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偷用搜狐的 Database?

這和哪個公司沒關係,和哪個地方的作法有關係…

話說大陸那邊的 Google 前陣子出了一套拼音輸入法,當時看到不以為意,想說反正用不到拼音輸入法,也壓根沒想到要裝裝看。沒想到今天就看到另外一則新聞,說 Google 這個拼音輸入法有偷用搜狐的 dictionary,而且還被搜狐抓包抗議。現在 Google 大陸那邊的發言人已經用 email 的方式做了說明,並且推新版的 dictionary 來擺脫對搜狐的 dependancy。

看到這個新聞,我只覺得,這和 Google 或是這家公司沒有關係,而是跟當地企業文化和思考模式有關係。兩年前,還在前公司的時候,聽到某沈姓大頭在台灣侃侃而談他的「大陸經驗」時,也是嘖嘖稱奇:「這種擺明採火線的事情也能幹,真不怕法務找麻煩啊?」現在看到這種新聞,好像只是讓我的感受更強烈:

不管是哪個跨國企業,只要是當地人 run 的公司,帶的就是當地的企業文化。不管是在台灣或是大陸,文化就是當地的文化。這是人的問題。不是公司的問題。

但是公司要想有好的企業文化,就得要 hire 對的人。這時候就是公司的問題了。

University of Nebraska 要求 RIAA 付費

上次才看到 DK 大長輩聊到前幾天的新聞,University of Wisconsin 表明以後除非有法院傳票,否則不會交出學生資料。(幹的好啊!) 結果今天又看到一個更好笑的新聞,University of Nebraska 說,因為他們的學生是動態取得 ip,而且誰取得什麼 ip 的 log 檔只保留一個月。一個月以後,你要找的資料我通通都沒有。如果 RIAA 還要持續無理地要求我提供這些我根本提不出來的資料,那請 RIAA 付錢給我,讓我可以增加設備和人員來處理這些需求

於是就形成了一個很好笑的標題:「大學反過來要求 RIAA 付費」。:p

Viacom 狀告 YouTube,求償十億美金背後的問題

Viacom 上次才要求 YouTube 移除大約十萬支盜版影片,被公認為是為了在跟 YouTube 談判的過程中增加籌碼 (因為 Google / YouTube 早就和其他幾家出版者敲定 deal 了) ;現在則是一狀告上法院,聲稱自己的版權影片在 YouTube 上面被瀏覽了超過十五億次,並且要求大約十億美金的賠償。

這不只證明當初 Mark Cuban 說的並非空穴來風,官司也點出了另一個很弔詭的問題:數位千禧法案,是不是該修正了?根據 DMCA,GooTube 當然可以大方的宣稱,他們完全符合法律規範。而除非 Viacom 能夠舉出強而有力的證據,指出 GooTube 確實有惡意犯行,否則官司要打贏不見得容易。

但是這種方式,對大公司都不見得合理了,對個人出版者 / 影片製作者來說怎麼辦呢?他們有能力自己上 YouTube 日以繼夜盯著看各種上傳影片,來確認自己的出版品沒有被盜版嗎?我自己就丟了不少其他人創作的影片上去啊 (羞)。那他們的權益怎麼辦呢?難道他們可以跟華納音樂一樣,自己跑去跟 GooTube 談一個 deal 出來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不過單純就技術上來說,要 GooTube 去分辨各個影片是否創作者自行上傳、或是取得合法授權的上傳,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也是 DMCA 產生的原因。不過,把這種成本用這樣的方式轉嫁給使用者,合理嗎?

網際網路發展了這麼多年,灰色地帶的草莽氣息從來沒少過。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充滿著追夢的人們,與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吧。

Legal Music Downloads At 35%, Soon To Pass Piracy

Here‘s an slashdot from reuters, mentioning that legal music downloads are reaching 35% of market share, closing the gap with illegal downloads. It also predicts the trend will continue to pass pirate downloads.

Geez, 35%… There are times like this when I can’t imagine how these numbers come up… Am I unplugged from the real world or something ? Are there really so much pay download users? Yeah I know iTunes is hot, but this is way too m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