就不用付費了?當然我知道這種「變相加稅」的論調一定不新鮮,應該八百年前就有人說過了。但是這次我又被踩到痛腳,一定要幹一下的 -_-

我記得當年專用垃圾袋推行的時候,台北市幾乎沒有反對聲浪。是現在的民眾太好騙好欺負了嗎?=_=

You ca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twilight

這二三十年來, 學者專家們不斷警告我們, 漠視溫室效應所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從早年的冰帽溶解淹沒低漥國, 到新近的 “明天過後”, 都是類似的警示。

由於石化原料的過度使用, 二氧化碳濃度問題越來越受到重視。雖然京都議定書因為美國的不配合而形同具文, 不過關注這個議題的人仍然不少。大家都在努力想辦法降低石化燃料的使用、大量種植樹木以吸收二氧化碳。

就在這個時候, Stanford 的 Ken Caldeira 提醒了我們, 動腦袋的重要。

他最近提出資料證明, 雖然樹木對於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極有幫助, 但是深色的樹葉吸收陽光之後, 在光合作用中釋放出熱和水, 而這釋放出的熱, 在某些緯度之內反而使當地的氣溫升高。

The Wired : Careful Where You Put That Tree

我們在遇上難題的時候, 好像常常一廂情願的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們答案。當只需要默默照著吩咐去做的時候, 彷彿肩膀上所有的責任都交給出主意的人背負, 而自己也省了動腦筋的麻煩。我想, 古時候游獵時代的 “長老” 和 “賢者” 大概就是扮演這種出主意的角色的吧。

只是太陽底下果然沒有新鮮事, 這種戲碼, 千百年來仍然沒有改變。

群眾仍然一廂情願的照著 “學者專家” 的說法, 去作簡單的事情。群眾仍然不喜歡自己動腦思考前因後果。

樹種不種、種在哪個緯度、溫度是不是真的比沒種樹之前還高, 其實都不是重點。只是你在作一件事情之前,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我想, 我大概也是不知道的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