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運的「夜間婦女候車區」

夜間婦女候車區

這種東西,真的對夜行婦女有保障嗎?

想幹角這個很久了,不過一直沒時間。剛好今天有點空,又剛好經過捷運拍了幾張照片,就來寫寫東西罵一下… 我看到捷運裡面跑馬燈的文字,是說這裡會有攝影機監視,所以可以確保婦女夜歸安全無虞。

夜間婦女候車區攝影機

… 為什麼有攝影機拍攝就可以確保婦女夜歸安全無虞?是攝影機有神祕功能,壞人接近就會自動張開一個 AT 力場?還是只要發現有異常動態、不正常體溫升高現象,就自動發出雷射攻擊,達到嚇阻壞人的效果?

捷運公司願意為了婦女夜歸的安全保障,特地規劃讓婦女可以比較安心的搭乘捷運,當然是值得讚賞的。可是方向是不是錯了一點啊?留個攝影機在拍攝就可以保障婦女安全嗎 @_@ 那是不是放一個稻草人比較快啊?反正意思都是:「我當然希望妳旅途平安,可是萬一發生不幸的話,這個 xxx 可以幫妳報仇的」。這裡的 xxx,不管換成「攝影機」還是「稻草人」,效果都一樣不是嗎 @_@

被動的事後處理,跟主動的積極防範,是不一樣的。

這倒是讓我想到孫子兵法的一句話:「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YouTube 再惹麻煩,被泰國軍政府 ban 了

上次是巴西土耳其,這次是泰國,下次呢… ?而且跟 Viacom 的 DMCA 官司還在打呢… YouTube 的麻煩果然一點都不少啊。

事情似乎是這樣:有個人在 YouTube 上傳了在泰國國王肖像上噴漆的影片。影片被觀賞了超過一萬六千次。泰國軍政府要求 Google 把影片撤下遭到拒絕,於是下令禁止 YouTube 的連線。

「他們什麼時候撤下影片,我們就什麼時候解禁。」泰國人如是說。

不過我倒是滿好奇的,既然之前 Google 願意撤下巴西的名模亂搞影片、後來又答應拿掉「侮辱土耳其人」的影片,現在為什麼腰桿子突然變硬了,不願意拿掉侮辱別人國王的影片呢?是他們發現此風不可長,還是影片情節並沒有這麼嚴重,還是有其他理由?

台北市政府的變相加稅

最近比較忙一點,常常不在家裡,白天出門深夜回家。

昨天晚上,家人跑來問我:「明天你可以幫忙丟垃圾嗎?」
我:「ㄟ,不行ㄟ,我明天出門晚上才會回來。」
家人:「糟糕,看起來明天大家都不在家。不過垃圾沒人丟哪…」

這段對話聽起來很熟悉嗎?很多家庭裡面或多或少都應該聽過類似的對白。我們之後怎麼解決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不過想到就很幹啊 -_- 為什麼我丟垃圾就一定要買專用垃圾袋?為什麼我買了專用垃圾袋以後,還被規定一定要在幾點幾分到哪裡才能丟垃圾?這根本是變相加稅 (垃圾袋的 $$ 和丟垃圾的勞役) 嘛… 為什麼我每年除了繳稅、丟垃圾還要多付錢?為什麼我就算付了錢,想丟垃圾還必須要每天空出一個固定時段才行?簡直是把市民的時間當作不用錢。難怪台北市老是二流都市沒有機會進步…

喔喔喔,我完全可以想像台北市政府會怎麼說。「加稅?沒有啊!使用者付費嘛。再說,我們也沒有強制民眾要丟垃圾啊。只不過你亂丟垃圾我們會罰你、跑出去郊外挖洞埋垃圾我們也會罰你。啊對了,如果你不丟垃圾、垃圾囤積在家裡導致惡臭影響鄰居,我們也會罰你喔。」

是啊,好一個使用者付費。最好我平常沒有繳稅啦。啊其他縣市的居民怎麼就不用付費了?當然我知道這種「變相加稅」的論調一定不新鮮,應該八百年前就有人說過了。但是這次我又被踩到痛腳,一定要幹一下的 -_-

我記得當年專用垃圾袋推行的時候,台北市幾乎沒有反對聲浪。是現在的民眾太好騙好欺負了嗎?=_=

當你上 Google 找資料時,你也留下了些什麼?

這年頭,用搜尋引擎的人得小心點。還記得以前 AOL 放搜尋紀錄檔出來的事情嗎?現在得當心一點,尤其是要幹壞事的人。就不要哪天你的 search log 被法院調出來 XD

剛剛看到新聞,有個紐澤西的婦人,被控殺害她的丈夫。在犯案前,婦人曾經用電腦搜尋幾個聳動的關鍵字,包括「如何謀殺」、「無法偵測的毒藥」、以及尋找一些關於當地和賓州的槍枝法令規定。後來,他的丈夫被槍殺身亡。兇槍被查出是在賓州購買的。現在,這些搜尋記錄被當作對婦人不利的證物之一。

當然,看起來這些證物都只是婦人電腦上找到的,不是檢察官或法院跟 Google / Yahoo / MSN 要來的。不過,萬一哪天法院真的下令叫 Google 交出你的搜尋紀錄呢?說巧也真巧,Google 今天剛好宣佈要調整他們保存記錄檔的政策。不知道跟這新聞有沒有關係?

不過,居然連殺人都想到要上 Google 找資料… 恐怕上網找祖先的事情,恐怕也是真的了吧?

Viacom 狀告 YouTube,求償十億美金背後的問題

Viacom 上次才要求 YouTube 移除大約十萬支盜版影片,被公認為是為了在跟 YouTube 談判的過程中增加籌碼 (因為 Google / YouTube 早就和其他幾家出版者敲定 deal 了) ;現在則是一狀告上法院,聲稱自己的版權影片在 YouTube 上面被瀏覽了超過十五億次,並且要求大約十億美金的賠償。

這不只證明當初 Mark Cuban 說的並非空穴來風,官司也點出了另一個很弔詭的問題:數位千禧法案,是不是該修正了?根據 DMCA,GooTube 當然可以大方的宣稱,他們完全符合法律規範。而除非 Viacom 能夠舉出強而有力的證據,指出 GooTube 確實有惡意犯行,否則官司要打贏不見得容易。

但是這種方式,對大公司都不見得合理了,對個人出版者 / 影片製作者來說怎麼辦呢?他們有能力自己上 YouTube 日以繼夜盯著看各種上傳影片,來確認自己的出版品沒有被盜版嗎?我自己就丟了不少其他人創作的影片上去啊 (羞)。那他們的權益怎麼辦呢?難道他們可以跟華納音樂一樣,自己跑去跟 GooTube 談一個 deal 出來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不過單純就技術上來說,要 GooTube 去分辨各個影片是否創作者自行上傳、或是取得合法授權的上傳,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也是 DMCA 產生的原因。不過,把這種成本用這樣的方式轉嫁給使用者,合理嗎?

網際網路發展了這麼多年,灰色地帶的草莽氣息從來沒少過。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充滿著追夢的人們,與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