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關係的兩種意見

2012 年五月,英國首相卡麥隆接見了達賴喇嘛,激怒了北京政府。

從此北京和英國之間的官方交流陷入停頓,原本北京預計在英國投入八十億英鎊的投資也被擱置。卡麥隆本來希望在卸任前能赴大陸訪問,排定在 2013 年的訪問行程卻被取消,預計同年四月由英國前往大陸的貿易團也未能成行。相對之下,就在卡麥隆吃閉門羹之際,法國總統奧朗德卻在北京接受 21 響禮炮的禮遇。

今年七月,李克強訪問英國,受到英國超規格的接待,見到了原本只有國家元首能覲見的英國女王。為了象徵兩國關係重新開展,李克強也簽署了價值 140 億英鎊的協議。當然,協議背後意在言外的是,英國絕對不准再「插手中國內政」。

類似這種事情,英國媒體的意見:「中國政府有錢了。迫不亟待用各種投資或是貿易手段來千方百計達成目標,尤其是對流亡宗教領袖的迫害。咱們英國首相要接見誰,難道還要北京政府批准?」

中國媒體的解讀:「我們是很寬大為懷的。雖然你們兩年前很可惡的接見了達賴喇嘛,但是我們不計舊惡,還是願意跟你們有良好的合作關係。但是如果你們還是跟達賴眉來眼去、甚至是干擾中國內政,那我就要你好看了!」

哪一種意見是對的?

上述問題的答案,或是對彼此意見的容忍程度,很大程度上會影響未來中國和西方社會的相處之道、外交關係,甚至能否和平相處。

層出不窮的銀行逃難潮

隨著銀行逐漸國有化,逃難潮也層出不窮。之前談的 AIG 紅利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蘇格蘭皇家銀行 (RBS) 的 CEO,Fred Goodwin 爵士,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他領導的蘇格蘭皇家銀行,2008 年以破歷史紀錄的速度賠錢,頻臨破產邊緣,最後被英國政府大量注資接管。

問題來了,現年 50 歲的 Fred Goodwin 想退休了。他堅持依據他的退休金合約,每年領七十萬英鎊 (約合台幣 3100 萬元) 的退休金,年年領取直到老死。可是倘若英國政府沒有出手救援 RBS 而是放手讓它倒閉,那麼中年的 Fred Goodwin 只能領取勞退基金的給付,從 65 歲起每年領 28000英鎊  (約合新台幣 120 萬元)。而且英國政府出手救 RBS 當然不是為了保障 Fred Goodwin 的退休金!

無懼於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聲浪與社會輿論,Fred Goodwin 仍然堅持這是他合理的所得,而且受到法律保障應該給付。我想,這只是和 AIG 裡面領取高額紅利的人一樣,心知肚明這是能 A 錢最後的機會了,因此死皮賴臉不管多羞人只要先 A 到錢再說。Golden Parachute 漫畫裡面如果有 update 的話,Fred Goodwin 和 AIG 顯然應該再記一筆。

諷刺的是,Fred Goodwin 在 2004 年,才因為「對銀行業的卓越貢獻」而被英國女王封為騎士享有爵銜。

「想要」跟「做到」,是不一樣的 — 從巴黎的國際金融中心野望談起

今天無意間看到保鑣兄的 blog 上面有一篇「花都巴黎,要變身國際金融中心」。看到標題,想到這幾年杜拜的興起、香港的繁華,以及過往十年來台灣的淪落,很有一點感覺。
charts
巴黎有這種野心是可以理解的。現在,大概沒有一個國家不希望自己境內有個都市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因為只要有這樣一個都市,對國內的就業率提升、國民所得上升、國際能見度提高,都是非常有幫助的事情 (詳右圖)。放眼全球,只要在金融界稍有份量的公司,沒有一個不在國際金融中心設點。以目前來說,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當然是指紐約和倫敦,以及區域性的金融中心如杜拜和香港。

但是巴黎想成為金融中心,就做得到嗎?當然不見得,其中還有許多障礙有待克服。成為金融中心不僅僅是稅率優惠而已。有許多基礎建設方面的問題。以紐約和倫敦來說,兩個都市共有的優勢是:

  1. 國際航班十分流暢
  2. 基礎電信網路相當完整
  3. 英語母語
  4. 金融法規完善
  5. 交易所健全,流動性高
  6. 人才庫又深又廣,可以招攬世界各地的人才
  7. 休閒娛樂多,金融界的 top players 多半也很注重娛樂生活。

從上面的列表來看,金融法規只不過是其中一項法國需要改善的問題而已。法國人拋的下自尊不說法語講英文嗎?英文可是財務世界的標準語言。法國的學校程度參差不齊,最近才不斷有在討論想改善教育制度。法國提供的人才能夠撐起金融中心所需要的人力嗎?如果不行,巴黎能夠吸引世界各國的優秀人才前往工作嗎?

我並不是說巴黎無望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是這些是很明顯可見的絆腳石。如果這些絆腳石搬不開,那麼巴黎的要成為金融中心當然是障礙重重。

台灣大概十年前,連戰還在當行政院長的時候,也曾經喊過「亞太金融中心」的口號。那時候受到洛桑管理學院報告指出台灣國際競爭力下降的影響,口號喊的震耳欲聾。不只金融中心,連「亞太營運中心」、「競爭力全球 top 5」都喊出來了。那個時候,台灣也「想」當國際金融中心。

想歸想,台灣做了些什麼呢?誰記得?誰知道?連戰之後,張俊雄在前任行政院長任內也喊過「Taiwan Double」,說要讓台灣國民所得倍增。蘇貞昌也喊過「大溫暖」。然後呢?有什麼實際作為嗎?我看不到。

我倒是知道,以前的高雄港是全世界第三大貨運港。但是現在的高雄港,港邊的咖啡座比貨輪還多。我們的政府果然很環保,十年之內就把高雄港從貨運港變成觀光港口了。[1] 這陣子全球散裝航運景氣大好,但是高雄港有跟著得利嗎?也許你可以問問看高雄開貨櫃車的司機,看看他們最近生意好不好?跟以前相比如何?

「想」和「做到」一直都是不一樣的。每個男人都希望又帥又多金。問題是想歸想,你做了些什麼嗎?

Update 10/10:
[1] refer to: 高雄港排名持續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