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 China 在北京

嗯,我是願意稱呼這裡為北京 (而非北平) 的。

這次,我們獲邀來今年的 DEMO China,作為第一天第一組上台。雖然來時超趕,堪稱「這輩子最緊張的一次航程」,但是總算也是平安、準時到北京了。

我們飛來的班機

到北京的第一個印象,是整個都市很大氣。不只是機場,包括街道、建築,以及市容規劃,隱隱然都散發著豪氣與雍容的森嚴氣象。這點與大陸其他都市大不相同。或許也和北京身為政治中心有關。

這次 DEMO 的會場,在清華科技園區。外觀看來非常華麗,同區裡面也有包括微軟等大公司,Google China 也在馬路對面。

遠拍清科

第一天第一組上台的我們,當然沒太多閒情逸致到處觀光。力扛重責的 Anderson 忙著做 rehearsing,我們也在協助 presentation 的準備。

Anderson at demo

細心精明的 Amy 也是這次 DEMO 閃亮的一顆星。

Amy at demo

整個 DEMO 兩天行程下來,果然和美國的 DEMO 風格迥異。收穫也大不相同。在這邊,不用擔心高來高去言不及義,卻得有直來直往單刀直入的心理準備。

在北京,有很多想法和感受。有機會的話,我在後面的幾篇再嘗試著描寫出來…

別再減稅了吧

最近股市跌跌不休,有些傢伙就開始趁火打劫。這些人,對政府的態度基本上很機車。擺明了就是「你不降遺產稅,我就不匯錢回來,你就等著股市一直跌吧你!」這種嘴臉看了就討厭。偏偏我們的政府果然是小孬孬,為了祈求股市暫時止跌什麼都願意,看來已經準備買帳了。

今天相關的報導頗多,只節錄中時的報導如下:

金融風暴強襲,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昨日開會達成共識,建議行政院應調降遺產稅與贈與稅至一○%,以吸引台資從海外回流,填補外資撤出的資金缺口。代表出席賦改會的金管會委員劉啟群昨表示,為打造亞太金融中心,金管會做了很多模型研究,發現遺贈稅率只降到廿%效果有限,降到零%又有社會接受度的問題,才會有十%的數字出爐。

股市只是經濟的櫥窗。救股票不是重點,把經濟搞好才是重點。我想不通,台灣的經濟搞不好,跟這些錢回不回來有什麼關係?當年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候,有降遺產稅嗎?香港和新加坡把這些稅率壓的低,但是這波金融風暴他們難道就躲過了嗎?遺產稅本來就已經是「暴斃稅」了,只有暴斃的富人才會被正常的徵收些,難道現在還要為他們大開方便之門?那台灣的賦稅公平又在哪裡?

如果真的想要刺激經濟,那還是從根本之道著手吧 ─ 想辦法催生能夠接替晶圓、IC 設計的下一代產業。台灣已經舊瓶裝新酒太久了。該是時候來點有前景、有長遠眼光的規劃了。如果再失去這個機會做好產業升級,台灣可真的要多沉淪 20 年了。前陣子剛好看到陶冬在談類似的主題,摘錄部分於下:

蔣經國之後,台灣在經濟發展上就沒有了vision,再也沒有見到具有前瞻性思維的領袖。馬英九上台,為人們帶來了希望,提供了遐想的空間,但是並沒有給掙扎中的台灣經濟提供一個轉型戰略。沒有整體的戰略,政策往往缺乏重點,缺乏連貫性,它們的長期效果多數時候並不理想。

筆者看來,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屬平面鋪開,內容繁多但缺乏重點,更沒有將此與台灣自身的轉型聯繫起來。兩岸溝通上知己不知彼,無的放矢之處頗多。另一方面,馬英九既要經濟好處,又要和談免談。其實經濟牌是北京制約台灣走向獨立的主要籌碼,馬英九式的「政經分開」,無異於「既要馬兒跑得快,又要馬兒不吃草」。北京對台北禮遇有加,兩岸間小的突破還會有,不過以馬英九目前所擺出的姿勢,筆者相信「中國因素」在可預見的未來,難以成為推動台灣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

今天台灣最缺乏的,是對台灣經濟未來的定位,一個既具前瞻性有又可操作性的重新定位。只有有了清晰的目標,知道十年後的台灣應該是什麼樣,政策才會有的放矢,商民才有努力的方向。…

令人遺憾的是,台灣始終未能實現自我重新定位,遑論轉型戰略。沒有全盤的策略,政策上一定是各自為戰,有時甚至是「一心搏二兔」。缺乏清晰的大局觀,無法用戰略性思維來統帶、協調具體的政策,是台灣經濟近年落伍的深層次原因。沒有這些,兩岸解凍、企業回台、基建投資只能對台灣經濟提供一時性的利好,但是難以做到真正的轉型,「台灣還要苦多久」也就無從得到滿意的答案。

用降低遺產稅來刺激經濟,就好比拿艾草來治療肺結核一樣,沒什麼幫助。只有那些乘機趁火打劫的人可以從中取利。早在馬英九上台前,我就說過,「未來國際市場如此險惡,新政府能不能成功 deliver 競選承諾,倒是難說的很。看來蕭萬長,接下來幾年可不輕鬆了。」以目前政府的作為看來,不止是難說的很,恐怕是緣木求魚了。台灣的老百姓,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