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 captcha – Asirra

這是在逛 Microsoft Research 的時候看到的。

Asirra 也是一種用來判斷 user 到底是人還是機器人的方法,只是傳統的作法都是用字畫成圖 (大家都很熟所謂的「認證碼」吧?)。但是隨著這種作法越來越沒有效果,開始有一些人找新的方向。Asirra 是 Animal Species Image Recognition for Restricted Access 的縮寫。簡單的說,就是讓使用者由圖片來判斷這是貓是狗還是什麼動物種類,藉此來認證使用者確實是個「人」。照片則是由和微軟合作的 petfinder.com 提供。使用者玩一玩還可以選擇要不要認養這些小動物!

yahoo captcha MSN passport captcha

這個點子其實並不算新穎,兩年前在看到 PWNtcha 的時候其實就看過了。不過或許是這年頭 fuzzy OCR 等相關技術越來越成熟,導致像是 Yahoo! (左上圖)或是 MSN Passport (左下圖) 這種人幾乎都看不出來的認證碼,機器倒是可以破的行雲流水。或許是因為這種因素,讓 Asirra 這種 project 開始有更往前推展的動力。

Asirra 也有開放出來讓任何站台都可以使用,呼叫方式也非常簡單,幾乎只要拉一個 Asirra 的 javascript 來就可以了。不過對於針對大眾的網站來說有個地方不方便:Asirra 需要使用圖片,沒有辦法讓視力不好的 user 使用聲音辨識。

對我來說,主要的缺點應該是這個 captcha 花費的時間太久了。根據 Asirra 的研究,似乎大部分的 user 都能在 20 – 30 秒內解出正確答案。不過 20 – 30 秒可是很長的時間啊… 另一方面來說,不知道是不是 petfinder 提供的照片有什麼問題,有的照片根本烏漆媽黑我實在搞不清楚是狗是貓… =_=

如果真的要用 captcha,我大概還是會考慮 reCAPTCHA 吧… :p

如果對 Asirra 背後的理論有興趣,可以看他們發表的這篇 paper

微軟研究院 – Microsoft Research Center

上次才說到,為了處理一些技術密集度高的東西,跑去 IEEE 和 ACM 翻查電子論文,可是對結果都不甚滿意。今天仍然在東查西找的時候,意外找來微軟的 Microsoft Research,沒想到裡面有不少我用的著的好東西,發表的 paper 品質也相當高啊。一點都不會比一流期刊的水準差呢。

以前聽到微軟研究院的時候都沒什麼感覺,現在開始聽到大概會肅然起敬了 :p 不過這年頭大家講到 Corporate R&D 的題材時,相對於 Microsoft Research 和 Bell Labs 之類的,似乎還是比較喜歡 refer to Google Research。看來 brand sexiness 果然還是有差啊…

記得以前 Microsoft Research Cambridge 的老大 Andrew Herbert 曾經說過,

“Our brand hides a tremendous amount of innovation.”

看起來所言不虛呢。

Google Scholar no more ?

今天晚上,剛好在想一些技術密集度高的東西。於是跑去翻查畢業以來許久沒查過的 IEEE Explore & ACM Digital library 電子期刊資料庫。翻了半天對結果不甚滿意,突然想到 Google 有個 Google Scholar 也許幫的上忙。於是興匆匆連過去…

google scholar

沒想到迎接我的是 http://www.google.com/sorry/?continue=http://scholar.google.com/ 這個網址啊?這意思是說 「Sorry,Google Scholar 暫停服務了」嗎?XD

生育率下降的背後,是夢想的消逝

這陣子的新聞說,國內生育率創下歷史新低 (請看這裡這裡)。很多人都說是政府獎勵政策不足,以及托老、托嬰和托育的不便。改善這些或許對生育率有幫助,卻沒有觸及問題的核心啊。

真正的原因,在年輕人被剝奪了應屬於他們的夢想。在現在適婚年齡的年輕人當中,夢想已經逐漸成為奢侈品。他們看到的是一天天衰弱的國力、吵鬧不休的朝野紛爭、日益敗壞的治安、改到現在也不知道改成什麼樣的教改,以及每天物價上漲但是薪水不漲的羞澀阮囊

這叫他們怎麼有意願生養小孩?

再多的政府補助、津貼,都比不上讓人民有夢想。畢竟有幾對夫婦在決定要不要生小孩的時候,會說「親愛的,只要生一個小孩,我們明年就可以省一萬塊的稅」這種話?

近年西非北非移民到歐洲的居民,有很高的比例在落腳頭三年就開始生育子女。這些移民難道 因為經濟條件夠好,才生小孩的嗎?當然不是。他們生兒育女是因為他們相信到了安全的地方,可以讓小孩有更好的成長空間,才願意在這種環境下「做人」。

美國在二次戰後,也因為人民相信大戰結束,世界恢復和平,紛紛願意在這個環境下生小孩,才爆出現今所謂的嬰兒潮世代。生育嬰兒潮世代的父親,許多都是戰後退伍的軍人,甚至許多還在放下槍桿 回到學校唸書的階段。經濟能力當然不寬裕,但是也願意背負養小孩的負擔。為什麼?

答案再明白不過了。要讓人民生兒育女,需要的是夢想。讓人民相信明天會更好的夢想。

現在的年輕人世代,被剝奪的,也就是這個夢想。他們不再相信三十年前,只要能夠打拼,明天就會更好的說法。他們最嚮往的工作是公務員,或是應徵中華電信、台電、中華郵政的工作。他們僅有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存夠積蓄來開一間咖啡店,但是連這卑微的願望對他們都遙不可及。

政府如果要鼓勵生育,與其花錢給年輕人津貼,不如還給他們,那個應屬於他們的夢想。一個相信自己努力可以讓明天更好的夢想。一個不用再擔心現在治安惡化、朝野惡鬥、產業蕭條、人口結構失衡、基礎建設落後、自我孤立於國際的夢想。想要鼓勵生育,就讓年輕人做屬於他們的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