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aradox of Choice – Why More Is Less

這兩天花了點時間, 看了另一則有趣的 Google Tech Talk。
講者是 Barry Schwartz, 目前在 Swarthmore 當 Dorwin Cartwright
的講座教授, 專攻心理學和經濟行為之間的關係。

一開始乍看標題之下, 我以為這個演說內容會和我的自助餐理論
互相呼應: 自助餐廳中總是有很多菜色, 不過如果你仔細觀察, 每個
人進入餐廳會取用的菜色就是他常吃的那麼幾樣而已。

我原本以為, 這只是個要闡明 “更多選擇不會鼓勵人挑選其他選項”
的簡單演講而已。聽了以後才發現我大錯特錯 XD

現在的人們生活遠比以前自由, 不論是在政治上或是生活物質上的
自由度都比以前高。大家都比較喜歡自由的生活, 但是卻很少有人
注意到, 自由代表什麼? 是代表我有更多選擇可以做決定嗎? 如果
我喜歡自由, 是不是表示我喜歡更多的選擇, 因為這讓我更自由?

那麼給人更多選擇就是好的嗎 ?

某種情況下的確是的。當你能夠很清楚界定出你的需求, 更多選擇
的確可以讓你發現最符合你需求的選項。或者當你的問題夠簡單,
可以簡化成單向維度的定義的時候, 更多選項也的確會有幫助, 因為
問題相當簡單, 很容易可以定義出來。

但是世界上的問題幾乎都比較複雜, 而且人們通常不知道自己要的
到底是什麼。

Well, 因此在大部分的情況下, 給人更多選擇變成壞事了。而且不只
是因為自助餐的效應, 而是當選擇太多的時候, 使用者的 expectation
就會被拉高。因為他會期待有這麼多選擇的時候, 應該要可以挑到
自己最滿意的選項。當最後結果不符合期待的時候, 就有了很大的
落差。尤其是有那麼多其他選項在提醒你, “跟我比起來, 你挑的還
不夠好呢!” 的時候, 那種失落感更是強烈。

因此, 原本有很多選擇應該是很好的, 可是即使一個人做了好的選擇,
他的 perception 仍然很差。因為跟他的期望相比總是不夠好。也因
為有一次又一次太多這種失敗經驗的例子, 所以人們開始排拒選擇,
不願意自己下決定。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需要那麼多顧問和經紀人。他們很可能不比你
聰明, 也更可能專業素養上面根本沒有特出之處。但是他們做的事情,
就是替你下決定。大部分的人都很希望避免下決定的痛苦, 所以只要
有這些人替你做決定, 即使他們毫不長進, 只要不要笨到把事情搞砸,
人們也是很樂意掏錢的。

這個情況也和搜尋引擎有點像。人們藉助搜尋引擎的技術, 過濾掉自己
不需要的選擇和選項, 只挑選自己有興趣的某些東西。大量減低了需要
作出選擇的機會。

影片末尾, Barry 舉了 Costco 的例子說明, 他們是很善用這種心理
技巧的。他們先在賣場內陳列了數以千計的商品, 讓你陷入過多選擇
的問題當中。當你感到困惑與痛苦的時候, 他們告訴你現在有哪些特
價商品, 於是消費者就被引導著買了那些特價商品然後愉快的走出
costco 大門。

Costco 幫你製造問題, 然後也順便幫你把問題解決掉了。

不過看到影片末尾的時候, 我突然想問: 既然人們不喜歡太多選擇,
是不是也代表人們不喜歡太多自由?

Original Video is at :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6127548813950043200

You ca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twilight

這二三十年來, 學者專家們不斷警告我們, 漠視溫室效應所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從早年的冰帽溶解淹沒低漥國, 到新近的 “明天過後”, 都是類似的警示。

由於石化原料的過度使用, 二氧化碳濃度問題越來越受到重視。雖然京都議定書因為美國的不配合而形同具文, 不過關注這個議題的人仍然不少。大家都在努力想辦法降低石化燃料的使用、大量種植樹木以吸收二氧化碳。

就在這個時候, Stanford 的 Ken Caldeira 提醒了我們, 動腦袋的重要。

他最近提出資料證明, 雖然樹木對於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極有幫助, 但是深色的樹葉吸收陽光之後, 在光合作用中釋放出熱和水, 而這釋放出的熱, 在某些緯度之內反而使當地的氣溫升高。

The Wired : Careful Where You Put That Tree

我們在遇上難題的時候, 好像常常一廂情願的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們答案。當只需要默默照著吩咐去做的時候, 彷彿肩膀上所有的責任都交給出主意的人背負, 而自己也省了動腦筋的麻煩。我想, 古時候游獵時代的 “長老” 和 “賢者” 大概就是扮演這種出主意的角色的吧。

只是太陽底下果然沒有新鮮事, 這種戲碼, 千百年來仍然沒有改變。

群眾仍然一廂情願的照著 “學者專家” 的說法, 去作簡單的事情。群眾仍然不喜歡自己動腦思考前因後果。

樹種不種、種在哪個緯度、溫度是不是真的比沒種樹之前還高, 其實都不是重點。只是你在作一件事情之前,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我想, 我大概也是不知道的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