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些什麼、以及我不喜歡寫什麼

長久下來都有看我 blog 的人,多半是我本來就認識的朋友。他們對我比較熟悉,也知道我的風格和喜好。不過,這些朋友在我的 reader 中卻是少數。我大部分的 reader 是近兩三年增加的,純屬神交。有時候,我會想著是不是該交代一下,為什麼他們不會看到我寫某些文章。

首先,我曾經被問過好幾次,為什麼我是 IT 背景出身的人,但是我的 blog 很少系統文章或是程式心得。我想,如果要簡單說的話,應該是因為我不喜歡寫 HOWTO。

從古早以前玩系統、摸程式的時候就是這樣了。那時候沒有 blog,只有 BBS 的連線版。我從來也不寫類似 HOWTO 的文章作教學。一來是本來就已經很多人在寫 HOWTO 了,二來是其實大部分的 HOWTO 寫作實在門檻不高 ─ 只要你願意翻資料就可以拼湊出來。我實在不太願意花時間打字寫一大篇我認為價值不夠高的文章。

另外,也有包含現實生活的朋友問我,為什麼我明明閒暇時有投資操作,也有興趣,卻不常跟其他人一樣寫盤勢看法、操作紀錄。或許是因為趨勢不常改變,也或許是因為我覺得說太多不是好事。即使是現實認識的朋友,我也很少聊這些題材。

那麼,我喜歡寫什麼?

我喜歡寫歷史。我喜歡寫觀點和別人不一樣的想法。但是我更喜歡紀錄一些影響力可以維持一段時間的事情。我以前說過,我不愛看排行榜上暢銷、但是禁不起時間考驗的書。退流行但是歷久彌新的東西我最愛。我不希望我花時間寫的東西,毫無存在的意義而轉眼即逝。 ─ 如果這樣,我何必花這個時間呢?

並不是說我認為我的文章有價值。剛好相反的,我認為我的文章價值實在不高。正因為如此,我的文章才需要依附在有價值的題材上 ─ 一般人不注意,但是有價值的題材。因為我的文章本身價值不高,這種結合才能讓我花的時間有意義。

讀書心得、看退流行的書…

小時候暑假作業不都要寫讀書心得?

以前每碰到長假,小學暑假作業都有這麼一條,「讀書心得」。每次都只好把自己最近看過的書,做個摘要並附上簡短的心得交差。從來都不覺得寫讀書心得是什麼樂事,或者有什麼重要的地方。

書看完以後,得到的收穫往往難以言喻。但也就因為難以言傳,寫讀書心得就不是我的菜。不過隨著歲月增長,越來越能感受到,把無形感受形諸於文字的訓練實在很重要。藉機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和收穫,也未嘗不是一樁美事。於是下了個決定,之後每看完一本書都要整理一下寫個讀書心得。為了對自己有點強制力,規矩是還沒寫心得就甭想繼續看下一本。這樣該有點衝勁了吧。

除了決定寫讀書心得以外,最近也開始感受到,自己越來越喜歡看退流行的書、或是過期的雜誌。怎麼說退流行呢?就是書雖然在新書上市的時候買,但是擱著久了等一段時間再看。雜誌則是等過了當週再看。

其實這也是因緣際會,一來現在實在買書比看書還快 (應該不少人聽過我這方面的抱怨),書架子上滿滿都是還沒看的書,要在新書剛買的時候就看實在不太可能;另一方面也漸漸感受到這種好處。不管是書還是雜誌,看了就是希望學到比較多知識,或是帶來具啟發性的深度思考。等熱潮過了再來看的時候,往往比新書上市話題正熱的時候更能夠有遠距離的觀察。

好的書跟雜誌,應該是有深度的。而有深度的書應該禁得起時間的考驗。如果一本書只能在熱潮當下吸引人的話,那麼不讀也罷。

過年網購的兩次驚喜

今年過年期間,網購了兩樣東西,遇上了不一樣的驚喜。

  • 首先是因為 Dram 跌跌不休,索性在 pchome 購物買了一條 2G 幫筆電加點記憶體。現在購物流程變的超簡便,也無需 pchome 帳號。24hr 購物果然嚇人。從追蹤系統看來不到 3hr 我的訂單就已經處理完畢出貨,不到 14hr 記憶體就已經在我筆電上了。  (誰可以告訴我他們物流怎麼處理的?)
  • 最近剛好想買本書《經略幽燕》。這本書是香港書商出版的,並不熱銷。博客來已經不接受下單了,但是我去三民看的時候還有庫存。下訂之後,隔兩天接到三民的電話:

    李先生,您訂的那本經略幽燕我們庫存已經賣完了,所以我們幫您從香港海運一本過來。不過運送途中書的左下角稍微有些折到,但是不影響內頁閱讀。請問您介不介意?

    我笑一笑說,不要緊,書給我就好了,辛苦你們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訂的時候有的庫存卻消失了,但是處理流程卻讓我感受到網路時代許久不見的人性溫暖。和三民的處理相比,我當然理解博客來的方式在企業營運上是比較有效率、比較能獲利的。但是在買書人的角度,我卻很喜歡三民的溫暖。

過年時的兩次網購,兩種驚喜。

[ Update 2/1 ] 拿到書後不禁啞然失笑。《經略幽燕》書況只是極輕微的壓到,根本是微不足道的瑕疵。相比之下,博客來還曾經寄過幾本,封面磨的如同二手書一樣的瑕疵品給我呢,連個照會也沒打過。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這是當年越戰期間被 Pete Seeger唱紅的反戰歌曲(一說這首調子本為烏克蘭民謠)。剛好農曆年期間,新的 VC信心指數也公佈了,看來頗適合當下一格的材料。很自然想到類似的標題:「Where have all the VCs gone?」?

不過,如果都沒聽過這首歌,這個標題也沒啥意思了。那麼,大家就先欣賞這首當年的反戰歌曲吧。

歌詞大致上是這樣的,倉卒之間翻譯粗鄙淺陋,還請勿見怪。如果有善心人士幫忙斧正就太好了。

花兒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花都被女孩們摘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女孩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男人們娶走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男人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當兵上戰場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士兵們都到哪去了呢?
啊,原來都到墳墓堆裡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墳墓堆都到哪裡去了呢?
啊,原來都被花兒掩蓋了
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學到教訓呢?

原本的英文歌詞: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Taken husban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Covered with flowers every one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你過年會做些什麼?

  1. 睡覺
  2. 大吃大喝
  3. 逛百貨公司
  4. 出去玩
  5. 看電視
  6. 上網亂逛
  7. 以上皆是
  8. 以上皆非
  9. 其他

以前過年的時候,台北就像座空城。除夕前台北街頭就沒什麼人,難得有都市中的清靜。這幾年,年味越來越淡,每次過年都覺台北人又多了一些,街頭也又熱鬧了一些。但是年節氣息總是少了一點…

過年不喜歡人擠人的我,還是一盞清茶,一杯薄酒,一台電腦,一本小書,享受一下難得的悠閒時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