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的 CEO 被告了

Facebook 的 CEO Mark Zuckerberg 被告了。(詳見 slashdot) 三個原告認為 Facebook 根本是剽竊了他們當年的 Business plan和程式原始碼。三名原告當年的網站後來發展成為現在的 ConnectU。三個原告於是要求法官:

1. 關閉 facebook
2. 將 facebook 的所有權,以及 facebook 所有的利潤,轉移給原告。

很多人聽到消息的直覺反應是:太扯了。

真的是滿扯的,不過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在美國,打官司告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他們打官司的目的經常不是為了勝訴,而是為了凹比較好的和解條件。

Facebook 如今是當紅炸子雞,看來大家都想找個藉口分杯羹。

「諫逐客書」不應該在國文考題出現嗎?

很久沒寫 blog 了,今天看到一個新聞,真的教我傻了眼。

今天在這裡這裡都看到,這次大學指定考試,國文考題裡面出現了李斯的不朽名作「諫逐客書」的翻譯題。報導中提到,許多學生認為,「秦始皇時代的老古董文章竟然會出現,教人看傻眼。」看到我一整個 orz。

國文考試出現「諫逐客書」很奇怪嗎?記得以前唸書的時候,這篇文章剛好也是國文課文的一篇。學校指定要唸的古文觀止裡面也有節錄。這篇文章本來就是熱門考題的來源,自己沒準備過的話只能說是自己不用功吧?

更何況這篇「諫逐客書」在中國文學上面的地位自古以來就不可磨滅。歷代文選只要有節錄先秦文學的一定會將這篇文章選入其中。李斯的文章本來就華美無比,這篇諫逐客書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整篇文章看下來,不管是從理性出發的是非對錯,或是感性上的情感訴求,甚至是形勢而言的利害關係,李斯的「諫逐客書」都納入其中,成為中國文學論說文的千古典範。整篇文章讀下來,完全不難理解當年贏政為什麼會被說動,也完全可以了解為什麼贏政會對李斯另眼相看委以重任。

這麼重要的一篇文章,出現在考題有什麼奇怪的呢?又跟作者是兩千年前的人物有什麼關係?

高中的時候第一次看這篇文章。當時雖然書唸的不多,但是唸過以後總是忍不住反覆誦讀,再三回味。今天看到新聞以後重新讀了一遍,雋永依然,瑰麗不減。遺憾的是,難道以後受教育的小孩子,都不用讀經典文學,都體會不到古人的文化和文學素養了嗎?