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ence of Speculators & Operators

jay_gould

Jay Gould, 曾經被認為是最惡名昭彰的 speculator & businessman 之一。一兩週前, 無意間在 Economist 上看到, 一篇文章摘錄當年 Jay Gould 在紐約時報的訃聞。

現在, 這種新聞是不會登上報紙版面的。因為大眾不會知道他們是誰。

這樣比較好。

Economist link : Jay Gould – A bad-hat baron
Jay Gould 生平: Wikipedia

Requiem for Usenet

在 slashdot 看了這篇新聞, 不免要為 usenet 的逐漸沒落嘆一口氣。不過還是六七年前的事情, 電腦開著就是跑著 newsreader 抓信。各個學校之間的轉信版, 當時討論素質也還很優良。(um, 好像是在三年三百萬上網實施以前的事情吧。) 以現在的標準來說, 當年的信件量根本微不足道, 不過以質來說卻比現在的文章好多了。

曾幾何時, usenet 上滿滿的都是 spam/junk, 口水文化充斥, 有見地的文章卻是越來越少了。而隨著技術的演變, 使用者也逐漸由 usenet 上開始轉移至其他的平台上。

We live in a fast-paced era. Boom & bust 之間的循環可一點都不慢。

Who remembers dial-up BBS now? 有幾個人還記得以前的白日夢 BBS? 有多少人聽過以前的果茶小站?

也許, 二十年以後, 我們會看到一篇 “Requiem for ./” 的文章。 🙂

Original article : http://slashdot.org/articles/05/11/18/1510259.shtml?tid=95&tid=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