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死背,還是融會貫通?

加拿大現在的總理是誰?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為了替自己辯解,他們可能會說,「我幹嘛記這麼多東西?這根本就是死背嘛。只有死腦筋的人才會背這麼多沒意義的東西!這些我只要上網查就好了啊。」而且,他們說的很可能沒錯。

那麼,台灣這邊現任的總統是誰?前任總統又是誰?住在台灣的恐怕很少有人答不出來。這到底是死背,還是常識?

1876 年,貝爾發明了電話。1903 年,萊特兄弟的 Flyer1 試飛成功。這些年份,對一般人而言毫無意義。如果只死背這些事情發生的年份,根本是浪費生命、虛擲腦力。然而,對熟悉近代科技演變的人來講,這些事件的年代就好像常識一樣毋庸多言。這些人能夠在時間軸上畫出電話、電燈、飛機、半導體、量子物理等近代科學的重要里程碑,而且充分說明他們的時代意義。

劉關張桃園三結義,對喜愛三國故事的讀者來說,是喝水一般的常識。對他們而言,關羽溫酒斬華雄、趙子龍長坂坡單騎救少主的故事,根本無需多記就能琅琅上口。但是這些人可能不能理解,爲什麼那個年代要有陳群推行的九品官人法,爲什麼漢朝的選舉制度不再可行。而九品官人法對那個時代社會的作用為何,對魏晉南北朝的門第之風又有什麼樣的影響。但是,這對學歷史的人來說,卻是很普通的常識。那麼,誰制定九品官人法的呢?這是死背,還是融會貫通?

奇異 (General Electric) 在 1974 年一股多少錢?一般人對這數字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是對熟悉 1970 年代企業購併狂朝的人來說,因為他們理解股票市值對企業購併的影響力,併購大咖的股價對他們來說是非常熟悉而且必須熟悉的數字。然而,如果只死背股價數字本身,卻毫無意義。

加拿大現任的總理是誰?對熟悉國際政治脈動的人來說,他們不會不知道。而且他們也會知道,加拿大 10/14 剛選完國會大選,由保守黨獲勝。但是若非熟知國際動態,只是每次加拿大換總理以後就熟記現任總理的名字,那可真是不知所謂了。

片段資訊的記憶,如果沒有背後完整背景知識的理解,常常是毫無用處的。掌握了背景知識,那麼片段資訊只是其中的細節,熟習背景知識的時候自然就會記得。如果對背景知識沒有掌握,那麼即使記了再多的片段資訊,也是徒費工夫。只會淪為一般人口中的「死背」罷了。是「死背」,還是「融會貫通」,端看對於資訊背後的知識懂多少。

喔對了,現在的加拿大總理,是 Stephen Harper。或許是受到國際金融風暴的影響,現在 Stephen Harper 的支持率,也在節節下滑。

High Output Management 出中文版了

還記得大學時候,看了 Andy Grove 的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Intel 現在還有一個這本書的頁面呢) 以後,驚為天人。當時像瘋子一樣把 Andy Grove 出的其他書都挖來看了,不過當時他出的書不多,我只能看同一本的中文版「十倍速時代」,或是當時的另一本 “High Output Management“,以及後來新出的回憶錄 “Swimming Across” (中譯:葛洛夫自傳)。

沒想到最近,就在國內出版業者大力推他的口述新書「活著就是贏家」的時候,我意外發現到以前的 “High Output management” 也有中文版了呢。中文譯做「葛洛夫給經理人的第一課」,或許是想搭著新書的熱潮順便冷飯熱炒吧?

不過不管動機為何,有好書被翻成中文版總是很好的事情。就跟 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 出中文版一樣,總是讓人開心。

我為什麼不補習

補習班

我一直很討厭補習班。

第一次對補習班有很強烈的感受,是國中的時期。那時候有好幾個同學,上課的時候都在打瞌睡,下課當我們去打球的時候他們也沒什麼精神。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們下課就會到補習班上課,上到晚上九點多才回家。回到家洗完澡吃個東西,如果能勉強把學校功課作完就偷笑了,根本沒有一天睡的飽,也沒有一天有時間溫習課業。

我不懂的是:

  1. 為什麼在學校的時候不上課,到補習班才要上課?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2. 這樣每天燒蠟燭一樣油盡燈枯,學習效果真的會好,學童真的會快樂嗎?
  3. 如果每天都沒有時間溫習課業,管你是什麼「補習冥師」教導,學生成績都很難好的起來吧?
  4. 學童用這種作息方式,怎麼還有時間培養自己的興趣呢?

國三的時候還發生了一段插曲,有同學跟我說,學校附近的 xx 補習班打電話去他們家 (因為有同學是他們學生,提供通訊錄)說:「 xxx (就是我啦) 也來我們這裡補習了,你怎麼不也一起來做考前衝刺呢?這段時間的衝刺是很重要的…. 」害我當時非常生氣的打電話去補習班找那個老師理論,從此在幼小的心靈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 XD

高中的時候我也挑了一科來補習,不過與其說當時覺得有補習的需求,不如說是當時補習算是另一種社交活動。不同學校的高中生除了社團活動以外,在補習班可以有更多互動的機會。只是讓我很意外的是,高三的時候大家都認為,我們理組的至少要補四科:英文、數學、物理、化學。為什麼?因為自己都不會,不補習就很害怕。同學們紛紛把錢砸向補習班,彷彿砸了錢交了保護費就等於買了保險一樣。萬一考不好,責任不在自己,而是在補習班沒把考題猜出來。

我不懂的是:

  1. 大家彷彿是到了高三開始緊張,驚覺自己沒有唸書,所以才開始補習。既然知道自己沒唸書,那幹嘛不念?跑補習班腦袋就會自動吸收書本內容嗎?
  2. 一個禮拜要補四個科目,總共上五天,你哪來的時間自己看書?
  3. 如果不唸書只跑補習班,你覺得會考的好嗎?如果你也覺得考不好,那還捨本逐末做什麼?

上了大學更扯。研究所明明是大四才考,很多人卻大三下學期就開始補習,甚至有人大二就開始補習。問他為什麼要補習?理由還是一樣,因為學校教內容都不會,怕考不上研究所。我的科系是資管,主流的補習方式是補資訊管理導論、統計學和計算機概論。大家都認為補這三科可以考遍天下。所以每逢周五,大家就很辛勤的翹下午的課、跑回台北上補習班,即使大家都知道補習班上課的老師就是系上老師的徒子徒孫。

我不懂的是:

  1. 既然知道自己不會,為什麼不念書?
  2. 念了不懂的話,為什麼不問同學或老師?這不是小學就學過的學習方法嗎?
  3. 更讓我不能了解的是,如果覺得自己不補習就考不上研究所的話,那還唸研究所幹嘛?難道也要有補習班開課指導怎麼寫論文、口試,這樣才能畢業嗎?
  4. 再說,就算要補習,你也知道補習班的老師明明是系上老師以前教出來的學生出去開課的。那幹嘛上課睡覺下課才要跑補習班?甚至翹課跑補習班?
  5. 補習班又不保證上榜,這麼相信補習班幹嘛?

我自己,當年二月決定在國內唸研究所,因為知道準備時間不足,而且資管所競爭又激烈,所以特別只挑一所交大報考。因為我知道交大資管考題都很特別,學生考的都很慘烈,所以每年報名人數都不多。鎖定目標以後,自己 K 書準備了一個多月,三月考試,四月放榜,我上了。

我上並不是因為我聰明,而是因為我知道怎麼鎖定我要的東西,在沒有特別強的競爭市場底下,我並不需要太傑出就可以取得不錯的成果。這些東西,補習班會教嗎?當然不會,他只要收你的補習費就夠了。補習班作生意,是要透過大手筆的宣傳讓所有學生都知道有這個補習班的存在。然後等學生面臨考試 /壓力,而緊張的希望尋求宣洩管道的時候,就是補習班撈錢收割的好時機了。

但是你如果錢這麼多,幹嘛不自己出國遊山玩水,交錢給補習班老師遊山玩水幹嗎?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是我自己不補習,也真的不喜歡補習班。

你知道嗎?Did you know?

前幾天看到 stealth 的一篇 Did you know? 可是一直沒時間好好看。今天才偷閒稍微看一下,實在是一部好投影片,忍不住轉貼過來 XD

這篇是 lucifer 翻譯的中文版投影片。原本 Carl Fisch 的投影片在這裡,而他投影片的 blog 在這邊。這個投影片的參考資料列在這裡,而這邊可以抓到 wmv 檔。

雕欄玉砌應猶在

這次去日本,是第四次了。不過以前去的時候年紀都小,這次是十幾年來第一次造訪。有些東西變了,也很多東西沒變。我仍然在大阪城拍走道和天守閣,也仍然在東大寺看大佛,以及到東本願寺餵鴿子。

小時候的大阪城天守閣不是這樣的

改變最明顯的,大概是大阪城的天守閣。小時候看到的天守閣屋瓦,都是深黑色的,類似櫻門或是大阪城其他角落的屋瓦顏色。現在這個版本大概是再度重新整修過,綠色的琉璃瓦,看起來更鮮豔了。

櫻門前的長走道

櫻門總覺得比以前看到的更漂亮。

外觀的改變總是很明顯的被注意到,但是深層一點的內涵卻不容易被體會。日本依然乾淨親切有禮,不過回國之後只讓我更覺得台灣真像個沒文化的地痞流氓集散地。下機之後,回家途中,高速公路上面今天彷彿每個人都殺紅了眼一般,見縫就擠有隙就穿。不管什麼事情先按喇叭就是對的。看到老人家過馬路走太慢,不是叭他一下就是迫不急待的先繞過去。

我不知道是小時候感受不深刻,還是文化落差這幾年變更大了?以前我去日本,從來沒有這麼明顯的文明生活和野蠻世界對比感。

台灣現在的小孩子要進電梯的時候,普遍的居然都不知道要讓電梯內的人先出來。而且父母就在旁邊親眼看到居然還不知道管教。這些生了小孩又不懂得教養的人,以及只重視英語數學電腦才藝教育的人們,難道沒發現現在的大人小孩 ,連做人的禮貌都不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